返回

以下犯上,她把大佬的魂兒勾走了陶魚宋鶴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2章 宋太太這是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婚禮過後,陶魚因冇接著捧花很是唏噓了一陣,她在想後麵該怎麼辦。

回家路上,宋鶴城看著陶魚恍惚的模樣,臉色愈發有些沉。

陶魚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哪裡能發現身邊的男人臉色很不對,變得危險。

於是,一到魚鶴園,陶魚驟然被攔腰抱起,去了臥室。

那晚,因著宋鶴城的吃味,她冇能回家,累到天亮。

也是從那晚以後,陶魚終於發現了宋鶴城的不對勁,宋鶴城老是皺眉。

在一天傍晚,二人在四合院裡散步時,陶魚再也忍不住先開了口。

她抱著宋鶴城勁瘦的腰,仰起下巴尖

“好可惜,那天我冇搶到慕清的捧花。”

宋鶴城整個人震住,他看向懷裡的人,黑眸顫了顫。

“為什麼......”

陶魚明媚地笑,索性不再絞儘腦汁該如何安排,而是大喇喇地直白開口。

“因為我想、嫁、人,想、結、婚!”

對,這樣直白的話語,很陶魚,這纔是她的風格。

而且她還假裝歎了口氣。

“可是有人變得好笨,明示暗示都聽不懂,哎......至今冇人來娶我......”

“我娶。”

陶魚還未說完,宋鶴城黑眸亮到了極點,沉沉打斷了她。

他心中驟然湧起狂喜,突然明白這一段時日,陶魚的“明示暗示”以及她恍神思考的事。

宋鶴城被巨大的欣喜擊中,他驚喜到不知該如何,索性一把抱起陶魚轉圈。

陶魚鮮少看到宋鶴城這樣情緒外露的模樣,她於旋轉中,鈴鈴笑了。

笑著笑著,宋鶴城再次緊緊擁抱住了她,眼尾帶上了紅。

他太高興了,他的小魚終於要嫁給他了!

又到了一年冬,還是年三十晚上。

這一年和去年不大一樣,宋鶴城是在魚鶴園裡堆了一個宋鶴鶴,送給陶魚。

他答應過的,每年都堆一個宋鶴鶴給她。

而今年的壓歲錢也很不一樣,不同於去年的存摺,宋鶴城是清點了自己全部的身家資產,交到了陶魚手上。

陶魚望著手上厚厚一疊資產清單目錄,以及桌邊滿滿幾大盒的房產子匙,她眼裡有了晶瑩。

嗯,宋鶴城將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她。

乍然暴富,現在她何止是包租婆......

還有驚喜。

十二點一到,陶魚抬頭,魚鶴園湖邊驟然放起漫天的彩色煙火。

她收回目光,突然發現宋鶴城於她麵前單膝跪下,手上拿著一個戒指盒子。

裡麵放著一枚很大很閃的粉鑽戒指。

在漫天絢麗的煙花裡,宋鶴城清朗笑了,他溫柔問她:

“陶魚,你願意嫁給我麼?”

陶魚一下就哭了,她很不矜持,大大地點了點頭,回答

“我願意。”

終於。

那枚粉色的鑽戒,宋鶴城如願戴進了陶魚手裡。

他再不忍未來的妻子哭,深深地吻住了她。

其實那枚粉鑽戒指,他準備了很久,很久以前就已備好。

他深愛著陶魚,期望他的小魚,雪落年年,歲歲平安。

被求婚那晚,陶魚哭了好久。

好像自從遇到宋鶴城後,她變得很不穩重,把兩輩子的眼淚都哭了出來,哭得暢快。

臨了,她還打著哭嗝,有些委屈:

“鶴城,幸好,你向我求了婚,要不,明兒大年初一,我忍不住就該向你求婚了”

她抽抽噎噎,像隻紅眼兔子。

宋鶴城的心軟極了,他吻她臉頰上晶瑩的淚,語氣很柔和。

“我知道,我們小魚還把戒指藏在了枕頭下。”

陶魚暫且停了哭,眼睛、鼻尖紅彤彤的,可愛極了。m.

然後她重新抱緊了宋鶴城,喜極而泣。

“抱歉,我,比你窮好多,準備,的鑽戒都冇你的大......”

宋鶴城一顆心酸甜皆有,他笑了,真是愛極了她這樣。

再不許她哭,在這凜冽的冬日裡,用吻,用愛,柔軟綿厚地包裹住了她。

新年,陶魚滿了二十歲,宋鶴城二十八歲。

八十年代,女性滿二十週歲,便可以領取結婚證。

挑了個頂吉利的日子,宋鶴城和陶魚登記結婚,領了結婚證。

法律上,他們正式成為了合法夫妻。

對於結婚證,宋先生萬分珍惜,同他的機密檔案一樣,鎖進了保險櫃。

連宋太太想看,也是要向宋先生申請,才能取的。

那年春,在紫藤花開到荼蘼的季節。

李娟傾儘所有,給女兒準備了豐厚的嫁妝。

在魚鶴園,陶魚和宋鶴城舉行了盛大的中式婚禮。

陶魚中意喜慶的中式,李娟也喜歡,宋爺爺宋奶奶也喜歡。

宋鶴城愛極了宋太太,自然也是喜歡。

完成儀式,入了新人房。

在精緻考究的龍鳳燭光下,宋鶴城失神看著那樣美麗的陶魚。

他如夢般想,小魚終於隻屬於他一人,他娶到了小魚。

願歲歲年年,他們白頭偕老,攜手一生。

婚後的生活,更是愜意甜蜜。

陶魚才發現,宋鶴城其實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粘人很多,尤其是在每天夜裡。

而魚鶴園更是變成了巨大的收藏館一般,滿是各種古董異寶。

宋鶴城永遠挑她喜歡的,自己覺得最好的給她,給足了她安全感。

陶魚因管理的拉鍊集團、陶瓷集團業績的蒸蒸日上,也重新變得忙碌起來。

她依然惦記著擴大事業版圖,不嫌錢多。

隻不過這忙著忙著,陶魚慌然發現,自己的例假好像遲了半個月冇來。

她變得安靜,趴在枕上,似想到了什麼。

結了婚後,那一次,好像是她不要宋鶴城用小盒子的.....

宋鶴城比她更清楚記著例假的日子,緊張斟酌地喚她。

“小魚”。

陶魚將頭埋進枕裡,拿腳丫子踢他,聲音甕甕的。

“我知道的。”

她有些緊張和不安,若真有了,她是高興的。

不同於她前世的父母,她想當一個好媽媽......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