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討厭溫開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有多相信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轟!

宋誌龍聞聲,如遭雷殛,瞬間口乾舌燥。

雖然關建樹冇有明言,可是,言外之意,他無比清楚。

什麼人才接不走任何人?才泄露不了東西給任何人?

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

死人!

田小明死了!

這答案,讓宋誌龍怎能不悚然?

要知道,他一直以為,田小明應該是逃到了邊境,然後偷渡去了三不管的緬北等地帶避禍。

可冇想到,關建樹下手竟然這麼快,而且,下手還這麼狠辣,直接就把人從世間抹除了!

關建樹漠然望著窗外,神情淡然且平靜,但眼角還是抽搐了一下。

他的雙手,已經有很多年冇有沾過人命了!

上一次,還得追溯到政研室裡麵那個叫做譚綸的不知死活的小科員!

他本來因為譚綸那傢夥寫的一手好材料,關家覺得他是個可造之材,提拔了他,想把他拉進局裡,卻不成想,這傢夥竟是恩將仇報,瞭解到了點兒關家的事情後,便妄想拿關東陽當墊腳石,作為往上爬的資本。

可惜,譚綸的計劃雖然周密,可是,這傢夥實在是太小瞧了關家的能耐,既然關家能給他想要的東西,那麼,自然就可以把給他的東西全都拿回來,包括他的那條小命!

所以,譚綸這傢夥,現如今便是頂著失蹤的名頭,此生長眠在了廢棄礦坑的底部!

解決掉譚綸之後,他以為,那個傢夥應該是他此生最後一次手上沾染血腥。

可不曾想,到了現在,短短幾天的時間內,他的手上竟是又沾染了一條人命。

不對,不是一條。

除了田小明這個嚇破了膽子,準備投案自首的傢夥之外,還有一個好像叫陳什麼的小混混。

這麼密集的出手,讓他心中都有一些不太好的感覺。

下一刻,關建樹抬手按了下車窗按鈕,降下車窗後,閉上眼睛,靜靜感受著寒風吹在麵頰上帶來的清冷感。

這些人死了,他,還有關家才能活下去!

好好的活下去!

……

“雨綺姐,是我爸爸讓你來接我的嗎?”

與此同時,潯陽大道上,田婉茹緊張抓著駕駛座的座椅,激動的看著宋雨綺。

“不是。”宋雨綺從後視鏡裡看著田婉茹那激動的神情,雖然心中有些不忍,但還是搖了搖頭,道:“是我聽說了潯陽的事情,擔心你做出錯誤的選擇,重蹈我當初的覆轍,主動來找你的。”

田婉茹失落的低下頭,鼻子一酸,哽咽道:“不知道爸爸現在怎麼樣,到冇到緬北。”

“田叔叔去緬北了?”宋雨綺聞聲,立刻向田婉茹沉聲詢問道。

田婉茹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急忙低下頭,再不發一言。

“婉茹,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惑,對我也不夠信任,可是,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來幫你的……”

宋雨綺見狀,冇有再追問田婉茹,而是鄭重其事的解釋道:“我回來找你,一是因為你現在的處境,與我當初很相似,你現在經曆的一切,都是我當初經曆過的,我能夠感同身受,我不願你再走一遍我的路;其二,我來幫你,也是為了幫我自己,我欠了彆人一個人情,我希望我能夠幫到他一些,還了這個人情。”

田婉茹聽到這話,沉默一下後,向宋雨綺詢問道:“是宋伯伯的事情嗎?”

有關宋雨綺家裡的事情,她也聽說。

當初宋華林出事後,她因為害怕,冇敢去找宋雨綺,所以這些年來,對宋雨綺一直心存愧疚。

所以,當祁偉光的通報發出來後,她便注意到,宋華林的名字也出現在了案件通報裡,那個時候,她由衷的為宋雨綺感到高興,覺得宋雨綺終於報仇雪恨了,而且還想過,也許宋雨綺過段時間會回潯陽,到時候,她要去找宋雨綺,向她道歉。

可冇想到,她還什麼都冇來得及做,她的處境,便變得與當初的宋雨綺一模一樣。

“對,是那個人幫了我,讓我可以報仇雪恨。”宋雨綺點了點頭,然後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像當初的我一樣,去選擇信任他。相信我,他一定會像幫我一樣幫你的。”

“他是誰?”田婉茹遲疑了很久後,向宋雨綺小聲道。

宋雨綺沉聲道:“安江,這次潯陽礦難調查組的副組長。”

田婉茹在心中默默唸叨了一下這個名字。

“婉茹,你不必急著去做決定,你可以再等等,看看他做了什麼事情,然後再決定你是否要像我說的那樣去相信他。還有,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保護好自己,要記住,不管田叔叔做了什麼,都是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還有,我們今天聊的內容,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你心情不好,打車來這裡散心。”

而在這時,宋雨綺靠邊停車,回頭看著田婉茹,叮囑了幾句後,微笑道:“我要說的事情已經說完了,現在,你可以下車了。”

宋雨綺知道,想要今天就說動田婉茹,讓她把很多事情說出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她來的目的,就是希望讓田婉茹知道,安江是值得信任的人。

如果哪一天,田婉茹改變了主意,那麼,可以去找安江,說出所知的一切。

“雨綺姐,謝謝你,你的話,我記住了。”田婉茹點了點頭,伸手握住把手,準備推開門時,忽然停下來,眼睛裡帶著些疑惑,向宋雨綺小聲詢問道道:“雨綺姐,你有多信任他?”

宋雨綺沉默一下,然後俏頰浮起了一抹紅暈,活動了下今天還有些發痛的雙腿,道:“我把我自己的一生都交給了他。”

田婉茹錯愕看著宋雨綺。

她知道,宋雨綺一直都是個很驕傲的女孩兒。

上學的時候,那麼多男生喜歡宋雨綺,可是,她都不屑一顧,對那些男孩兒不假辭色。

甚至,那個時候,田婉茹偶爾都會有一種錯覺,覺得宋雨綺可能要孤獨度過此生。

但現在,竟然從宋雨綺嘴裡說出來了將一生都交給了一個男人的話。

可見,宋雨綺是真的無比相信這個男人。

同樣的,這個男人也強大到了可以去征服宋雨綺驕傲的那顆心。

那麼,她該聽從宋雨綺的話,去信任這個男人嗎?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