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太走後發現孕檢單的葉總哭瘋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7章 你今天很奇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以前可憐,現在就還可憐?”薑父道:“那是以前的葉南洲,現在的葉南洲是葉氏的掌舵人,我們是在國外,但你看看這京城的人要不要看葉南洲的臉色,你就看葉瑋庭他能說兩句多話嗎?”

薑母也啞口無言,又哭起來:“難道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星彤受苦嗎?那我還不如去替她受!”

薑星彤是他們的女兒,他們會想儘一切辦法。

可他後麵還有薑氏,一大堆人跟著吃飯,他也不能不管。

他還得從長計議。

警察局,溫旎已經做了筆錄。

錄音筆也鑒定了,不是合成的。

這個世界上冇有完美的犯罪。

薑星彤就算抹掉監控,想來個無人不知,那隻要做了手腳就會查到證據。

一下就查到,薑星彤的司機幫她弄壞了監控。

把司機帶過來一問,真相大白。

薑星彤坐在審訊室裡都快崩潰了,大喊著要叫律師,要見她父母!

溫旎把該做的做了,也就不關心薑星彤之後會是什麼樣,她會得到該有的懲罰。

葉南洲一直在陪她走完所有流程。

中間,溫旎還說過,他勞累一天,明天還要工作,就不用陪她這麼晚了。

她體貼入微,把他都考慮周到了。

葉南洲自然冇有同意,可他總覺得溫旎很奇怪,之前還與他冷戰,一下變好了,讓他不得不懷疑。

可他不敢去深究,而是把她條條照顧到。

一切結束已經是淩晨兩三點。

唐夭和其他兩位都被溫旎叫回去了,反正身邊跟著葉南洲不會出什麼事。

放鬆下來,溫旎才感覺到自己很累,頭也在發暈,可能懷孕之後,身體會比之前容易累許久。

她捂著頭,葉南洲轉過頭來,她又放下手。

“是不是很累了?我說我來,你偏偏要自己來,坐一會,我讓人把車開過來。”葉南洲此刻對溫旎極其嗬護,又看向趕過來許久的裴清:“去買瓶水。”

溫旎坐下,回頭看向葉南洲:“今天謝謝你啊,陪了我這麼久。”

她嘴裡的感謝聽起來是感激,葉南洲卻抿唇,眉頭微皺著:“今天怎麼突然這麼客氣?你不應該怪我?讓你遭了罪。”他又冷聲道:“薑星彤這個事,我會處理好,至少得讓她付出雙倍的代價!”

溫旎低著頭,淡淡地說:“你知道薑星彤為何害我嗎?她知道我是你的妻子。”

“知道又怎樣?”葉南洲冷著臉:“全天下的人知道也沒關係,這不是傷害你的理由。”

溫旎看向他,說到薑星彤時,他的眼神極冷,看來他是真的冇有印象:“你救過她,估計你不記得了。”

葉南洲想也不用想,他在部隊那段時間的事,也不能成為傷害溫旎的條件:“那也過去很多年了,還不如冇救過她。”

說這話,他正麵的形象可能就變得陰暗許多,可他現在不在部隊了,他是生意人,並不喜歡彆人給他添亂。

溫旎抿唇,繼續道:“她喜歡你,她和我說,和你有過約定,你將來會娶她,當然,我知道你並冇有說過,可你救過她這個事,她記到了現在。”

說起這個,溫旎是有感觸的,在某方麵,她與薑星彤很像,都是因為他救過她們,纔會喜歡上他。

可她不至於像薑星彤那樣偏激。

如果葉南洲當初娶的不是她,她可能就放棄了,誰願意在一棵樹上吊死呢。

她現在又想,其實不娶她,也就冇有現在這麼多事了。

“之前救人的行為是部隊的行動,和我本人冇有多大關係,誰願意冒生死呢,是當時的信念和職責,如果冇有當初,我可能也不會在部隊,也就冇有那麼多事了。”葉南洲給自己一種假設,他如果一直在葉家,從來冇有離開過,他就不會參加那些冒生死的行動。

對他來說不是說有多光榮,而是低穀的過去。

“我知道。”溫旎看著他笑了一下:“都過去了,那些事我也不會去想了。”

老早她就知道了,葉南洲救她隻是命令與責任,這也是完全不記得她的原因。

葉南洲雙眸凝視著她,雖然她在笑,一切都那麼平靜,可他感覺到很奇怪,這不應該是溫旎的反應:“你今天很奇怪。”

“有嗎?”溫旎挽住他的手臂:“可能死過一次的人,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吧。”

她突然的親近更是讓葉南洲受寵若驚,就算他覺得奇怪,她的主動也得讓他說不出質問的話,而是解釋:“今天我在參加頒獎會,昨天你休息了,我冇來得及和你說,以後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開著,再也不會讓你找不到人。”

“我理解你。”溫旎始終冇有責怪過他:“我們回家吧,對了,之前你不是說要去法國?最近有時間嗎?如果冇有時間的話……”

“有。”葉南洲回答她,俊臉上難得見一絲愉悅,握住她的手:“已經冇有我親自出麵的事了,去法國帶你散散心,我們結婚這麼久,還冇一起出去過,這次是個機會。”

“好。”溫旎迴應他:“我餓了,你餓不餓?我讓人買了菜送回家,現在回去,還能給你做一頓熱騰騰的飯菜。”

葉南洲怕她太辛苦:“今天你太累了,讓傭人來。”

“我想給你做頓飯。”溫旎執拗的看著他:“我還買了酒,今夜我們好好吃一頓飯,不吵架,也不說事好嗎?”

葉南洲眸底深沉地凝視她,許久都冇有說話。

可溫旎的眼神帶著期待與認可,他根本就無法拒絕:“好。”

回到家,傭人還冇休息,正想給他們做宵夜。

溫旎讓傭人和保安都去休息,她親自下廚。

雖說溫旎對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他不需要任何的解釋,溫旎就無條件地相信他,可他心裡出現一絲焦灼。

彷彿一些都是做夢,溫旎在廚房忙碌的背影就像他幻想出來的。

而那個影子越來越模糊。

葉南洲不喜歡這種感覺,走過去,伸手緊緊摟住了溫旎的腰肢。

他還喜歡這種實在,溫旎就在他身邊。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