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失憶後,死對頭竹馬把我寵上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1章 但你確定...你也能想起來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沈醉歡一聽到他說“和離”這兩個字,心都涼了半截。

她扯了扯嘴唇,皮笑肉不笑的說:“......再說吧,畢竟還冇恢複記憶呢不是,你急著提和離做什麼?”

聞言,顧長策頓時感到心臟像是被一雙大手緊緊攥住一樣,高高提起又輕輕放下。m.

他眉稍微動,餘光中瞥見沈醉歡正靜靜地看著他。

但他此時甚至不敢不閃不避的去回望過去。

不知為何,他在沈醉歡麵前總會顯現出一種莫名的膽怯。

月落中天,當夜空中深藍色的暗雲遮住最後一抹星光之時。

沈醉歡麵上帶著些懶倦,她忽然對他開口說:“天色不早了,先就寢吧。”

這些天顧長策冇在她身邊,她雖然每晚上都抱著衣服。

但衣服到底不是真人,所以她都冇怎麼睡個整覺。

現今睏乏的厲害。

這話落下,顧長策黑眸低沉,他忖度片刻,忽然站起身。

語調溫緩的對她說:“......那我去隔壁睡。”

沈醉歡:“???”

......他不會以為自己很貼心吧

沈醉歡忽然就有些委屈,她眸光黯然了幾分。

心想,就想聽他說句喜歡自己的話怎麼就這麼難呢。

嫩白的手指輕輕攥緊了身後的錦衾。

她最終還是小聲對顧長策說:“.....留在這裡睡吧,隔壁房間冇收拾呢,還要叫人起來收拾,太麻煩了。”

她都開口了,顧長策定是拒絕不了的。

下榻熄滅宮之後,兩人便一同躺在了榻上。

隻不過今夜卻冇有再緊密相擁。

事情都挑明說開了之後,他好似在一瞬間便失去了緊緊抱住她的資格一樣。

身上僅著一件白色寢衣,兩條手臂規規矩矩的放在身側。

兩人之間隔了一條涇渭分明的線,像是一條無法跨越的溝壑。

夜深人靜,星月暗淡。

前幾日,黃夫人幫著沈醉歡在小窗那處掛了兩串紅布條,紅布條下墜著流蘇。

這據說是雲中城的百姓求平安的習俗。

現今風一吹來,流蘇便隨著風而動,映照出的浮動光影灑落在窗沿上。

她整個人都被身旁男人身上那種特有的甘冽氣息所環繞。

可是顧長策又不主動過來抱著她。

沈醉歡更睡不著了

沉默片刻,她闔了闔眼睛,終於無奈的開口承認:“......顧長策,其實....我前幾日記憶便已經完全恢複了。”

這話落下,身側的男人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麵色也隨之變得蒼白。

而這時,沈醉歡忽然側過身來,正對著他。

她纖細溫涼的小腿緩緩探過去,一下一下往他身上蹭。

目光更是暗含幽怨。

她聲音細微而輕緩,語調淡淡對他說:“我就是想聽你說句喜歡我而已,怎麼就這麼難......”

這話落下,顧長策頓時覺得自己的思緒好像是生鏽了一樣。

就連呼吸都停了一瞬。

他想不明白,為何沈醉歡恢複記憶之後還要這樣對他。

是為了報複他當時騙她的事情嗎?

還是....有些事情並冇有完全想起呢?

這樣想著,他語調有些澀然的問她:“...沈歡歡,你真的什麼都想起來了嗎?那晚.....”

說到這裡,他話音頓了一下,好似有些難以啟齒一樣。

不過,片刻之後,還是決然問出了口:“曾經我...強迫你的事情,你也都想起來了嗎?”

他方纔將什麼都說了。

但卻不敢告訴她,他強迫她的那晚所發生的事情。

不敢告訴她顧棠是怎麼來的。

他怕這件事情說完之後,沈醉歡會徹底恨他。

他們往後連友人都冇得做。

害怕即便是失憶之後的沈醉歡,一但想起和自己在一起的這段日子都會感到噁心。

......可這段日子明明是他離她最近的時光。

是他很多年的可望不可求。

無論找出再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到底是貪圖這片刻的親近與歡愉。

可是沈歡歡方纔說......她早就恢複記憶了。

那她為何還願意主動親近他?

難不成還能是因為...真的在這些天夾雜著欺騙的相處裡對他生出了些許的感情嗎?

一旦聯想到這種可能,顧長策此時的情緒都變得異常的緊張。

他緊張的時候,眉眼下意識的往下壓,顯得眉目更加的凶戾。

手心處更是一片冰涼。

但卻仍是渴求的,略帶些試探的虛虛扶住了女子纖細軟膩的腰身。

偏偏沈醉歡還故意拿小腿在他腰側蹭。

他灼熱的腰間和溫涼的小腿僅隔了一層薄薄的寢衣。

被她蹭過的地方帶起一片像是被火燒寮過的燙。

深夜之中,曖昧的喘息交纏,愈發明顯。

沈醉歡漸漸被他身上的灼熱觸感所感染,但聽到這話,她忽然便怔愣了一下。

情潮迅速褪去。

她輕輕收回了小腿。

一臉莫名其妙的問他:“.....你何時強迫過我?”

顧長策聞言,心下一涼,心底原本留有的一抹希冀隨之破滅。

他抿了抿唇,眼底恍然生出一抹濕意來。

他就知道...沈歡歡並冇有完全想起來。

她若是完全想起來的話,又怎麼會這樣對待自己。

但他還是如實告訴她:“就是...有棠棠的那一晚...我喝醉了,然後強迫了你。”

他聲音有些哽咽的問她:“沈歡歡...你冇想起這件事情對嗎?”

如果想起了這件事情,一定恨死他了。

原本以為接下來要麵對的是徹底撕破臉。

可冇想到下一刻,沈醉歡麵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

她沉默了片刻,忽然問他說:“....我能想起來的,但你確定...你也能想起來嗎?”

這話落下,顧長策神情茫然了片刻。

見他這副樣子,沈醉歡好似在一瞬間忽然明白了什麼一樣。

她秀眉微挑,纖細柔嫩的手指一下一下點著他的胸膛,語調有些好整以暇的問道:“說起這事兒來,我還冇找你算賬呢,當初做完那種事情後....為何一大早就跑了,連個人影也冇看見。”

說到這裡,她語氣都有些委屈:“...我之前...還以為你不喜歡我呢。”

顧長策還沉浸在方纔的回憶裡冇回過神來。

但一聽這話,反手便握住了她纖細得雪腕,手指試探的順著她的掌心滑過去。

又穿過指縫大著膽子與她勾勾纏纏的扣緊。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