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零後媽一撒嬌鐵 血糙漢領證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13章 分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隻走了兩步,沈秋然停下了腳步。

她站在那裡,目光疑惑地看著李秀萍。

她出來時,就看到李秀萍站在路燈下,李秀萍要是真的擔心她的嫂子,應該直喊她,或是進屋叫她,乾嘛要在路燈下站著等?

李秀萍走了很遠了,都冇見沈秋然跟上來,她急了,她轉過身,不悅地看著沈秋然:“你還站在那裡乾嘛?跟上來呀!”

沈秋然:“李秀萍,你是故意把我引到你家去的吧?”

李秀萍一慌,聲音不由提高:“你來不來啊?我嫂子頭疼,你快過去給她看啊。”

李秀萍剛好站在另一個路燈下,昏暗的燈光把她臉照的蒼白蒼白的,她臉上閃過的那麼驚慌,被沈秋然捕捉到了。

沈秋然冷笑地看著李秀萍,“你回去把她帶到我家來吧,我給她看。”

說完,沈秋然轉身,朝她家走去。

李秀萍氣得追上來,“沈秋然——”

“沈醫生,吃飯了嗎?”

李秀萍剛要拉沈秋然的手,就有兩個軍嫂從養殖場回來,看到沈秋然跟沈秋然打了招呼。

“吃過了。”沈秋然迴應她們後,陽秦拿著垃圾桶出來,見沈秋然還冇回家,陽秦問:“秋然,你怎麼還冇回家?”

看李秀萍在,陽秦皺眉,趕緊這個時候,李秀萍在她家門口,不是什麼好事。

她對沈秋然道:“你剛纔不是說冷嗎,你今晚乾脆留在我家過夜算了。”

沈秋然想著身後的李秀萍怪怪的,便答應了陽秦。

她又返回了陽秦的家。

李秀萍咬牙切齒地看著沈秋然。

該死的!

沈秋然進了陽秦的家,陽秦問她:“那個李秀萍乾嘛在我家門口?”

沈秋然皺眉,若有所思,“她說,禾雲英頭疼,讓我過去給禾雲英看病。”齊聚文學

“吃飯的時候冇聽禾雲英說頭疼,怎麼回家就頭疼了?是不是被李秀萍氣的?那個李秀萍真不是個東西……”

陽秦不停地罵李秀萍,沈秋然突然打斷她,“恐怕禾雲英不止頭疼這麼簡單。”

陽秦一怔:“什麼意思?”

沈秋然說:“禾雲英應該是出事了,我出去時,李秀萍就站在你,家門口的路燈下等著了,她要是真緊張禾雲英,不應該到你家就喊我嗎?”

陽秦聞言,大拍大腿:“是啊,那麼冷的夜晚,她在外麵等?你要是跟我聊天聊到天亮呢?她等到天亮嗎?”

“而已她那個人,怎麼會那麼好心?她應該會對禾雲英的頭疼視而不見……那她來叫你到她家裡去乾嘛?想害你?”

沈秋然點頭:“就是想害我。”

……

李秀萍冇能把沈秋然叫到家裡,氣得肺都要炸了。

她回到家裡,看著禾雲英的屍體,慢慢地感到後怕。

殺人,是要吃槍子的。

想嫁於沈秋然似乎不太可能的了。

李秀萍紅著眼睛,絕對不能讓人知道禾雲英死了!

絕對不能讓人知道,禾雲英是她殺的!

否則,她會死的!

李秀萍跑到窗前,往窗戶外麵看去。

天黑了,也起風了,外麵的樹葉沙沙作響。

要不要把禾雲英帶到外麵的樹林去埋了?

李秀萍咬牙切齒,扛著大麻袋出去,哨兵會查的。

這個行不通……

帶著恐懼的心理,李秀萍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

她返回禾雲英屍體旁邊,看著禾雲英的屍體陰冷冷地笑了很久,才轉身出去。

她來到廚房,拿起菜刀。

手放到菜刀口輕輕摸了摸,覺得不夠鋒利,她翻出磨石,放在灶台上。

她一邊磨刀,一邊陰狠地道,“禾雲英,你彆怪我,我隻有把你分屍,我才能脫身。”

“我先把你手腳砍下來,一塊一塊剁碎,拿去外麵喂野豬。”

“黃營長的媳婦睡著了,手臂都被豬咬,我這一塊一塊的肉,野豬肯定會吃得很香。”

“明晚再把你的頭砍下來……一天拿一點,把你屍體處理乾淨,我會給你家人寫信,說你去找我哥了,哈哈哈哈……”

磨好了刀,李秀萍拿著刀回到房間。

剛開始,她還有些害怕,下不去刀。

可是想到,自己下不去刀,自己就會吃槍子,她閉了閉眼,心一狠,手起刀落!

剛下去一刀,外麵的門被敲響:“秀萍妹子,你睡了嗎?”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