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討厭溫開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四十八章 餵飽三張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說不儘的柔情。

數不清的癲狂。

直到夜半時分,宋雨綺沉沉睡下,安江才離開酒店,回了天心嘉園。

明天就要趕赴潯陽,他還是要回去整理收拾一下行李的。

而且,臨行前的男人,總得餵飽家裡的那張嘴。

而且,等著他的,也許不是一張嘴。

而是兩張嘴。

安江回到家,輕手輕腳打開房門時,看到餐桌的電熱保溫墊上放著碗泥鰍湯。

不用說,這自然是高女士的手筆。

安江端起碗,一飲而儘,走到客廳浴室時,聽到裡麵水聲嘩啦,更有高玉蘭哼歌的聲音。

他朝主臥瞄了眼,見主臥房門緊鎖,便悄悄湊過去,擰開了浴室的房門。

高玉蘭正沐浴在溫熱水線,聽到動靜,驚慌失措的轉過頭。

嬌柔美婦,凹凸有致,曲線玲瓏,浴霸的燈光照耀下,顯得那肌膚朝外沁著如珍珠般的瑩潤光芒。

濕漉漉的秀髮垂在肩上,一隻手擋在要害位置,纖細修長的雙腿絞在一起,多了些異樣的羞澀妖嬈。

“盼兒已經睡了。”

而在這時,高玉蘭看到是安江,一顆心也才放下來,手輕柔垂下,挺了挺胸,花朵茁壯綻放在雨線的滋潤下。

一瞬間,**如火般被點燃,安江的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

他三下五除二,便脫下了衣服,同樣步入了溫熱的水線中,將高玉蘭緊緊的擁在了懷中,感受著那在水花包裹下,顯得比起平日裡更加光滑的嬌軀。

頃刻間,高玉蘭便淪陷在了安江的攻勢之中,熱烈迴應著安江,嬌豔紅唇,沿著雙唇,一路探尋。

安江低頭望去,看到水線垂落在高玉蘭如瀑般的青絲之上,如芙蓉花般嬌豔的唇瓣上,美不勝收。

幾分鐘後,安江扶起了高玉蘭,一發力,便將她壓在了窗台上,一隻手抓住了那在水花澆灌下,宛若海藻般的頭髮。

胭脂馬,自動擋。

水花嘩啦啦淌落,濺落身軀,打出一朵朵旋兒,如潮水般,有節奏的,一波接著一波,跌落滿地。

良久良久,雲歇雨收,高玉蘭努力轉過頭,忘情的吻著。

雖然她一直緊緊咬著安江的手指,不敢發出半點兒婉轉嬌啼。

但還是——

醉了,美了。

不虛此行了。

“媽?安江還冇回來嗎?!”

而就在這時,主臥房門陡然打開,緊跟著,腳步聲靠近,秦盼兒的聲音響起。

“還……還冇呢……你先睡吧,男人嘛,都要應酬,他的事業心那麼重。而且,他剛剛來省紀委上班,機關裡麵的應酬更多,咱們做女人的要多體諒。”高玉蘭慌了亂了,緊張的挪開雙唇,向安江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道。

**的閥門,一旦打開,便難以抑製。

尤其是此刻。

安江瞬間昂然。

運動,再度開始。

高玉蘭緊捂著嘴,驚恐且迷醉的看著安江。

這小祖宗,真的是能折騰人啊,膽子也是真肥啊!

這要是被盼兒發現,還能有安生日子過嗎?

可是,這感覺,真的充實,比平常還充實。

“嗯,媽,你怎麼洗澡洗這麼久?”秦盼兒點點頭,然後睡眼惺忪的疑惑道。

“洗了個頭髮。”高玉蘭強忍著顫抖,然後道:“你快睡吧,彆管媽了,我洗完澡也睡了。”

“嗯。你快點兒,冬天洗澡太久不好,傷皮膚。”秦盼兒小聲一句,然後轉頭回了主臥。

隻是,轉身時,她忍不住掩著嘴笑了起來。

男人洗澡洗的時間久有鬼。

女人洗澡洗的時間久,肯定也有鬼。

爸去世這麼多年,媽一個人守著,也是苦了她了,洗澡久點就久點吧。

“小祖宗,你的膽子怎麼這麼大,這要是被盼兒發現了可怎麼辦啊?”高玉蘭聽到主臥的關門聲,這才鬆了口氣,臉頰蒼白的看著安江,緊張失措道。

安江揚眉輕笑,低聲道:“那就一起。”

“做夢吧你,整天打的什麼鬼主意,她要知道,非撕了你不可。”高玉蘭羞惱的瞪了安江一眼。

“到時候,我拿著她的雙手,你抱著她的兩條腿,我就不信,咱們倆人,還拿不住她一個。”安江笑眯眯的玩味道。

高玉蘭瞠目結舌。

這小祖宗,不僅是敢想,連計劃都準備好了啊!

但下一刻,她就什麼都想不了了。

靈魂,飛上了雲霄。

這一趟,票價回來了。

太值得了!

一個多小時後,高玉蘭才關上花灑,看到主臥門還關著,這才鬆口氣,慌忙朝裡麵的安江招了招手。

安江已是換好了衣服,閃身便衝了出來,走到主臥門口後,向著高玉蘭勾勾手指頭,看到高玉蘭佯做發怒的樣子抬起手,這才露出笑容,擰開主臥房門,走了進去。

不大一會兒的功夫,高玉蘭便敏銳聽到,沿著主臥傳來一陣陣如泣如訴的低吟。

“這小祖宗,真是能整啊,也不怕把腰給累著!”

高玉蘭聽著這聲音,一陣陣的臉紅心跳,輕啐一口,但眼神卻有些迷離。

要是什麼時候有機會,一整天都跟小祖宗膩在床上,那該多好啊!

……

一夜的功夫,餵飽了三張嘴。

安江沉沉睡下時,已是淩晨三點半,小睡了三個半小時,安江便起床晨跑,跑完步,一個冷水澡,再來一杯高女士得悉他今天要出差,特意早早起床沖泡的手磨冰美式,瞬間精神奕奕,神采煥發。

秦盼兒還冇起床,安江忍不住便有些心癢癢,手悄悄靠了過去。

“小祖宗,昨晚上折騰了四回,一大早還亂來,你還要不要命了?年輕時候要節製啊,不然等上了年紀,可怎麼辦是好。”高玉蘭慌忙將安江的手拍下,關切道。

安江眉梢一揚,笑道:“你怎麼知道是四回?咱倆就兩回,你偷聽了?”

“彆瞎說,冇有的事兒。”高玉蘭急忙連連搖頭,俏頰上佈滿了紅暈。

她倒是想不聽,可是,擋得住嗎?

幸虧是一梯一戶,住的還是頂樓,不然的話,鄰居都要被吵醒了。

“這不算啥,等以後有機會,讓你看看我的厲害。”安江挑眉微笑,端起冰美式一飲而儘,屈了下胳膊,展示了一下健碩的肌肉後,便拎著行李箱,轉身向門外走去。

高玉蘭慌忙起身,將安江送到電梯口,看到安江要進電梯,慌忙緊張抓住他的手,小聲道:“潯陽不太平,一定要小心啊!我和盼兒在家裡等你回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