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太走後發現孕檢單的葉總哭瘋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6章 在你眼裡,我還是十三歲的葉南洲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葉南洲深沉的眸子看向溫旎,一開始他會擔心溫旎吃虧。

不管她有冇有推薑星彤,他都會站在她這一邊。

薑家想把她送監獄,他會不擇手段威脅薑家把她撈出來。

溫旎讓他不要說話,他才全程冇有說一句話。

她獨當一麵,他才放下心。

警察接過錄音筆,又看向薑星彤母女:“如果情況屬實,你這屬於蓄意謀殺,人雖然冇事,可最後你還是得吃官司!”

薑母見警察這麼說,自認為他偏袒溫旎:“警察同誌,還冇查清楚呢,這女人纔有問題,和我女兒冇有關係,你們這是包庇,是不是覺得我們不在國內,就欺負我們,你們太過分了!”

薑母的話說得很嚴重,警察也不由變了臉色,嚴肅道:“你這是質疑我們?”

薑父已經知道事情反轉了,合成的錄音再精細也有差彆,再說溫旎敢交出錄音,已經十有**了。

現在不該激怒他們,也不該去反抗警察。

他隨即變成隨和的臉色,把薑母拉到身後,讓她不要說話了:“警察,我夫人不會說話,你彆放在心上,我們相信警察,也相信最後的結果,如果我女兒真有問題,那我們家也會給予該有的補償。”

他說這樣的好話,無非是想為薑星彤脫罪。

如果錯在薑星彤,他願意補償溫旎,不想把事情鬨大。

唐夭見這薑父剛纔囂張得不行,這下又變了個臉,翻了個白眼:“剛纔不是很囂張,翻臉比翻書還快。”

她都看不起他們。

薑星彤嘴上還在否認:“不是我,真不是我,我冇有做這種事……”

說完,她自己都哭出聲來。

薑母也怕薑星彤吃官司,又心疼她,抱住她安慰著。

警察不想聽那些虛的,法律始終無情,一切按照程式辦:“好了,薑小姐要是休息好了,就隨我們走一趟吧。”

“我不,我不要!”薑星彤驚恐萬分,趕緊往後縮,躲在薑母身後,離他們越遠越好。

薑父也不想看到這樣結局:“能不能寬限幾天,等我女兒的病好了。”

唐夭看薑星彤這速度,這體力,冷笑道:“這不是退得挺快的,力氣大著呢,哪裡是生病的樣子。”

薑父抿著嘴,又看向不說話的溫旎,好聲說:“溫小姐,剛纔是我們不瞭解情況,無理了,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去計較,你看你也冇事,我女兒要真做錯了,回去之後我會好好教導她,我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什麼條件都可以開。”

溫旎看向薑父,對於這樣的家庭她太瞭解不過了。

能用錢解決的事,那也不會想其他辦法。

就像薑星彤推她入海說的話,她可以花錢找個人頂罪。

今天是她有證據在手,纔會得到薑父的正眼相看。

如果她冇有,薑父就算知道她女兒動了手,估計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他們並不是真的知道錯了。

“我今天就是計較了。”溫旎看著薑父:“薑先生,想必剛纔的話我說得很清楚了,也不用再多說。”

溫旎這個決絕的態度,完全不給薑父麵子。

薑父行走這麼多年,哪裡在一個小丫頭麵前說過好話,老臉都不知道往哪裡擱。

“薑小姐,走吧。”

警察也看得出來,薑星彤是不想對此事負責才裝成這樣。

他們按照程式走,不可能去看情麵。

薑星彤還是不肯,警察隻能動人去請薑星彤了。

兩位女警官走過去,直接去把薑星彤架起來。

薑星彤更害怕了,哭著說:“我不要,我不要去警察局,媽,你救救我,我不要去!”

“你們放開我女兒,彆碰她!”薑母護女心切。

另外一個警察把薑母拉開。

薑星彤就這樣被女警官架下床來,她哭鬨不已,見薑母冇有作用,又看向薑父:“爸爸,你救救我,我不要坐牢,你救救我!”

她已經被警察架出去了。

薑父於心不忍,可警察執意要這麼做,溫旎也不退讓,讓他又氣又惱,冷下臉來,看著溫旎道:“溫小姐,你是真的不想給我一點麵子!”

溫旎卻說:“薑先生,你護女心切,我能理解你,可你女兒隻要做錯事,你們就護在懷裡,你以為你是在救她?你是在害她,她永遠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也不知道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等哪一天釀成大錯,就挽回不了了,薑先生,你不會覺得你真的能一手遮天吧?”

她看著薑父,反問他。

哪天她女兒真殺了人,用錢解決不了的時候,他是否會後悔,他太過順著寵她。

“溫小姐,你也跟我們去一趟。”警察對溫旎說。

“好的。”

溫旎跟著走出去。

薑父冷著臉,拳頭緊握著,溫旎的話他聽了,也冇有完全聽進去,最主要溫旎不賣他麵子,葉南洲袖手旁觀不管,讓他有失顏麵,他看著葉南洲,又威脅道:“葉總,薑氏和葉氏還有合作,如果我女兒今夜回不來,我們的合作終止了,以後再也不會來往!”

葉南洲走到病房門口,聽到薑父這番話,停下腳步,眸底深邃,臉上不冷不淡的,他回頭看了薑父一眼,輕蔑一笑:“薑總,在你眼裡我還是十三歲的葉南洲嗎?”

說完,葉南洲不屑一顧地走出去。

完全不在乎薑父的情麵。

之前,他有在意一些交情,可現在不需要了。

薑氏對他來說,冰山一角,完全不需要放在眼裡。

薑父看著葉南洲的背影,一下子感受到了葉南洲的那股魄力,不由後退了兩步。

他突然一下醒悟過來。

葉南洲已經不是過去的葉南洲。

再也不需要寄人籬下,也可以一聲令下與他斷絕一切來往。

是他老了,忘了人會長大,也會變強大,而他也大不如從前。

人走了,薑母已經流淚滿臉,她趕緊過去對薑父說:“老公,星彤被帶走了,您想想辦法,你總不能讓她吃牢飯吧!要是葉南洲這麼絕情,我們就斷絕來往,不合作了,讓他也嚐嚐最後的苦果!”

“婦人之仁,你以為他葉南洲怕嗎?”薑父真愁著呢。

薑母不以為然:“他不怕,我們怕他嗎?他以前孤苦伶仃,到處求人的時候我們可是看在眼裡的……”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