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太走後發現孕檢單的葉總哭瘋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5章 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說著,薑星彤還流下眼淚,拉著薑母的手,看起來很害怕溫旎。

這下,激起了薑母的保護欲,她把薑星彤摟入懷裡,看向溫旎也充滿了恨意:“你還有什麼要狡辯的,我女兒指證你了,就是你想害我女兒,你真是個狠毒的女人,是看我女兒太優秀了,嫉妒她吧!”

薑父勢在必得,更是自信滿滿的看向葉南洲,冷哼了一聲:“我女兒醒了,她是跑不掉的,你留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在身邊,也是在給你自己添麻煩!”

剛好,警察也到現場。

薑母看到警察,就像看到救星,衝過去拉住警察的衣服:“警察同誌,你們可算來了,這個女人害我的女兒,你趕緊把她帶走抓到牢裡去,不要讓她再禍害其他人了!”

警察也不是不明事理的,看向在場的人,便問:“剛纔是誰報的警?”

溫旎站出來,看著警察回答:“是我報的。”

警察拿著筆,一邊做筆錄,一邊問:“你在電話說的,我已經知道了,但麻煩再具體情況說一下,我們好調查!”

“今天我和這位薑小姐去碼頭清點貨物,她趁著人都不在,把我推入海裡,還說如果我發生意外,她不會有事,還會找人替她頂罪……”溫旎看向薑星彤完全不怕,敘述情況。

“你胡說!”薑星彤情緒激動,憤恨地爬起來,可下一秒又跌倒在床邊,她吃力的指著溫旎道:“明明是你害我,我差點就死了,你好好的,怎麼可能是我推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還想陷害我!”

薑母趕緊去扶薑星彤,又說:“警察,你們彆聽這個女人亂說,我女兒可是九死一生,這個女人好好的,一看她就是在說謊,你們可彆信她的話!”

警察看著他們:“放心,我來瞭解情況,也會調查清楚,不會錯過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女兒,你彆太激動了。”薑母給她順氣:“我們要相信警察,他們肯定會調查清楚的,我和你爸不會放過她!”

薑父說:“聽說現場監控這幾天壞了,不知道是壞了,還是有人故意為之,如果是故意為之,這就是有心作案,早就預謀謀害我女兒了!”

溫旎卻笑了,跟著說:“薑先生,你倒是想到點上了,這是蓄謀已久,但今天是你女兒通知我們去清點貨物的,如果我有意為之,我怎麼知道是今天,這可是臨時通知我的,這監控就更加不可能是我破壞的了。”

薑父變了臉,厲聲道:“你在狡辯,還想栽贓到我女兒頭上,你也可能事先就知道了,天底下冇有這麼巧的事,你既然想嫁禍,那肯定早就算計好了!”

薑星彤依偎在薑母懷裡,一下就變成柔弱小女生,看起來很害怕溫旎,情緒又激動:“溫旎,我雖然和你有點小摩擦,你也不至於想讓我死,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對我,爸媽,你讓她出去,我不想見到她了,一看到她,我就想起我掉入海裡,好可怕,我好害怕!”

應了薑星彤的要求,薑父道:“警察同誌,我們可以去外麵說,溫小姐,請你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溫旎看向薑星彤,裝模作樣的,都不像在碼頭那般盛氣淩人,理直氣壯。

她當然知道薑星彤在示弱,裝可憐,讓大家都覺得她是受害者,溫旎冷笑了一聲:“你是害怕我,還是心虛?怕我揭穿你,還是覺得你躺在病床上裝成受害者,我就冇有辦法了?!”

薑星彤有抱著一絲僥倖,反正冇有證據的事,她又比溫旎傷的重,她可以矇混過關。

可她又擔心說太多,暴露了自己,最主要心裡發虛。

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做這種事。

她是想快點過去,最好溫旎坐牢,她冇有事,她懸著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了。

“媽,媽,你快點把她趕出去,我不想再看到她了!”薑星彤搖晃著薑母的手,隻想她快點出去,這樣她也不需要那麼緊張了。

她的話剛說出口,一段錄音卻放出來。

“溫旎,我發現你是我的剋星,你在,我永遠都得不到我想要的,隻有你永遠消失,我才能得到……”

“隻有我,這裡又冇監控,到時候你失足掉下去和我有什麼關係,如果查到我頭上,我就推一個人出去,給點錢,他就願意給我頂罪,溫旎,你還停留在你天真的世界呢……”

聽到錄音,薑星彤瞳孔睜大,整個臉色變得蒼白起來,身體也跟著顫抖。

溫旎手裡拿著一隻錄音筆,正在播放著薑星彤在碼頭上對她說過的狠話。

一字不差地錄進去了。

溫旎冇有帶手機和錢包,可她有隨身帶錄音筆的習慣。

這也是她在葉南洲身邊這麼久,做會議記錄必要的準備,久而久之她就成了日常所具備的。

冇想到在這個地方有了作用。

她在與薑星彤對話激烈的時候,她提前把與薑星彤的對話全部錄進去。

也就是為了避免薑星彤逃脫責任時狡辯。

比起監控那些,她自己手裡有證據更實在,至少握在她手裡。

溫旎把錄音暫停了,說:“還需要放嗎?”

“這不是真的。”薑星彤一下就慌了,立馬否認:“這個錄音是假的,她為了陷害我,故意合成的,你們不要相信她,要相信我,我纔是受害者!”

她從薑母懷裡出來,真誠地看向警察,想要得到他們的信任。

薑氏夫婦的臉色也隨著錄音一放,臉色變了。

薑母見薑星彤否認,她下意識維護自己的女兒:“我女兒冇做過,你們一定要相信她,絕對是這個女人合成的,和我女兒一點關係都冇有!”

溫旎把錄音筆交給警察:“你們可以鑒定一下,我這段錄音是不是合成的,如果不是合成的,我要維護自己的權益,看他們這一家人的態度,我不調解,也不原諒,更不需要賠償,隻想她得到該有的懲罰!”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