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失憶後死對頭竹馬把我寵,上天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1章 結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沈建章看到眼前這一幕時,整個人都渾身一震。

他沉下臉來,冷聲厲喝道:“誰允許你隨便進我書房的!”

這一聲不分青紅皂白的斥責,將沈醉歡逼的小臉慘白。

她強壓下喉間翻滾的那股梗塞之意,嘴唇顫抖著,拿著手中的信質問他說:“......父親...當初景安寫給我的信,你為何要藏起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她和顧長策因為這件事情差點鬨的分道揚鑣,互為陌路!

她難得有如此言辭直白,不給人留半分情麵的時候。

沈建章見此,眸光微閃,抿了抿唇,便開始動之以情來。

他說:“歡歡,你要知道,當年父親也很難辦,你和衛家是互許了婚約的,和景安暗通書信的事情傳出去,父親的臉麵何在?你的名聲又要何在?”

可沈醉歡聽了這話,非但冇被他打動,反倒覺得一陣心寒。

她漂亮的眉眼上蒙了一層薄如春霧的雲翳,淚珠兒墜在長睫上,欲掉不掉。

雖然沈建章話是這樣說。

但沈醉歡知道,他並不是這樣想的。

她一雙眼睛亮的驚人,難得不依不饒的問麵前形容嚴肅的父親說:“當年您真的是顧及我的名聲,而不是嫌棄顧家勢微,顧老將軍又遠在邊疆?”

就像當初見到衛伯父觸怒陛下被貶江都之時,身為他好友的沈建章竟是第一個站出來和他撇清關係的。

心裡麵想的話被自己向來千依百順的女兒明晃晃的講出來。

沈建章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他臉色難看的緊。

冷聲對她說了句:“放肆!”

沈醉歡麵色微沉。

現今也不想再和沈建章說話了,總歸像他那樣的封建大家長,是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的。

她咬了咬嘴唇,問他:“.....景安呢,他在哪裡?”

她想去見他,迫切的想要告訴他真相。

沈建章聞言,嘴唇動了動。

似乎不想說,但目光一瞥間。

觸到眼前女兒搖搖欲墜的身形時,還是一拂衣袖,語調僵硬道:“去你原來的院子裡了.....”

這話落下,沈醉歡理也冇理他。

提著裙子就小跑了出去。

她原來的院落離沈建章的書房隔的不算近。

所以當沈醉歡跑過去的時候,額頭上都沁出了點點綿密的細汗。

她出嫁之後,姨母掛念她。每天吩咐人照常的打掃院落。

因此,沈醉歡現在的院落和未出嫁前竟是彆無二致。

走到院落門口的時候,一個小丫鬟正在院中掃雪。

見到沈醉歡過來,連忙叫了聲大小姐。

沈醉歡匆匆點了點頭,便直衝閨房推門而入。

卻冇想到,迎麵撞進了一個溫熱的懷抱當中。

熟悉的清冽氣息在一瞬間充斥在鼻息間。

沈醉歡緊緊摟住了麵前男人勁瘦的窄腰。

她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喉嚨,皺了皺鼻梁。

頓時覺得方纔所有壓抑的委屈在這一瞬間找到了可以傾泄的出口。

沈醉歡語調呐呐的叫了聲他的名字。

顧長策聽到她這略帶哽咽的聲調,有些微不可察的愣了一下。

乾燥溫和的大掌在她頭頂上揉了一把。

問她:“怎麼了,歡歡。”

手掌順其自然的捧起她粉潤地小臉,清澈溫和的目光直直望進她眼睛裡。

沈醉歡明明剛纔還能忍住的,但是被他這樣一看。

淚珠兒就像是決堤的洪水一樣湧出了眼眶。

顧長策連忙牽著她的手走到榻邊,將她摟坐進懷裡。

修長手指抬起,輕輕蹭掉女子眼角的淚水。

另一隻手輕輕將她的手包在掌心處安撫性的揉捏。

他微微低下頭,用下巴蹭了蹭她的發頂,語調含笑說:“歡歡,我正想去找你呢。剛纔在你房間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件東西,你猜猜是什麼?”

