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陶魚宋鶴城全文閱讀完整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27章 颱風能刮來愛情,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夏季的海,多暴雨,多颱風。

鷺島上的支書已經發出警戒,讓大家做好抗擊颱風的準備。

發完通知第二天,便有了颱風靠近的趨勢。

島上的人們常年靠海,許多老人對多變的天象,也有瞭解。

這天,陶魚和周圍的居民一樣,屯好物資,便打算去收拾魚塘附近容易損毀的物件。

因島上還有許多漁船需要固定,一大早,宋鶴城便帶著人去幫忙。

走之前,他十分認真地交代陶魚。

“注意安全,我很快回來。”

說完,便帶著人走了。

陶魚知道颱風的威力,她決定快去快回。

到了魚塘,陶魚手腳利落,不用多久就把該固定的固定,該收的收。

做完自己的一點活兒,她還幫周圍的阿公阿嫲乾活。

風開始變大,天上下起了小雨。

一個小時後,陶魚幫著老人家們做好了全部事情。

她想,宋鶴城應該也快回來了。

一陣強勁的風吹來,魚塘邊吊著水桶的細麻繩突然被吹斷。

看著塘裡浮浮沉沉的水桶,不知為什麼,陶魚莫名開始慌然不安。

遠處,驟然傳來小妹嚎啕大哭的聲音。

她向魚塘跑來,一遍哭一遍喊著

“阿姐,阿姐!你快去,宋阿哥不見了!”

陶魚全身的神經即刻就繃緊了,她反應很快,跑在所有人前麵,握住了小妹的胳膊,抖著聲確認

“宋鶴城,怎麼了?”

小妹急得直跺腳,滿臉的鼻涕眼淚。

“我和蝦弟想看大人收船,就站在碼頭後麵的礁石上”

小妹嗚嗚哭著

“可是蝦弟腳冇站穩,摔進了海裡,宋阿哥去救蝦弟,可是蝦弟上上,來了,阿,阿哥不見了......”

陶魚聽清了,宋鶴城進了礁石群下那片帶著暗流旋渦的海!

她什麼也不想,顧不上小妹,撇了所有人往碼頭方向跑去。

雨越下越大,陶魚什麼也顧不上,快速地往前飛奔,連跑掉了一隻鞋,她也冇發現。

碼頭旁的礁石上。

陶魚無聲衝進人群,見到人群圍著的蝦弟,卻不見宋鶴城....

她拉過蝦弟的手,聲音發顫

“宋阿哥呢”

蝦弟臉色發白,顯然被落下礁石一事嚇到了。

“宋阿哥把我從海裡撈了回來,剛把我推上礁石,就被浪頭捲回了海裡......”

陶魚周身的血液瞬間凍住,臉色刷一下更白了。

周圍的幾個阿嬸安慰陶魚。

“小陶,你彆擔心,支書已經帶了人沿著小路下礁去找了!”

陶魚整個人都開始發抖,她站在高高的礁石,向下望著波濤洶湧的暗海。

她冇哭,聲音很輕

“多久了”

阿嬸們互相對視,紛紛歎了口氣,哽著聲回答

“哎!恐怕得有半個多小時了!”

“小陶,你......”

半個多小時......

宋鶴城已經下海半個多小時!

陶魚宛若封控了五感,再也聽不見周遭任何的聲音。

她口中喃喃念著那幾個字:

半個多小時,半個多小時,宋鶴城下海整整半個多小時.....

陶魚慌亂失神,全身的血液倒流,她驟然想起宋鶴城說過的那句話:

“小魚,除非我死了,纔會放開你......”

陶魚什麼也聽不見了,耳邊隻飄蕩著這句話。

宋鶴城死了......

他死了......

陶魚整個人立時被抽走了靈魂,就在眾人都冇反應過來時。

她赤著的那隻腳,幽然踏出了礁石邊沿,整個人往懸崖下波濤洶湧的海倒去......

宋鶴城無事。

他救了蝦弟後,猝不及防被浪頭捲進了海裡。

但宋鶴城水性極好,他很快重新翻出水麵,掙脫了危險。

隻不過被浪卷得有些遠,不如蝦弟回返及時。

宋鶴城不知陶魚是否已經知曉這事,不想陶魚擔心。

他冇有同支書等人沿著較遠的小路回返,而是抄近路,向最近的礁石攀爬而上。

可他剛踏上礁石,還未站穩,便看到了麵前令他目眥欲裂的一幕!

誰也冇發現,陶魚正向失神地向礁石邊靠近,一隻腳已經踏了出去!

電光火石一刻

宋鶴城縱身向前,攔腰抱住了陶魚!

很險,宋鶴城若慢上一秒,他便拉不回陶魚了......

雨勢加大。

雨幕裡,宋鶴城將陶魚一把抱進懷裡,他抬起她的臉,心臟劇烈狂跳。

“小魚,是我,我在,我好好的!”

大顆大顆的雨滴落在陶魚蒼白的臉,陶魚於視線模糊中,看清了。

她顫抖著手,撫上宋鶴城的臉,怕是自己的幻覺。

但張了張口,卻發不出聲音。

宋鶴城自責死了,心疼到窒息。

他知道,他的小魚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和周圍的人交代一聲,宋鶴城顧不上其他,橫抱起陶魚用最快的速度離去。

十幾分鐘後,山頂的彆墅。

宋鶴城安置好陶魚,顧不上自己,拿來綿厚的大毛巾快速地擦拭著陶魚的臉,然後將濕透的人裹住。

他擔心極了,手忙腳亂給浴缸放了水。

陶魚僵硬著全身,目光空蕩,始終緊緊跟著宋鶴城移動。

無聲中,她突然伸手拉住了宋鶴城的衣角。

宋鶴城立刻轉身,他單膝跪地,與坐著的陶魚視線起平。

“我在,小魚,我好好的。”

其實何止是陶魚受了巨大的衝擊,宋鶴城看到陶魚往下跳的那一刻,他亦是全身血液逆流,覺得天地都崩塌了。

萬幸!

萬幸他抱住了她!

他的小魚無事!

陶魚撫著宋鶴城溫熱的臉,她終於有了一絲生氣。

“宋鶴城”

宋鶴城吻她臉側,鼻尖,安撫她

“我在,我還活著,小魚。”

陶魚的五感慢慢恢複,可以聽見窗外的嘩嘩砸下的雨聲、浴缸裡正放著的水聲。

她可以明晰感知到宋鶴城微涼的吻,聽到他句句耐心迴應自己的話。

下一瞬。

陶魚撲進宋鶴城懷裡,不像之前慘白著臉說不出話,她悲愴地嚎啕大哭起來。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那樣悲傷。

“我以為你死了!我以為你死了!”

宋鶴城抱緊她,心疼到無以複加,唯有不停吻她,安撫她。

陶魚亦抱他很緊,她懷著極大的委屈,不管不顧。

“我以為你又不要我了,像,像之前那樣,你消失了,你不要我了!”

宋鶴城眼尾微紅,他受到陶魚的感染,一顆心臟酸脹極了。

他擦著她的眼淚,不停保證要她,要她。

最終,陶魚哭得幾乎暈厥,宋鶴城不停溫柔哄她。

二人相擁,很久,很久。

連那大大的浴缸水滿,溢位,也無暇顧及。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