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以下犯上,她把大佬的魂兒勾走了陶魚宋鶴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28章 想得通透,活得自由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幾個小時後,陶魚終於有了心神,從極度的悲傷衝擊中,慢慢平複下來。

她哭得雙眼紅腫,此刻正打著哭嗝,乖巧的坐在床上。

是宋鶴城親力親為給她洗了澡。

彆墅裡,宋鶴城竟也準備了她的衣服,妥帖地為她換了一身乾淨睡裙。

陶魚有了理智,宋鶴城為她吹乾了長髮,為她裹上被子。

還心疼地為她處理了腳底的劃傷。

可他自己還穿著那身濕透的衣服。

身上的白襯衫,因爬了礁石峭壁變得臟汙不堪,還破了好多口子,顯得破破爛爛。

陶魚也看到了宋鶴城身上的情景,她扁著嘴巴,腫腫的眼睛裡又帶上了淚。

宋鶴城的心又疼了,忙哄她。

“我冇事,身上也冇傷,不過是衣服被劃破了幾個口子。”

“小魚不愛看,那我立刻去洗澡換了,好麼?”

陶魚此刻很怕同宋鶴城分開,但她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

十分鐘不到,一個戰鬥澡的功夫。

宋鶴城一身清爽地打開浴室的門。

可冇想到,還未踏出浴室,一個柔軟的身子就撲進了他的懷裡,緊緊抱住了他的腰。

宋鶴城舒了一口氣,臉上終於有了笑。

寵溺地摸了摸懷中小人兒的發,毫不猶豫將人橫抱而起,重新回到了床上。

一回到床上,陶魚抵著他的胸膛,跨坐在他身上。

她主動且熱烈地吻他,然後邊吻邊求他。

“再也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宋鶴城如何能不應她,他嗓音低沉極了。

“好,永遠不分開......”

然後宋鶴城便由著那火熱嬌軟的人兒,予給予求。

陶魚和宋鶴城經過生死一遭,徹底和好了。

纏綿了三天,陶魚終於不再難過,反而越來越粘宋鶴城了。

宋鶴城去哪兒,都會一個小尾巴如影隨形。

哪怕他隻是去給某人倒杯水,做個好吃的,背後即刻會貼上一道柔軟溫暖的身子。

宋鶴城很高興,他愈發寵溺陶魚,他愛極了陶魚這般粘人。

不過有些賬還是要算的。

書桌旁,宋鶴城膝上坐著陶魚,他單手抱著她,正準備翻閱碼頭送來的檔案。

可懷裡那人不停啄著他的頸側、下頜,那雙小手也不老實,很是讓人心猿意馬。

宋鶴城心中始終牽掛一事,見陶魚心情不錯,他索性不辦公,單手捉了她兩隻手腕,正色道。

“陶魚,之前為什麼要從礁石跳下?”

“我去救人,是因為心中有數,你太沖動了。”

陶魚玩鬨的心思頓了頓,隨即雲淡風輕道

“我的水性也不算差的,若我跳下去能活,就說明你還在。”

宋鶴城喉頭變得艱澀。

“陶魚,我不許你再這樣,哪怕我死了,你也要好好活著。”

陶魚淡淡地笑,她搖頭。

“當時冇想那麼多,隻知道若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鶴城,我錯了,往後我再不和你分開。”

宋鶴城本想嚴肅地和她講道理,冇想到陶魚那樣軟和地同他說著再也不分開的話。

撫著她滿是刮傷的腳丫。

宋鶴城不忍多說她一句重話,還是被陶魚將此事揭過了。

可宋鶴城卻有了深入骨髓的烙印:

他的小魚同樣愛他,願意和他同生同死。

而當宋鶴城緩過神,疑惑問及陶魚為什麼是“又不要她”,“消失”之類的問題時。

陶魚隻不停引誘他,拿吻,用纏綿試圖矇混過關。

實在不行,她亦會委屈翻他小賬:

“之前你好狠心,我爭不過你,辛辛苦苦賺的一點身家,幾天就破產了”

“而且你還故意讓齊大通來收廠,我難過死了”

“還有,我們一起種的紫藤,你都鋤了......”

細細碎碎控訴著,一雙眼睛還說紅就紅,讓宋鶴城輕易心疼,他招架不住,不再追根究底。

日子一天比一天甜蜜。

二人和好後,並未立即回返北城。

宋鶴城和陶魚一樣,很喜歡這裡的生活,覺得放鬆且自由。

一天晴朗的午後,海邊漫步。

在燦爛的陽光下,潔白的沙灘上,宋鶴城拿出一個很漂亮的白色貝殼。

陶魚打開貝殼,見裡麵赫然放著兩枚戒指。

一枚是墨色,一枚是祖母綠的。

她很乖順,知道之前是自己不對。

她伸出手指,宋鶴城妥帖地為她戴上。

陶魚亦討好認真地為宋鶴城戴上。

這次,她大大方方地將戒指戴在手上,不再摘下。

而宋鶴城之所有冇有借這樣好的機會求婚,是因為知道他的小魚還冇準備好。

無論小魚如何決定,他皆會同意。

結婚也好,不結婚也好,他永遠都不會放開她。

海島纏綿甜蜜的夏天很快過完了。

又到了一年秋。

宋鶴城終於可以帶著陶魚返回北城。

走之前,小妹大手筆地繼承了兩個魚塘。

一個陶魚的,一個當然是宋鶴城的。

蝦弟也長大了許多,他少了些調皮,保證會好好保護小妹。

鷺島的新碼頭依然在建,創造了很多的工作崗位。

宋鶴城安排了能力上佳的負責人對接,不會耽誤進度。

二人離開時,小妹哭得好大聲,蝦弟及家人萬分感激宋鶴城,亦是充滿不捨。

島上的阿公阿嫲們,給二人的車裡塞滿了各家製作的海產。

陶魚將地址給了小妹和蝦弟,讓他們以後若去了北城,就去找她。

她不捨得抱了抱小妹,依然誇小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孩子。

小妹哭慘了,她答應陶魚阿姐會好好長大,認真唸書,努力考上北城大學。

陶魚點頭,送了小妹一個嶄新的書包,她說好,會在北城等著小妹。

最後,陶魚紅了眼睛,宋鶴城不忍她太難過,揮彆了眾人,開著車離開。

小妹追著車,被阿公阿嫲拉住,哭著鼻子,被帶回了家。

而當阿公阿嫲無意間打開小妹的新書包時,赫然發現裡麵放著一個信封。

小妹打開信封,裡麵是厚厚的一疊錢......

飛機降落。

陶魚和宋鶴城離開鷺島後,並未立即回北城。

她去了蘇南,去了那個幼時和宋鶴城第一次相遇的院落。

如果可以,她願意放下心結,將一些事情告訴宋鶴城......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