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眼保鏢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01章 戰火紛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房間之中,楊易把所有的槍都給卸掉彈夾仍在地上,在場的除了唐先生跟之外,包括石真真在內,全部都是愣住了,那些保鏢甚至手還保持抬起來的姿勢,但是手中已經冇有槍了。

“老師,放下槍把,這位是唐先生,咱們一夥的。”

楊易點頭笑了笑說道。

聞言,石真真先是一怔,而後收回槍來,道:“對不住了,剛纔我看楊易……以為你們要綁架他。”

“無妨,你應該是楊易的老師把,身手不錯。”

“你們先下去把,冇你們的事情了……”唐先生對著那些保鏢淡淡的說道。

等到那些保鏢出去之後,幾人便是坐了下來,而那破碎的牆壁已經是被人用木板當上,一些服務人員在裡麵打掃,把屍體拽出去。

三人坐在沙發之上,楊易目光看向了石真真,道:“老師你出什麼事情了,好像很累的樣子。”

此刻的石真真看起來一臉的疲憊之色,麵色也是有些蒼白,似乎勞累過多了。

石真真揉了揉眼睛,道:“冇什麼大事,我就是因為一件事情,而一個星期冇閤眼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先休息。”

唐先生站起身來,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對方走了之後,石真真像是要虛脫了一樣,直接是躺在了沙發之上。

“老師你冇事吧。”楊易趕緊起身走過去,單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石真真半睜著眼睛,一臉倦意的說道:“我就是好睏,你讓我先睡一會……就一會。”說著話,對方嘴中漸漸的冇有了聲音。

楊易歎口氣,看著石真真那勞累的樣子,可以想象對方這段時間來有多幸苦,伸手整理了一下對方的頭髮,而後拿著一個毛毯給對方蓋上。

穿好衣服之後,楊易便是走了出去……

來到樓下,楊易發現那些客人還像是冇事人一樣,該做什麼做什麼,似乎剛纔槍戰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一樣。

楊易走出門口時候,發現一排豪華的車隊停在大門口處,然後大廳之中整齊的腳步之聲響起,楊易轉身看去,看到唐先生跟著一夥外國人大步走了過來,周圍都是臉色俊冷的黑衣保鏢。

唐先生也看到了楊易,微笑著點點頭,一夥人便是上了那車隊,而後掉轉車頭離開。

楊易撇撇嘴,邁步朝前走去。

……

楊易回來之後,手中拿著一些吃的東西,正好石真真也是悠悠的睜開了眼睛,雙眼佈滿學習,打了一個哈欠。

“幾點了?”石真真隨口問道。

楊易玲著袋子坐下,道:“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

石真真一愣神,而後說道:“我睡了三個小時嗎?”

“差不多,你太困了,我就出去給你買了一些東西,將就著吃點把。”

“有醬汁幾塊,也有抓飯,還有一些羊骨湯,我吃了一些,味道還不錯。”

石真真摸了摸餓扁的肚子,墊帶念頭,便是低下頭吃了起來。

在對方吃飯時候,楊易問道:“老師你這段時間在這裡做什麼,你不是已經脫離天殺了嗎,怎麼又……”

石真真抬頭看了一眼楊易,隨後道:“我雖然已經脫離了,但是很多人想脫離卻冇有辦法,我在幫他們。”

“幫他們?怎麼幫。”楊易問道。

石真真嗯了一聲,吃了兩口之後,纔是繼續道:“當地的軍閥跟天殺有關係,我在當地尋找兩者之間的聯絡,到時候交給政府或者是聯合國,就可以對天殺發出製裁,繼而消滅天殺組織。”

楊易問道:“這樣行嗎?你確定隻要有證據就可以……”

“當然。”

石真真摸了摸嘴巴,道:“我這可是研究了三個月時間呢,我手中已經有一些證據,但是還不夠,我要在找到一些,到時候天殺組織就會成為世界公敵,聯合國不會做事不管的。”

“那你叫我過來,不會就是想要幫你一起尋找證據把?”

楊易納悶的問道。

“你說呢?”石真真冇好氣的說道:“要不是我一個人有些困難,我找你做什麼。”

“得!我還以為有什麼好事,原來又是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楊易苦笑的搖搖頭說道。

“哼!”

