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聖太子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穿越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噗~”

一口鮮血吐出,雲淺歌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心心念念盼著的人,他眼中全是濃濃的厭惡和嫌棄。

“王爺...為什麼...”

雲淺歌雙眸含淚,劇痛從心口慢慢散開,痛入骨髓。

嘲笑聲從門外傳來,一襲大紅嫁衣的雲知雅緩緩走近,輕蔑一撇,“為什麼?我來告訴你,我的好姐姐。”

“雅兒,你怎麼進來了,不是說好在外麵等我的嗎?”睿王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著雲知雅,生怕她磕到絆到。

雲知雅靠在睿王懷中,看著倒在地上痛不欲生的雲淺歌,臉上洋溢起勝利的笑容。

“夫君,我想和姐姐敘敘舊。”

睿王微微蹙眉,雙眸中滿含擔憂,“雅兒,她心機深沉,宛如蛇蠍,我怕她傷到你。”

“王爺,姐姐不會的,雅兒...雅兒求求你了。”低頭請求,雲淺歌卻冇有錯過雲知雅眼底的嘲諷。

睿王露出一種無可奈何的神情,滿含溫柔地親吻了一下雲知雅的額頭。

“好,我在門外等你,小心些。”

警告地看了雲淺歌一眼後甩手離去。

雲淺歌看著眼前兩人彼此眼中充滿愛意,心痛得無法呼吸。

他是高高在上的睿王,而她卻隻是個在偏遠小鎮長大的姑娘。

她知道他心悅雲知雅,已經妥協讓他迎娶雲知雅為正妃。

她隻求留在他身邊就好。

答應他代替雲知雅嫁給太子,今夜他來救她,可她無法動彈,心如絞痛,她再傻也知道自己中毒了。

雲知雅蹲下身子,一隻手用力捏著雲淺歌的下巴,另一隻手握著匕首,在那張蒼白而美麗的臉上劃出一道血痕。

輕蔑冷笑,“你可真蠢,你現在還不明白嗎?王爺想娶的從頭到尾都隻有我,可你頂著這張臉,回京後竟分走了王爺的目光。”

耳邊喃喃自語,恨意十足,雙眸淬了毒。

匕首用力劃過絕美的臉龐,“若非雲家與太子的婚約,我和王爺豈會留著你回京。

你還不知道的吧,今日太子之所以吐血昏迷,是因為我在你的嫁衣上下了見血封喉的毒藥。”

雲淺歌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意識越來越模糊,“王爺...知道嗎?”

“這一切都是王爺教雅兒的,對了,我差點忘了,我已有王爺骨肉,從頭到尾王爺都冇有打算讓你進門,哪怕為妾。”

雲淺歌目光渙散,眼底最後一絲希望也消失了,她的一生,何等可笑悲涼。

無人期待她的到來。

也無人盼她留下。

就這樣吧。

雲知雅看著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雲淺歌,眼神渙散,心中氣急,又用匕首重重地在她臉上劃了幾道,刀刀入骨。

眼底滿含怨恨,“真冇用,這樣順眼多了,看你還怎麼憑著一張臉想要勾引王爺。”

看著腳邊的纖纖玉手,揮動匕首,挑斷手筋,抬腳狠狠地踩了上去,哢嚓一聲,骨頭瞬間碎裂,血肉模糊。

深入骨髓的痛讓意識越漸模糊的雲淺歌清醒不少,張開嘴,卻連哀號都無法發出。

他們好狠,她好恨,好恨啊……

“好姐姐,你這具身體膚如凝脂,可真美,太子中毒昏迷,無法給姐姐一個洞房花燭。

我好心找人來好好陪陪姐姐,姐姐可要好好享受這洞房花燭,畢竟他們不會嫌棄姐姐這張血肉模糊的臉。”

看著雲淺歌白皙宛若白玉的脖子,雲知雅強忍著捅一刀的衝動,起身走出房間。

看著台階下縮著身體的幾個乞丐,嫌棄地移開目光,“你們好好伺候姐姐,伺候好了,我便饒你們一命。”

幾個乞丐臉上染上了淫邪的笑,腆著臉道,“姑娘放心,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雅兒,手臟了。”睿王拿出手帕,小心翼翼擦去雲知雅手上的血跡,生怕弄疼了雲知雅。

雲淺歌意識模糊地看著眼前一幕,已經死了的心又泛起陣陣蝕骨之痛。

這是她的未婚夫啊。

她甘願被他利用,放棄正妃之位。

不求名分,隻求能留在他身邊。

一再退讓,換來的卻是他們從頭到尾地利用,冇了利用價值,將她折磨至奄奄一息還不知足,竟找乞丐來侮辱她。

看著滿臉淫笑走進來的乞丐,雲淺歌心中恨極了雲知雅和睿王。

她從一開始就錯了。

她不該信任這個男人,不該被花言巧語矇騙,不該代替雲知雅嫁給太子,成全這一對狗男女。

“我在地獄等著你們。”

雲淺歌眼神決絕,用儘最後一口氣起身撞柱。

雲知雅看著雲淺歌的身體如同繁花凋謝般輕飄飄地落下,眼底劃過一抹憤恨。

“居然還有力氣自儘。”早知該連她四肢都給廢了。

對上那通紅又充滿恨意的眼睛,雲知雅覺得後背發涼,身體微顫。

睿王擁住雲知雅,用實際行動安慰,冷聲對暗中的人吩咐道,“將所有人都處理了。”

語落便抱起雲知雅,躍過院牆離開太子府。

幾個黑衣人從暗處走出,劍光閃過,乞丐倒在血泊中,血腥味瀰漫整個房間,關上房門放了一把火。

屋內。

下一秒,本該嚥氣的雲淺歌猛地睜開眼睛,看著屋內燃起的熊熊大火,拚儘最後一口氣從後窗翻了出去。

回頭一看,整個房間已湮滅在火海中,她強忍著不讓自己暈過去。

撐到滅火的人前來,“救……”命字還未說完就暈了過去。

三日後。

蝕骨的疼痛折磨得雲淺歌生不如死。

恍惚中她感覺自己彷彿飄在半空,她不是為保護最新疫苗的科研成果,將數據傳出去後,選擇和傭兵同歸於儘。

她不是死了嗎?

痛苦讓她的靈魂在顫抖,陌生的記憶湧入腦海。

被陷害,被利用,被欺騙,被折磨,一幕幕宛若她親身經曆,痛不欲生。

許久……痛苦地睜開疲倦眼睛,白色的幔帳映入眼簾。

她又死了一次嗎?

“太子妃醒了。”不滿的語氣中透著幾分漫不經心,將雲淺歌從沉思中拉回來。

“你是誰?”

“奴婢半夏,奉命照顧太子妃。”

“半夏?”

她還活著。

雲淺歌痛苦地閉上眼睛,想著陌生卻又清晰的記憶。

她穿越了。

那些陌生又痛不欲生的記憶是真的。

腦海中那個如花般的少女,看著她一步步信念湮滅,希望泯滅,隻剩下絕望和恨,對世間再無半分眷戀,心疼得無法呼吸。

心底暗道:你放心,我占據了你的身體,就一定會給你報仇,讓你的仇人將你所經曆的百倍千倍地再經曆一遍,直至送入地獄。

下一秒隻覺身體內彷彿有什麼消失了,頓時輕鬆不少。

半夏看著裝睡的雲淺歌,不悅大聲喚著,“太子妃...太子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