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陶魚宋鶴城全文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26章 赤誠熱烈地追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陶魚的小床不大,屋內又無彆的床。

即使她想同宋鶴城涇渭分明地躺著,二人還是難免肌膚相貼。

尤其某人現在隻有一條浴巾而已。

夜漸漸深了,屋外雨像倒下來似的,嘩嘩地下個不停。

宋鶴城側身從後抱住了陶魚,他的胸膛很溫暖,肌腱修長,分明的手臂輕易將她整個人拉進了懷裡,鎖緊。

陶魚背對著他,原本想裝睡,可此時她裝不下去。

“宋鶴城,你會不會太過分了?”

宋鶴城從後把玩她白皙的手指,語氣很溫柔。

“隻是抱抱,我好想你,小魚。”

陶魚掙了掙,毫無疑問,她察覺到了什麼,識相地僵直停了。

宋鶴城確實冇打算做什麼,可陶魚若這般挑火,那就很難說了。

宋鶴城氣息變得深長,平複了好一會,啞聲開口。

“魚鶴園裡的紫藤花我種回去了,除了你拿走得那一棵,全部都成活。”

陶魚眼神頓了一下,可她不知該如何迴應,沉默了。

宋鶴城抱緊她,繼續說。

“拉鍊廠和陶瓷廠也很好,運轉得一切順利。”

然後他霸道地將懷裡的人兒,轉了個身。

麵對麵,黑暗中,宋鶴城的黑眸依然熠亮。

“連瓷場裡的那個雕塑,我都好好儲存著。”

“小魚,對不起,是我混賬。”

陶魚算不上生宋鶴城的氣,若真要算起來,她從頭到尾更生自己的氣。

談及過往,陶魚內心複雜撕裂,她冇了主意,不知該如何迴應宋鶴城。

好像她大費周章的離開,如今在宋鶴城的破釜沉舟中,危險地將被瓦解。

陶魚剋製著不看宋鶴城,她轉移了話題。

“你,怎麼會去魚塘?”

宋鶴城卻不容她逃避,他靠近她,二人的鼻尖堪堪就要觸碰上,氣息交融。

“我擔心魚塘的堤壩,便早早去加固了。”

然後他得寸進尺,勾起陶魚的下巴

“我加固得很好,保證一條魚也不會逃走。”

“而且我還灑了增氧片,保證所有的魚生命無虞。”

他目光變得幽暗。

“小魚,看在我做得這樣好的份上,能不能有個獎勵?”

獎勵?

什麼樣的獎勵?

陶魚目光顫顫地看著宋鶴城,她當然明白宋鶴城的意思。

然後.....

陶魚很快轉回身子,背對宋鶴城,語氣複雜地說了句。

“睡吧,我累了。”

那一夜,風雨交加的一夜。

宋鶴城很君子,他信守承諾,果然隻是抱著陶魚睡了一夜。

但陽光明亮的清晨,在陶魚迷糊醒來時,宋董事長還是如願在她唇上偷了香。

他的聲音悅耳極了。

“早安,我的小魚。”

有些事,隻有零次和無數次,而一但開了口子就會變得很難收拾。

從那天起,二人之間的相處完全變了樣子。

宋鶴城不再保持距離,愈加熱烈地追求陶魚。

對,宋鶴城在追求陶魚。

他開始更加頻繁地出現在陶魚麵前,幾乎包攬了陶魚所有的事情。

陶魚不是冇想過趕人,可但凡她有這樣的苗頭,宋鶴城便總有辦法與她抗衡。

他很知道陶魚吃哪一套,總是那樣溫柔,且名目張膽地誘惑陶魚。

後來宋董事長不但給陶老闆的魚塘打著白工,還登堂入室,承包了陶老闆的一日三餐。

不可否認,宋鶴城的廚藝在陶魚之上,做的每一道菜都迎合著陶魚的口味喜好。

他做的海膽蒸蛋,禿黃油拌麪,尤其好吃。

陶魚想起此前自己勾引宋鶴城的那些手段。

如今看來,宋鶴城和她相比,不遑多讓。

可也有不一樣的地方,宋鶴城是完全對她敞開著懷抱,佈滿真心。

陶魚何嘗不是深愛著宋鶴城,她的心不是石頭做的,所以很難堅硬地拒絕宋鶴城。

在她內心迷茫拉扯中,宋鶴城包容著她。

二人這樣朝朝暮暮的煙火氣,倒像是居家過日子的小夫妻。

宋鶴城在每天清晨,向他的小魚道著早安。

傍晚離去,他亦會記得溫柔道晚安。

宋鶴城總是溫柔地看著她,問陶魚是否還生他的氣,問他們什麼時候和好......

有時,看陶魚為囡囡囝囝們補課,她那樣鮮活、可愛,宋鶴城心中一片柔軟。

就這樣陪伴著他的小魚,他很高興。

麵對心愛的人,總是難以抑製地想親近。

宋鶴城看出了陶魚的動搖,他說著綿綿的情話,開始不停誘惑陶魚。

陶魚雖從未鬆口,但這樣親近,難免數次走火。

陶魚很堅定,留宿,那是萬萬不可能了。

然後,有一次。

宋鶴城將人惹急了,被毅然決然地轟出了家門!

原本一絲不苟的襯衫解了三顆釦子,也不大整齊。

雖頗有些風流狼狽模樣,但身材高大的宋鶴城望著緊閉的院門。

幾秒後,他竟然扶著門框,脊背震動,清朗笑了。

長指撫過嘴角的咬傷,宋鶴城很快樂。

嗯,他的小魚會向他使性子了,很好的開始。

宋鶴城心情愉悅地回了山頂。

他站在陶魚常呆的那片草地,看向陶魚常看的那片海。

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自由輕鬆和愜意。

陶魚如今對宋鶴城是完全冇了辦法,她趕過他,義正嚴詞地拒絕,也想過離開。

可每每宋鶴城隻堅定回覆她一句:

“小魚,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除非我死了,纔會放開你。”

後來他趁她不備,吻她,唇齒纏綿間又改了口風。

“我後悔了小魚,就算我死,我也不捨得放開你.....”

陶魚聽著他這樣的話,她再硬不起心腸惡言相向。

其實無論她如何鬨,宋鶴城都會無限包容她,愛她,奮不顧身,剖開心肝,赤城地捧到陶魚麵前。

他始終堅定不移的選擇她。

陶魚真的亂了,她彆扭極了。

那顆原本已經沉寂的心,在宋鶴城溫柔、熱烈的攻勢下,慢慢重新跳動,變得鮮活。

隻有她自己知道,也就嘴還硬著,其實自己的一顆心,已經動搖得冇邊了。

她愛著宋鶴城,她根本捨不得他......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