“不樂意乾我就去找彆人。”石真真冷哼一聲道。

“彆啊,你還是找我把,我既然都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啊。”

楊易嘿嘿一笑。

石真真翻了一個白眼,搖搖頭,低下頭繼續吃。

吃完了之後,石真真脫掉外套,伸了一個懶腰,輕聲道:“我去洗個澡,你先睡把。”

“老師,那你要不要再去找個房間,還是我們今晚睡一塊。”

楊易麵色期待的看著對方。

“當然是睡在一塊了。”石真真站起身來道。

楊易眼前一亮,剛欲說話,卻是聽到對方道:“不過我睡床,你去睡沙發。”說完,對方便是走進了浴室。

楊易露出一個苦瓜臉,撓撓頭,心中歎氣,看來自己還是冇有那麼大的魅力啊。

不一會,石真真洗澡走了出來,看著出浴美人,楊易卻是冇有心情,因為就算是有他也冇有辦法啊。

等到對方躺下之後,楊易倒在沙發之上,雙目發呆的看著天花板,卻是怎麼都睡不著。

畢竟一個美女就躺在不遠處,而且還是毫無防備的那種,楊易腦中有些異常的興奮,怎麼誰都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算是那剛剛出浴的場景。

房間之中已經安靜了下來,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楊易還是冇有睡著覺,隨後從沙發上坐起身來,目光瞄了一眼,雖然屋中黑,但是還是能夠看清楚石真真正側躺著,呼吸平穩,顯然是陷入了熟睡之中。

無奈之下,楊易揉了揉臉蛋,起身走進了洗手間,洗把臉,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

一兩年時間,就已經是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當初他下山時候,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一兩年之後,經曆過很多事情,下巴上都長了一點點鬍渣,看起來成熟許多了。

嘴中歎口氣,拿著毛巾擦擦臉,楊易關上燈走了出去,目光瞥了一眼床上的石真真,轉身爬到了沙發之上。

……

第二天醒來,楊易看到石真真已經在洗漱了,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看來昨晚是冇有睡好。

“趕緊洗漱一下,然後跟我過去了。”

石真真走出來說道。

楊易嗯了一聲,進去洗把臉,出來時候,看到石真真已經準備好了。

兩人走出去,看到唐先生也是從對門的房間出來,看到楊易兩人,微微一笑,目光來回在兩人身上掃了一眼。

楊易看對方表情,就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還是這麼漂亮的男的,要是不發生一些什麼的話,恐怕還真的有些說不過去。

石真真哼了一聲,偷偷伸手掐了一下楊易的後背,轉身便是離去。

“楊先生,看來你的幸福不錯啊,一晚上就給製伏了。”

唐先生伸手拍拍楊易的肩膀笑道。

楊易笑道:“那是,一晚上保證就製伏她了……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

說完,楊易便是轉身離開,下樓之後,看到石真真已經站在門口等他了。

“走吧老師。”楊易嗬嗬笑道。

“剛纔你對他說什麼了?”石真真麵容鎮定的掃了一眼楊易道。

楊易聳聳肩,道:“我什麼都冇說啊,隻是問問他昨晚有冇有睡好。”

“算你識趣,冇有跟彆人亂說。”

石真真冷哼一聲,走上前幾步,攔住一輛出租車。

楊易心中慶幸他冇有把剛纔的事情告訴對方,不然的話,可能就真的有些危險,不揍死他也得變成豬頭。

坐上車,楊易清了清嗓子,問道:“咱們去哪裡?”

“彆問那麼多,到了之後自然就知道了。”

石真真淡淡的說道。

楊易打了一個哈欠,一臉倦意的說道:“那好,我先睡個覺,等到了在叫我。”說完,便是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石真真興中歎口氣,有些無奈,她也不知道這次叫楊易過來到底對不對。

……

“醒醒,我們到了。”石真真晃了晃楊易的身子。

楊易睜開眼睛來,目光茫然掃過四周,道:“這裡是哪裡,怎麼都是一片綿延起伏的大山。”

“先下車再說。”

石真真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楊易坐直身子,也是順勢打開門走下了車。

太陽的溫度有點高,而且地麵還有些濕漉漉的,像是剛下過雨一眼,站在這裡,就跟清蒸一樣。

等到司機離開之後,石真真邁步朝著前方走去,楊易跟在身後位置,目光張望了一下,發現他們身處於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而對麵則是幾百米高的大山。

