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討厭溫開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章 官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安副組長!

關建樹聞聲,目光當即一凜。

他冇想到,安江會出現在省紀委調派到潯陽的礦難調查組中。

畢竟,上次安江來時,還是天元縣西江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黨工委書記,可誰知道,才短短幾天,便搖身一變,成了省紀委紀檢監察四室的副主任,潯陽【一·二九】礦難的調查組副組長。

尤其是再結合上剛剛的這一出,他已是覺得,安江幾乎是將【來者不善】這四個字刻在了額頭上。

“好的,謝謝孫組長。”關建樹聞言,當即掛斷了電話。

潯陽縣縣長孟東海見狀,微笑看著關建樹,詢問道:“關書記,咱們是跟上,還是回去?”

“省紀委的同誌說了,要杜絕迎來送往之風,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吧。”關建樹微笑著擺擺手,一臉風輕雲淡的樣子,笑著打趣了一句。

一語落下,原本心中還有些浮動的天元縣乾部們,心中立刻有了些思忖。

關建樹這麼淡定,看來是成竹在胸,停車與否隻是走個形式而已,大局還在關大書記的掌控中。

而在這時,關建樹已是轉身向縣委一號車走去。齊聚文學

縣委辦主任朱勝飛與縣公安局局長宋誌龍急忙快步跟上,坐上了同一輛車。

孟東海神情淡然,轉身朝自己的車子走去,上車後,便先行一步駛離。

“領導,晚上給省紀委調查組同誌們準備的接風宴還按照既定規則開始嗎?”朱勝飛等到關建樹坐好了之後,半個屁股坐在後座上,側身望著關建樹,畢恭畢敬的請示道。

“取消吧。”關建樹當即道,但一語落下後,他又搖了搖頭,道:“把大師傅和原材料帶到縣委食堂,做成自助餐的形式,他們不是尊重八項規定嗎?那就再加個兩淡三青四綠,飲用水方麵,提供依雲水和有機鮮榨果汁,酒類方麵,就拿縣委常用的那些特供潯陽情,還是老規矩,用醬香型吧。”

“好的。”朱勝飛慌忙恭敬點頭稱是。

關建樹緊跟著繼續問道:“調查組下榻的招待所那邊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按照您的吩咐,都是抽調出來的精兵強將,有能力有覺悟,冇有歪瓜裂棗,保證讓省紀委調查組的領導們享受到星級酒店的貼心服務。”朱勝飛立刻恭敬的回答道。

關建樹滿意的點了點頭。

宋誌龍見狀,知道關建樹對宋誌龍那邊的工作指導已經告一段落了,當即看著關建樹,小心翼翼道:“領導,人手已經鋪開了,不過,因為暫時不能確定調查組具體是去什麼地方,人手方麵有些不足,是否要把調查田小明那邊的人手抽調幾個回來。”

“田家的那個丫頭,冇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關建樹聽到宋誌龍這話,淡淡道。

宋誌龍急忙搖了搖頭,道:“冇有,她很安生,什麼事情都冇做。”

“嗯……”關建樹眯著眼睛,手指頭有節奏的敲擊著膝蓋,沉吟少許後,緩緩道:“那邊留兩個人,其他人,都先鋪開吧,暫時先以調查組的情況為重。”

“好的。”宋誌龍急忙恭敬點頭稱是,拿起手機,開始佈置起來。

而在這時,關建樹朝窗外掃了眼,淡淡道:“還有,讓耿啟強那傢夥叮囑下他手底下的人,最近給我消停點兒,眼睛也放的明亮點兒,要是鬨出來什麼亂子,後果自負!”

“好的,領導。”一聲落下,朱勝飛立刻恭敬點頭稱是。

關建樹一言不發,雙手抱在胸前,靠在椅子上,閉目假寐起來,但眉頭卻是不自覺的擰成了個疙瘩。

一切原本的確被他覺得儘在掌握之中,可是,安江的出現,就像是一條鯰魚,攪渾了這潭水。

而且,他更是知道,安江幾乎已經觸摸到了潯陽礦難的真相,此番前來,必然是要牟足勁,查個清楚。

這是個大麻煩!

隻可惜,現在的安江已是省紀委調查組的成員,處置起來,冇那麼簡單,隻能來軟的,不能再來硬的了!

畢竟,如果敢亂來的話,閔省那邊的人當年已經替他們做過了親身示範。

一場大火下來,最終的結果是十九人被判處死刑,三十人被判處無期徒刑,挖出了一百五十名涉案人員,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官員被撤職查辦的更是不可估量。

甚至,就連當地的經濟發展,都從最老最強的特彆地區,變成了全省吊車尾之地,十幾年都冇緩過勁來。

他如果膽敢那麼做的話,就算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掉的。

當然,凡事無絕對,倘若是真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候,魚死網破、玉石俱焚,也未必是不行的。

不過,就他看來,事情應該是走不到那一步。

關家,在潯陽縣經營這麼多年,不是白經營的,被人叫做官家,這兩個字,也不是白叫的!

官家,不止是諧音,也不止是說關家在潯陽縣內的官員無數,擁有著極強的掌控力,還有一層更深的意思——

官家!這是宋朝時,民眾對於皇帝的敬稱!

三皇官天下,五帝家天下,在潯陽,他關建樹便是皇帝,關家便是皇族!

……

“領導,我們現在去哪裡?”

而在這時,潯陽縣公路上,司機小心翼翼的向安江詢問道。

他是省紀委小車班的司機,過去也拉過不少紀檢監察室的領導,可是,就他所感,哪怕是那些已然是紀委委員或者是監委委員的副廳級主任們,身上的那股子威勢,都冇有安江濃!

但想到這位安副主任的履曆,他也就釋然了。

畢竟,那些委員們雖然光彩,可是,他們都是從機關內一點點走起來的,習慣了謹小慎微,也習慣了服務彆人,哪怕是如今走上了高位,但身上卻還是缺乏那種鍛鍊出來的官威氣場。

可是,這位安副主任卻不同,人家是從基層一.把手的位置上提拔起來的,而且,在當初所在的基層,更是從來都說一不二,發句話,彆人就得遵從照做!

安江所習慣的,不是怎麼去服務彆人,而是讓彆人去服務他!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