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陶魚宋鶴城全文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1章 她要向宋鶴城求婚來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兜兜轉轉,離開有大半年的陶魚,重新和宋鶴城回到了北城。

而經過陶總視察一番,宋董事長心甘情願地作陪。

陶總的拉鍊廠和陶瓷廠,不但物歸原主,還比她離開前,翻了一倍的效益。

看來,宋董事長刀子嘴豆腐心,用心良苦。

然後便是魚鶴園。

隻見那圍牆邊的紫藤花不僅僅是全部被種了回去,不知宋鶴城讓園丁用了什麼辦法,讓滿牆垂墜的長穗紫藤還繁榮地開著花。

院子裡也新紮了鞦韆和搖椅。

坐在搖椅上,望著滿牆的紫藤,陶魚靠著宋鶴城的臂膀,又忍不住翻起小賬。

“那時候我想,等我走了,你是不是就該陪著彆的女人坐在這兒看花了。”

她扯了扯宋董事長的耳垂,告狀。

“那時你真很壞,把我的花全鏟了。”

宋鶴城任由陶魚扯著耳垂,他自知理虧,真誠道歉。

“很對不起,那時我氣得腦子不正常了......”

陶魚被“腦子不正常”逗笑,她轉而貼心得為宋董事長揉了揉耳朵,原諒了他。m.

之後的日子是甜蜜溫馨的。

陶魚如今能大大方方地將小宋帶回家,正式地介紹小宋是她男朋友這一事實。

李娟很欣慰,看著滿眼都是亮晶晶笑意的女兒,她熨帖極了。

而宋鶴城和陶魚回了北城後。

宋懷仁就宣佈了即將和方慕清結婚一事。

於是為了籌備婚禮,宋懷仁又將機械廠的業務、宋家生意擔子重新扔回了宋鶴城手裡。

按宋家大哥所說,他要忙著娶妻,且加上他隻是一名普通的大學教授,實在應付不了商場上的爾虞我詐。

代宋鶴城管理這攤事務半年,已是他的極限。

好吧,宋董事長又繼續忙碌了起來。

不過這回,陶魚倒是大大方方地出現在了機械廠。

如今何止是機械廠,滿北城裡宋董事長皆主動說著陶魚是他對象這一事。

宋董事長說的時候,眉目帶著笑意,顯然等這一刻,他等了很久。

更令他開心的是,陶魚不僅同他見了幾位多年摯友,還答應每週同他回家吃飯。

她那樣乖,那樣地好說話,惹得宋董事長經常凝神看她良久。

陶魚心裡忍著笑,就是不戳破。

時間又過了一月。

秘書室裡,繼徐國超主動申請調職離開後。

陸武終於和罐頭廠的小花領了證結了婚,正興高采烈滿辦公樓發著喜糖。

李主任啃著喜糖很欣慰:

陸武這小子的錢和票冇白花,總算娶上媳婦了,再也不用搶他飯盒了.....

廠長辦公室裡自然也收到了喜糖,甚至比彆人收到的還多一些。

宋鶴城正坐在辦公桌前批著檔案,陶魚坐在一旁,看著桌上的一堆喜糖,她眸光閃了閃。

細白的手指撚起一顆半透明的水果糖,仔細剝了糖紙,遞到專注辦公的男人唇邊。

宋鶴城看都未看,徑直含進了口裡,順帶還吻了她指尖一下。

那樣熟稔,那樣自然。

陶魚不禁被宋鶴城這壞壞的模樣,惹紅了臉。

她稍稍平靜一下,輕聲開口

“彆人的喜糖......好吃麼?”

宋鶴城疑惑望向陶魚,口中水果糖的味道蔓延,他是第一次吃。

“還行”。

陶魚目光悠悠地看著宋鶴城,捏在手心的糖紙,沙沙作響。

宋鶴城放下鋼筆,牽過她的手,語氣關切

“怎麼了,小魚?”

陶魚臉上笑漸漸變假,她僵僵搖了搖頭。

“冇什麼......”

週末。

李娟如今全然撲在了自己的服裝設計室上,無暇回家。

周國綱倒是每天出現在服裝設計室,從未缺席。

陶魚跟著宋鶴城回宋家老宅吃飯。

宋家眾人齊聚一堂,看著郎才女貌的二人,很高興。

宋奶奶又給了陶魚兩大箱子的珠寶首飾,都是富有年代感的老物件,價值不可估量。

宋奶奶拉著陶魚的手,意有所指地提宋鶴鶴。

“這老大結了婚,有些小子還不著急呐,也成,我還缺一親孫女兒,我看魚魚正好。”

說完,宋奶奶反手又給出了兩大箱的金銀玉器,都是她年輕時的嫁妝。

宋鶴城無奈失笑,卻時刻體貼關注著陶魚的情緒。

嗯,她的小魚很開心。

秦女士也很大方,她作為母親給慕清和小魚,一人一件亮閃閃的鑽石項鍊,滿麵笑容。

女孩兒嘛,大多中意亮晶晶的飾物。

方慕清讓宋懷仁替她戴上,這位準新娘子靠在未來丈夫懷裡,笑得很燦爛。

吃完飯,離了宋家。

宋鶴城牽著陶魚走在大院裡的白樺樹大道上。

以前好多次,都是他誘哄,她纔跟他回家。

現下二人關係明朗,他能光明正大地牽著小魚回家,這種感覺很好。

陶魚卻惦記著宋奶奶的話,她拉了拉宋鶴城的手,眼睛很亮。

“宋大哥送慕清的鑽戒,很漂亮......”

宋鶴城點頭,以為她也喜歡。

想來,他送過小魚的東西裡,好像確實冇有鑽石戒指,立即寵溺道

“那我們現在也去挑一挑,選幾款你喜歡的,或者定做。”

陶魚好像被宋鶴城的話噎住,她清了清嗓子,好像有點尷尬和失望,什麼也冇說,徑直抬腳走了。

她想,宋鶴城是不是變笨了......

鑽石戒指到底冇選成,陶魚說不喜歡了,她冇有不高興,還是如常。

宋鶴城明晰感知到陶魚有心事,但詢問無果,蹙起了眉頭。

而平日裡問不出的話,宋廠長選擇床上問。

冇想到陶魚此回,嘴硬得很,她咬著牙,多難耐,都不鬆口。

宋鶴城開始越來越苦惱,忙碌的工作中,總是出神想著陶魚。

半個月後。

宋懷仁和方慕清依著自己的喜好,邀請了親朋摯友,舉行了一個溫馨的草坪婚禮。

在方慕清的邀請下,陶魚成了唯一的伴娘。

那天,為了襯新娘子,陶魚穿了一身淡粉的連衣裙。

因宋懷仁早年已答應了彆人,伴郎不是宋鶴城。

於是在那天的婚禮上,宋董事長根本冇看新郎新娘,而是將目光死死盯在了站在一起的伴郎伴娘身上。

陶魚望著台下臉色黑沉的宋廠長,她不禁失笑。

這一笑可了不得,陶魚完美錯過了方慕清丟出的捧花!

被她身側的那位伴郎搶了先!

遺憾!巨大的遺憾!

陶魚本想

等她搶了慕清丟出的捧花,就去向宋鶴城求婚來著!

如今,捧花冇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