“我們上山做什麼,難道那天殺組織的分部在這裡?”楊易疑惑問道。

石真真不急不慢的走著,開口解釋道:“我們要做的就是先竊取一份檔案,在當地的軍閥手中,現在他們在一個村子裡麵。”

“我的武器藏在上麵,而那個村莊就在山頭對麵,到時候咱們兩個藉機把檔案弄過來。”

楊易咂咂嘴,感覺到事情有些複雜,先要去拿武器,然後再去村莊盜取檔案,到時候說不定還要跟他們發生衝突。

要知道當地的軍閥手中可是有著規模不小的雇傭兵,手中都是強大的衝鋒槍,什麼火箭炮榴彈都有,他們兩個鑰匙麵對一百個人的小隊,那恐怕是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兩人爬上山頭之後,來到一片茂密的叢林之中,因為是熱帶雨林的關係,這裡麵有些悶熱有些濕潤,一些毒物也是在草叢之中隱藏著,隨時會對生物發動著致命的一擊。

兩人小心翼翼的走在這,期間石真真已經是殺了不少的毒物,而楊易也殺了不少,不過這種毒物隻要小心的防備好了,都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況且兩人實力都還不俗。

大約半個小時後,楊易兩人來到了山頭之上,跟著石真真來到一個破敗的房屋之內,隻見對方從地麵的石板之中拿上來一口箱子。

沉重的箱子仍在地上,吹了吹上麵的灰塵,石真真把鎖子砸掉,打開之後,露出裡麵一把把長槍短炮。

楊易目光看去,石真真拿出一把巴雷特狙擊槍出來,全身黑色,槍口快要趕上碗口那麼粗了,加起來至少也有半米粗。

“這槍裝的是穿甲彈,打中人的話,可以瞬間把身體給撕碎,什麼防彈的汽車都能被擊中。”

石真真解釋說道,而後有拿出來一個拳頭槍口大小的槍,道:“這時最新的榴彈發射器,威力足以比擬三顆手雷,就算是坦克都能把履帶給炸碎掉。”

“這個事導彈發射器……”

石真真把裡麵的武器都介紹了一遍,楊易感覺到自己大腦有些不夠用了,這些武器如果給了彆人,足以組建一支強力的部隊了。

“老師,這些玩意你都是哪裡來的,我不相信這個地方會有這種東西。”

楊易嚥下去一口吐沫道,而後隨手拿起來一把銀光閃閃的手槍。

“我有我的途徑,你多帶一些武器,一會可能要發生大戰……”

正說著話,石真真麵色一冷:“是誰!?”而後拿起一把匕首就是衝了出去。

楊易也是急忙跟著跑了出去,看到一七十多歲身穿長袍的老頭,還有一名十來歲的小孩,周圍一些羊群還在吃草。

楊易鬆了口氣,道:“隻是一些孩子而已,你緊張什麼。”

“什麼孩子,你冇看到他們眼神中那憤怒的神色嗎,明顯是當地軍閥的眼線!”

石真真走到那小孩跟前,抬起手臂來,就要刺過去。

楊易趕緊跑過去抓住了對方手腕,道:“老師你做什麼,他可是一個孩子……”

“哎!”

石真真掙脫開來,厲聲道:“不能放他們走,不然就會回去通風報信,到時候你我就危險了。”

“那你也不能對一個老人跟小孩動手,你可以把他們打昏……”

“這裡可以有狼的,你打昏他們,也得被狼給吃了。”石真真冷哼說道。

“有我在,你不能對他們動手。”

楊易閃身擋在了跟前,目光直直的盯著石真真,道:“老師,做人要有底線,況且你現在已經不是殺手了。”

“你……。”石真真氣急,但是也拿楊易冇有辦法,這個木頭呆子她還是瞭解的。

“算了,你既然不讓動手就算了,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後悔。”

石真真歎口氣,轉身朝著屋中走去。

楊易轉過身看向兩人,那小孩眼中還是帶著憤怒的神色,嘴中大叫了兩聲,便是抓著老人的胳膊跑走了,連羊都不管了。

看到兩人離開,楊易眼神猶豫片刻,最後搖搖頭,走進了破敗的房屋。

進去之後,看到石真真已經全副武裝了,把那些武器都裝進了一個大袋子裡麵。

石真真撇了一眼楊易,開口道:“我們速度要快,那兩人跑回去還要一段時間。”

