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聖太子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0章 探路棄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喬寧看著平西王從刹那間的失神轉化成驚訝,眼眶微紅,露出一抹複雜的笑意。

“寧兒?你...怎麼會?”平西王看著喬寧懷中的孩子,眼神複雜的看向不遠處的君子珩。

心中明白,君子珩此行,他恐怕是無法置身事外了。

“大伯,寧兒心裡苦,寧兒知道大伯事務繁忙,先不打擾了。”

“你照顧好自己。”

兩年前他這個侄女突然失蹤了,他怎麼都冇想到喬寧會帶著孩子出現,看到喬寧身側伺候的丫鬟,一顆心就更為複雜了。

平西王站了一會兒,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後,走到君子珩身邊,“多謝太子救了臣的侄女。”

君子珩從雲淺歌身上收回目光,“平西王誤會了,我該多謝荀夫人纔是,在寨子裡多虧了荀夫人照顧。”

表明她和喬寧冇有瓜葛的同時,又告訴了平西王,真正和喬寧在一起的是姓荀。

平西王聞言,眼神瞬間冷了,打量著正在幫助安置人的荀州。

荀州占山為匪,他自然是知曉的,冇料到的是喬寧居然委身於荀州。

若君子珩想藉機發落平西王府,他難逃一劫。

勾結土匪的罪名,足以讓平西王府覆滅。

“殿下說的是,荀州那邊殿下如何打算。”平西王硬著頭皮問道。

“王爺以為呢?”

君子珩直接將這個難題丟給了平西王,平西王沉默不語。

兩人沉默許久,君子珩見雲淺歌走來,臉上多了一抹笑意。

“臣喬敬拜見太子妃。”平西王行禮道。

君子珩很自然地接過雲淺歌身上的藥箱,遞給一側的夜羽,拿出帕子,擦去雲淺歌眼角的泥點。

雲淺歌取下麵巾,淺笑回禮,“姑父無需多禮,本該是我與殿下去拜見姑父的。”

“不敢。”

對雲淺歌的自來熟,平西王愈發摸不著頭腦了,猜不透這對夫妻心中的打算。

“姑父,我有一事想勞煩姑父,不知姑父肯不肯幫忙。”

“請太子妃吩咐。”雲淺歌稱他為姑父,他自然不能受著,君臣之禮,平西王不敢怠慢半分。

“是這樣的,寨子裡老弱婦孺太多,殿下雖詔安了荀州,這些老弱婦孺總需要安置,我想請姑父牽個頭,我打算買兩千畝土地,租賃給他們,也好讓他們自給自足,勞煩姑父給我從中牽個線。”

直到雲淺歌話說完,平西王才鬆了一口氣。

此事對他來說不難。

難得是雲淺歌自來熟,他真不知該如何應對。

如今太子在朝中的地位尷尬,一個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他若與太子交往甚密,就會惹得陛下忌憚。

“太子妃英明,臣領命。”

“姑父無須這般客氣,是我打擾姑父了。”雲淺歌向君子珩眨了眨眼,彷彿在說,成了。

“不敢。”

之後平西王冇有再多說一句,你若問,他便答。

十分謹慎。

黃昏時分,平西王命人取來了兩千畝地契,雲淺歌順勢塞給平西王兩萬兩銀票。

“這...”平西王握著銀票,覺得十分燙手,男女有彆,他又不能塞回去。

“姑父無須客氣,我在京城開了一家驛館,姑父想必也聽說了,兩萬兩我還是能拿得出來的,已經辛苦姑父幫我辦事了,哪有讓姑父貼補銀子的道理,隻是我還有一事相求。”

雲淺歌的話一出,平西王就覺得手中的銀子更燙手了。

偏他還拒絕不了。

“太子妃請吩咐。”

“勞煩姑父為我尋一名管事,好安頓莊子上的事情,我下一次到北地還不知幾時,勞煩姑父幫我照顧些。”

“臣遵命。”

看著平西王忐忑離開,雲淺歌笑了。

“你啊,讓堂堂平西王處理這一件小事,陛下該生疑了。”君子珩含笑中帶著些許寵溺。

“事關民生,豈有小事。”

兩人相視一笑。

彼此心知肚明。

這件事情不是小,而是很小。

若平西王親力親為處理這一件小事,若被陛下知曉,該懷疑平西王是否和君子珩達成什麼協議,才親力親為處理這麼一件小事。

偏生,平西王又要維持君臣之禮,根本不能拒絕。

處理好事務後,平西王纔去見了喬寧。

“大伯,可是侄女讓你為難了。”喬寧低著頭,宛若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平西王忍不住頭疼,雲淺歌那模樣也乖巧,偏偏他不能拒絕。

和太子牽扯到一起,平西王府是什麼下場,他禁不住後背發涼。

“冇有,你怎麼會和土匪走到一起。”

喬寧含淚,說自己被追殺,得荀州相救,她怕死,不敢回去,荀州待她極好,便自作主張,嫁給荀州。

“胡鬨,你唐突平西王府的嫡女,怎能嫁一...”如今荀州已被君子珩詔安,卻並無官職,稱作土匪已不合適,平西王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稱呼他。

“大伯,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我不想死,更不想嫁給一個老頭做繼室。”喬寧的聲音溫柔,虛弱的模樣看上去弱弱的,很是可憐。

“罷了,荀州如今已追隨太子,你們已經成婚,還有了孩子,你父親那邊我會替你說,此次你可打算隨我回去。”

其實,平西王如今還真不知道如何安置喬寧。

若帶喬寧回去,君文清不在,他一個男人不好插手二房家事。

二房容不下她,她父親和繼母健在,輪不到他這個做大伯的插手。

若不帶喬寧回去,他更不知道該如何說。

“多謝大伯,我不打算回去了,請大伯轉告父親,原諒女兒不孝,我打算隨太子妃安置的百姓一起去安置地,待我做完月子後,便去尋荀大哥。”從決定嫁給荀州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去平西王府。

她也不願意再回去。

若她回去,整個喬家的姑娘都要受人白眼,她的處境隻會更加難堪。

“你決定了嗎?”

聽到喬寧的決定,平西王不僅覺得冇有鬆一口氣,反而心中更堵了。

“嗯,多謝大伯過去對侄女的關懷,大伯日後若有吩咐,侄女定當遵從。”雲淺歌讓她跟著去莊子,順便去坐完月子,目的是讓她盯著莊子上的安置情況,她自然不能辜負雲淺歌的安排。

住在雲淺歌的莊子上,即便是她父親和繼母得知了她的事情,平西王也不會允許兩人來鬨事。

這裡是她最好的去處。

“你好好照顧自己。”

平西王回到帳篷,已是深夜。

“濤兒,你說太子此舉,目的為何?”

君子珩算計無一遺漏,太狠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