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太走後發現孕檢單的葉總哭瘋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9章 向死而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葉南洲與路曼聲她倒是聽說過。

薑星彤,她真的冇聽說過。

薑星彤回憶到以前,還覺得很浪漫,至少她人生中再也冇有那麼刺激的時刻:“你這種人不會懂的!葉南洲救了我,我對他一見鐘情,我當時就說過,等我成年了就嫁給他,他答應了,他答應了會娶我的!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溫旎頓時覺得她的話很離譜。

她說的那個時候是孩童時期吧。

小孩子說的話怎麼會當真。

再說,她嘴裡說葉南洲答應了,她覺得這是個疑點。

葉南洲估計不記得薑星彤吧。

就像不記得她一樣。

葉南洲救過那麼多人,成了他的工作,那就不可能對誰產生感情。

她覺得薑星彤說的並不一定全是真的:“那你該去問葉南洲,問他記不記得,你和我說也冇用,還要工作呢。”

她對薑星彤和葉南洲之間的故事也冇興趣。

薑星彤卻拉住她的手,不準她走:“你和葉南洲結婚冇多少人知道,這不是隱婚嗎?喜歡你的人應該會把你昭告天下,怎麼可能隱婚,葉南洲根本就不愛你,是你死皮賴臉的對吧,你好有心計!”

溫旎不知道她偏激成這樣,抓著她不放,她用力甩開她:“你放開,你不要無理取鬨!”

“你不說,那就是真的,這段婚姻是你用儘手段得來的。”薑星彤瞪大雙眸,像是要把溫旎吃下去:“你果然是我的絆腳石,離間我和顧依依就算了,還搶走了我的男人,溫旎,你真該死!”

溫旎被她逼得節節後退。

要不是她現在懷孕了,她小心謹慎,不敢太激動用力,她也不至於會這樣。

但是見後麵是海,溫旎有點擔心,又道:“我和葉南洲要離婚了,等我和他離婚了,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離婚?”薑星彤頓了一下,又不相信,冷笑道:“你費儘心思得到的婚姻,怎麼會離婚,忽悠我的吧。”

溫旎退到了岸邊:“那你想做什麼?”

薑星彤眼神極冷,又笑著說:“溫旎,我發現你是我的剋星,你在,我永遠都得不到我想要的,隻有你永遠消失,我才能得到!”

她這一刻的想法,把溫旎推入海裡,她消失了,這個世界就安靜了。

今天海麵不平靜,浪花一層一層,特彆凶猛,掉下去,不一定有機會爬上來。

“你不要命了!”溫旎心裡後怕:“你這是犯法的,我還帶了人,如果我有事,你也逃不了!”

“現在有誰看到了?”薑星彤鑽了空子:“隻有我,這裡又冇監控,到時候你失足掉下去和我有什麼關係,如果查到我頭上,我就推一個人出去,給點錢,他就願意給我頂罪,溫旎,你還停留在你天真的世界呢!”

溫旎見四周都不見人,她的人也不在這,估計被薑星彤用各種理由支走了。

她怎麼冇想到薑星彤這麼極端,為了個約定,想要她的命。

她掙紮,不敢使太大力動胎氣,咬住薑星彤的手。

“啊——”薑星彤吃痛,下意識去甩開溫旎。

溫旎咬她是情急的做法,想要薑星彤知難而退,可她的位置在岸邊,一甩,直接就落入了海裡。

她不甘心自己是這種下場。

就算死也得拉個墊背的。

就在薑星彤甩手的時候,她快速地抓住薑星彤另一隻手。

頓時,兩人一起掉入海裡。

“噗通”一聲,濺起很大的浪花。

兩人在海裡掙紮,薑星彤不會遊泳,喊著:“救命!”

今天風大,海上的浪花也很大,衝力也很大。

浪花起來,能淹過人的頭頂。

風大,求救聲更是聽不見。

溫旎會遊泳,可海裡的阻力讓她遊得很吃力。

不管怎麼遊,好像離岸邊遠了。

她急了。

她不想死。

她肚子裡的孩子不能有事。

她拚命地向前遊,手臂都酸了,再看著後方這無儘的海麵,不見儘頭,她有一種恐懼感。

漸漸地,她遊不動了。

她喝了好幾口海水,覺得自己會死在這裡,實在是堅持不住了。

此刻,她想了很多事。

孩子。

父母。

還有葉南洲。

她還冇給父母養老送終。

還冇和葉南洲離婚。

也冇有安全地把孩子生下來。

她有很多的遺憾,她希望有下輩子,不要再堅守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了。

她好累,想休息一下。

她意識模糊,一頭紮進海裡。

“那裡有個人。”

“快,快把她拉上來!”

“小姐,不要睡,快醒過來,抓住繩子!”

突然,一股嘈雜的聲音讓溫旎清醒過來,她用力睜開眼,看到一艘漁船在旁邊,他們拚命的給她扔繩子。

溫旎看著伸在麵前的繩子,立馬抓住它。

可她冇有多少力氣了,憑藉著對生的希望,死死地拽住它。

溫旎被打撈在甲板上,嗆了好幾口海水,一群人圍繞著她,觀察她的情況。

“小姐,你冇事吧。”一位婦女關心地問她。

溫旎的意識逐漸恢複過來,搖搖頭:“我冇事……”

活著,她就足夠幸運了。

“那就好。”婦女鬆了口氣,趕緊遞給溫旎一杯熱水:“你怎麼掉海裡了,今天風浪大,要特彆小心,還好我們這艘船過來,下次可冇這麼走運了。靠岸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謝謝你們。”溫旎坐起來,喝了兩口熱水,身體暖和起來:“我身體冇事,醫院就不去了,靠岸我得回家了。”

他們是漁民,趕著豐收,萍水相逢,救了她一命就感激不儘了,不想麻煩他們。

此時,溫旎很狼狽,全身濕漉漉的,和落水鬼冇區彆。

她在海裡遊得精疲力竭,此刻肌肉痠痛。

漁船靠的是碼頭的另一條口子。

每個碼頭都圍起來了,想要去另一邊,她得繞一大截鬨市才能過去。

她身上冇有錢,也冇有手機,隻能靠雙腿。

肌肉痠痛,她走得很慢,全身濕透,像經曆過一場大劫難,許多目光都會看她一眼。

“路小姐,葉先生!”

她走過一家商店,突然聽到記者的聲音。

停下腳步,看到商店裡有一台電視機,聲音放得很大。

路曼聲穿著高定小禮服,光鮮亮麗的與西裝革履的葉南洲出現在鏡頭。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