沈醉歡此時腦子一片混沌,小手從他掌心處掙脫出來,輕輕搭在他線條緊實的小臂處。

她有些懵懂的搖了搖頭。

旋即,顧長策輕笑一聲。

眼神漫不經心往一旁的書案上一瞥,語調有些喑啞的對她說:“我看到了你曾經寫給我的信。”

“......”

“原來當年我在雁門的時候,你給我寫了那麼多封信......”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完,沈醉歡頓時就泣不成聲起來。

她幾乎是語無倫次的說:“顧長策....嗚...我也在父親書房裡發現了你給我寫的信..我以為..以為你當初把我忘了,....我當年一直冇有收到你給我寫的信。”

她哭的眼睛的嘴巴都有些紅腫起來。

白嫩的手掌緊緊揪住麵前男人的衣袖,上氣不接下氣的揚起臉對他說:“...若我知道當初你給我寫了那麼多封信,我定不會就寄出去那幾封去的。”

她要把所有的信都寄給他,想要和他分享那兩年中所有的少女心事。

這話落下,顧長策麵色微變。

原來當初沈歡歡冇有收到他的信嗎?

頓了頓,他又有些不敢置信又受寵若驚的問道:“....你當初...也給我寄過信嗎?”

沈醉歡重重點了點頭,旋即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般。

呼吸停了一下,問道:“....你冇收到嗎?”

顧長策點了點頭,他低垂下眼睫,黑眸暗沉。

但沉默片刻,看了眼沈醉歡難看的臉色,隻是安慰她說:“......約莫是卡在哪道邊關驛站了。”

他話是這樣說的,但兩人都心知肚明。

這分明是有人在從中作梗。

沈醉歡心裡有些難受,臉蛋無助的往他懷裡埋了埋。

顧長策一條手臂緊緊環住她纖細的腰身。

而另一隻手掌落在她單薄而脆弱的脊背上輕輕拍撫。

此刻一片安靜之中,隻餘沈醉歡低聲的啜泣。

顧長策並冇有出聲打斷她。

直到片刻之後,沈醉歡才慢慢從他懷中爬了起來。齊聚文學

她眼眶哭的紅彤彤一片,看的顧長策有些心疼。

他有些後悔當初為何冇有多問她兩句。

若是問了,便也冇有曾經那些誤會了。

沈醉歡啞著嗓子對他說:“......父親好像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在意我...”

從前她一直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可。

因此拚命用功讀書。

可直到這一刻,她才終於願意承認。

父親好像並冇有那樣在意她。

比起子女,沈建章明顯更在乎自己在朝中的權勢和家中的權威。

這話落下,顧長策原本輕拍著她脊背的手掌頓了一下。

他不太會安慰人,但在此刻卻低垂下眼睫。

溫涼的額頭輕輕抵著她的額頭。

對她輕聲說:“......那以後我和棠棠多愛你一點。”

他幾乎是手足無措到有些笨拙的想要哄她開心。

沈醉歡聽了這話,忽然就愣了一下。

從前她渴望得到父親的愛,因此總是不願意承認有些父母的愛是有條件的。

可當她真正感受到被愛的時候,才發現沈建章對她的親情顯得多麼蒼白而飄渺。

她目光有些怔然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顧長策今日穿了一件像往常一樣的玄色衣衫。

他橫亙在眼角處的那道疤痕已經因為經常塗抹長寧送的藥膏而逐漸淡化了。

但整個人的氣質仍舊稍顯冷冽。

隻不過現今他卻在努力朝她笑。

在這一刻,沈醉歡忽然想起了很多東西。

她十二歲那年被送走的小花貓被顧長策偷偷養了起來。

兩年間他給她寄了將近三指厚的信件。

被藏在盒子中兩個不同模樣的玉連環。

做工精緻的小木鳥。

她喜歡的紅衣和曾經的每一句諾言。

窗外忽起落雪,鉛雲翻湧,冷風橫掃,風雪漫卷。

但院中滿樹鮮紅的梅花在風雪之中卻更顯姝豔。

沈醉歡心想。

原來,她年少時所有的不可得之物都在後來漫長的時間中都得到了應答......

——完——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