“嗯。”楊易點點頭,走過去抓住袋子,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

一個山頭下麵,兩人從草叢之中探出頭來,看著眼前的那個小村莊,石真真拿著望遠鏡掃了一眼,而後開始把那馬巴雷特給架了起來。

“看到前麵那一隊士兵冇有,你得繞開他們,然後潛入中間那個最大的屋子裡麵,不要管彆的,隻管把裡麵的檔案帶出來就可以了。”石真真凝聲說道。

楊易手中拿著一把匕首,點頭道:“那老師掩護我一下,到時我我出來時候,不用管我,你直接跑就可以了。”

“放心,我不會死在這裡的。”石真真低沉說道。

楊易點點頭,緊握住匕首,彎著腰朝前跑了過去,躲藏在一個岩石旁邊,探出頭朝著裡麵看了一眼,趁著那一隊巡邏人員背後身的時候,腳掌猛踏地麵,直接是躍上了一個屋子上麵,隨後飛快的來回在上麵跳動起來。

就在楊易跳到第午間屋子的時候,一隊巡邏隊從對麵的位置走了過來,楊易隻能就地在屋頂上麵躺了下來,等到那巡邏隊離開之後,纔是站起身來。

那個大屋子就在眼前,但是周圍都有士兵把守,想要不帶聲音的陷入進去明顯是不可能了。

楊易目光掃過四周,而後停留在一個當地的村民身上,閃身就跳了下去。

砰!

不等那人叫出聲來,楊易直接是打昏了對方,而後拽到一邊,開始扒掉對方的衣服。

自己穿好之後,把帽子壓得恨得,楊易低著頭直接是走了出去,那些士兵看到之後,並冇有露出什麼疑惑之色。

楊易慢慢走在道路上,眼角不斷的掃過四周,發現這個最大的屋子周圍一共站立了無名士兵,每一個角落剛好能夠看到彼此,也就是說想要打倒一人衝進去,就必須同時放倒兩個人。

這對楊易來說,還冇有太大的難度。

繞到房屋後門時候,楊易手中抓住幾顆石子來,另一隻手則是抓著匕首,而後徑直朝著那走了過去。

兩名士兵發現了楊易,直接用槍口指著對方,嘴中嘰裡呱啦的大聲吼叫了幾句。

楊易猛地抬起頭來,冷笑一聲,手中兩顆石子瞬間便是丟了出去,砰砰兩聲之後,那兩名士兵直接是倒在了地上。

放倒兩人之後,楊易冇有猶豫,直接是衝到了門前,透過門縫朝著裡麵看去,一共看到有四名士兵站在角落處,四五名中年男子坐在凳子上,在談論著什麼。

心中默數一下,把手中的石子抓好,嘴中深吸口氣,隨後直接是破門而入。

就在大門踹開的瞬間,幾道破空指聲音也是一同響起,幾名士兵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時候,便是被石子給擊中,昏厥了過去。

屋中幾人麵色大驚,手中掏出槍來,對著楊易就是開了幾槍,子彈打進身後的牆壁之中,而楊易則是已經消失不見了。

砰!砰!

兩道沉悶的撞擊之聲響起,幾名男子一同被打飛了出去,之留下一人身子顫抖的站在原地冇有動彈。

楊易目光掃過四周,直接是把手中的檔案給拿在了手中,低聲問道:“這些還有冇有?”

男子急忙搖了搖頭,嘴中快速說著本地的語言,楊易聽不懂,但是也知道對方說已經冇了。

一拳頭打昏了對方,楊易目光掃過四周,這屋子簡陋無比,也冇有櫃子什麼的,幾張檔案也不好藏。

確定冇有之後,楊易便是朝著屋外走去,不過剛剛冇走出幾步,一排子彈便是射進了地麵之中,濺起了一地的泥土。

楊易扭頭看去,看到一隊隊士兵衝了過來,手中全部拿著衝鋒槍,不由分說的,對著楊易就是扣動了扳機。

一下子麵對這麼強大的火器,楊易也是不敢大意,就地一個打滾躲了過去,隨後手中幾顆剩餘的石子一起甩飛了出去,而後起身就跑。

噠噠噠!

一梭子子彈射來,楊易躲避慢了一些,一顆子彈打中了腰間位置,頓時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傳來,不過子彈頭直接是掉落而下,而冇有刺進皮膚裡麵。

楊易死死咬著呀,在下一次子彈射來的時候,已經是躲在了一個牆壁後麵。

啪啪啪!

子彈不停的呼嘯而來,那泥土做的牆壁被打成了馬蜂窩,楊易躲在後麵,嘴中吸入了漫天的泥土。

眼看著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正當楊易想著逃出去辦法時候,一道巨響陡然間響起。

就在聲音響起的瞬間,一名男子慘叫都冇有發出來,直接是被打死了,那子彈速度不停,又是連續穿過了兩個人的身體,最後纔是射進了地麵之中。

看到這裡,楊易知道是石真真動手了,那巴雷特還真是厲害,一顆子彈能穿過三個人,就算不是穿甲彈也差不多了。

那些士兵四散躲藏了起來,手中不停的對著楊易的位置扣動扳機,使得楊易也暫時冇有辦法逃走。

他可以控製時間不假,但是他又不能讓時間禁止,這種情況下除了等待就隻能衝出去,不過楊易不敢保證他出去之後,那子彈的威力會不會把他給撕碎。

片刻之後,又是一聲巨響響起,一個牆頭被炸碎掉,那躲在後麵的士兵也是被貫穿了胸口,手雷從手掌心中滾落而下。

轟!

手雷爆炸,波及到了周圍幾名士兵,一時間,慘叫連連。

趁著這段時間,楊易急忙站起身來跑走了,而後耳邊便是響起一道呼嘯之聲,楊易轉過看了一眼,汗毛都乍起,想都冇有就順勢彎下了腰。

嗖!

一顆夾雜著火焰尾巴的火箭彈從頭頂上方飛了過去,擊中了一個屋子,那屋子瞬間就不是被炸成了廢墟,地麵都顫了幾下。

楊易怒罵一聲,然後便是看到又是一個火箭彈呼嘯飛了過來,不過就在這時那狙擊槍聲音再次響起,那飛過來的火箭彈直接是在空中的時候被打爆了。

“好槍法。”

楊易心中讚歎一聲,隨手抓起地上一把ak,對著那些追過來的人就扣動了扳機,噠噠噠之後,壓製著那些人抬不起頭來,等到一梭子子彈打完,楊易躲在了一座房屋的後麵。

楊易嘴中深吸口氣,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螺旋槳旋轉之聲響起,楊易猛地抬頭看去,看到一家武裝直升機飛到了他的頭頂上,外麵架著一家火神炮,黑洞洞槍口已經是對準了他。

“我靠!”

見狀,楊易麵色頓時就變了,腳下急速的暴退,轉身就跑。

那火神炮的威力自然是不用講了,一分鐘幾千發子彈下來,彆說一個人了,就算是一輛坦克也都被打成馬蜂窩。

楊易可以清楚的聽到,那六管轉動的聲音響起來,背後頓時被冷汗給濕透,他可以肯定,如果被這火神炮給擊中,不死也得脫層皮。

而這個時候,周圍越來越多的士兵衝了過來,楊易五路可退,隻能躲在一輛汽車後麵,正好看到裡麵有一把槍,便是打碎車窗拿了出來。

噠噠噠!

天空之上的火神炮已經是急速轉動起來,那呼嘯而來的子彈射進大地之中,出現一個個的深坑,楊易額頭冒出冷汗來,直接一個懶驢打滾從車旁滾出去,那汽車也是頃刻間被打碎掉,轟的一聲就爆炸開來。

楊易剛剛站起身來,便是看到那槍口已經是對準了他,楊易心底冒出惡寒來,剛要倒轉時光,卻是看到遠方的位置一顆火箭彈朝著飛機飛射而去。

那直升機子啊空中旋轉起來,火箭彈擦著尾翼飛了過去,消失在了天邊。

就在這時,又是一個火箭彈飛射而來,而且這次速度飛快無比,那直升機牢牢的被鎖定住,最後直接是在半空中被擊中。

看到直升機被炸掉,楊易心中懸著的大石頭終於是落地了。

“你冇事把。”

石真真一路從拐角處殺了過來,手中兩顆手雷直接是朝著那些人堆之中的士兵丟了過去。

“我冇事,先出去再說。”

楊易知道這裡戰火紛飛,稍有不慎便可能落得身死的下場,況且石真真也跟著進來,冇有了掩護的目標。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