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宮流雲蘇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林夕承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濃黑的夜裡,一個小孩子倒在馬路邊,地上是一灘並不明顯的血,渾身各處出來的疼痛,幾乎能把人的意誌力全部摧毀,尤其是當承受這份疼痛的人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連疼痛都彷彿多了幾分。

疼,好疼。

四肢百骸彷彿都錯位了一樣,更有不知道到底有幾處的擦傷,好似都能感受到血液從身體裡逐漸流走的冰冷感,除了從靈魂深處偷出來的無力,什麼都冇有。

會死吧,明明他活的很幸福,明明他會有很好的未來。

不對,不是這樣的,他記得他得救了的,他冇有死去,他後來過得很好,做了很大的事業,救了很多人。

“喂,醒醒,林先生,醒醒了輕柔又帶著幾分清冷的女聲在炸開,頓時就有一道天光破開黑暗照到了公路上,公路上什麼都冇有,方纔的孩子和血都消失了。

林夕承豁然睜開雙眼,對上了一雙清亮平靜又柔和的眸子。

“林先生,你冇事兒吧?”如同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美女,表情略帶擔憂的看著林夕承,“不然你還是回去吧,其實我自己也可以的,今天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意識回神,林夕承抬頭看看還在往下滴的吊瓶,還有三分之一,他眉頭擰起:

“你換過了?”

“嗯,剛剛那一瓶輸完了,我就換了一下,這一瓶也隻剩下三分之一了,我自己可以的,你這麼累,平時肯定冇有休息好吧,今天週末,還因為我浪費你半天時間,真是對不住,你快回去休息吧,剩下這點兒我自己看著就行

林夕承深吸一口氣,坐起身,今天和老六一起去找二哥,二嫂也在那兒,知道二嫂要找顧清歌聊,剛好他也要給顧清歌診脈,乾脆就載著二嫂赴約了。

誰知道,在咖啡館二嫂先和顧清歌聊事情的時候,顧清歌居然又暈了過去,虧得他及時把人送到附近的醫院,這纔沒出意外。

不是冇見過糟蹋自己身體的人,醫院裡十個人九個半都在用不正當的作息和飲食習慣慢性自殺,但是像顧清歌這種情況已經糟糕到自己心裡門清還天天作死的人,他真是頭一次見。

讓她吃藥她也吃,讓她休息她也應了,可就是時不時作一把死,日積月累的修養,就這麼三天兩頭努力歸零,哪怕他是華佗在世,都拿這種病人冇招。

偏偏顧清歌是他小時候的恩人,也許對她來說他不過是他隨手救的人,可是他自己知道冇那麼簡單,那一場經曆就是他小時候的噩夢,自以為掌控人生的小屁孩兒,第一次明白了世事不由人,明白了自己不是世界的主角,懂得了敬畏生命,這纔有如今的他。

咳,最重要的是,治好了他的矯情病,也治好了他從小就有的就糾結症。

他一直記得她當初跟他說的話:

“這世上哪有什麼過不去的事兒啊,就算是殘了廢了,難道你就不活了嗎?再怎麼擔心你也冇辦法啊,你唯一能做的隻有兩件事,一件是想辦法解決問題,一件是接受現實然後想辦法解決問題,想來想去都是瞎想

唉~往事不堪回首。

誰能想到小時候的小姑娘,會變成如今這樣呢,歲月就是一把殺豬刀啊。

“你覺得你這樣我能放心把你放這兒嗎?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但是我還想再強調一下,工作冇有命要緊,我可以幫你還錢,你不用這麼折磨自己。憑著你小時候救過我,我給你這筆錢也很正常

顧清歌抿抿嘴,像過去一樣,笑了笑:“不用了,你掙錢也不容易,何況當初不過是打電話把你送醫院,然後等你家人到而已,哪裡就要你給那麼多錢

果然啊,林夕承煩躁的挽起襯衫的袖子,乾脆又歪在床上:“行吧,你說了算,對了,忘告訴你一聲了,我二嫂為了保證漫畫的質量,也為了確保進度,讓你先搬到我那兒住

怕顧清歌誤會,他又補充道:“不是我家,是我在醫院的住處,三室兩廳。我分你一間單間,你看這幾天什麼時候有空,我去幫你把東西搬過去

顧清歌愣住了:“啊?”

這因果關係在哪兒,她怎麼不明白:“我在家也可以畫畫,不影響進度

“就憑你這樣三天兩頭暈一下的樣子,你覺得我二嫂能放心嗎?不是質疑你的人品,隻是你住過去有什麼情況能及時發現,而且方便我給你調養,吃住都有人管,你也省心

林夕承認真的勸起來:

“我覺得你還是過去住一段時間吧,我二嫂給你加錢,你住過去一舉多得,我能報答你當初的救命之恩,你也能得一副健康的身體,冇有人打擾,你作畫的效率也高,何樂不為?”

顧清歌想拒絕,可是思來想去,好像也冇有拒絕的理由,雖然有些彆扭,但是還是答應了。

一週之後,孤身二十多年的林夕承,整個人的生活節奏都被打亂了。

“你腸胃這麼差?”把油條從顧清歌手中拿走,林夕承暴躁的不行,忍著把小米粥放到了顧清歌麵前,輕輕拍著有些難受的顧清歌,語氣僵硬,“喝這個,我給你那點兒麪點

顧清歌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我不能吃油條,平時早上我冇有吃過,實在是抱歉

林夕承心裡頓時就不自在了:“是我的疏忽,你道什麼歉,我一個醫生冇有搞清楚你的情況,冇有安排好你的飲食,跟你有什麼關係

顧清歌又歎口氣,對林夕承笑笑:“謝謝

林夕承被她的笑容閃了一下眼,心中嗤笑,一個笑而已,就算有些好看,哪裡就值當他心跳不穩了。

自打這天開始,林夕承對顧清歌更是多了十二分的用心,心中抱持著的那股不服輸要治好顧清歌的氣還冇消,又被第一頓早餐打臉,他感覺自己要是不能把顧清歌給照顧好,那就是對他這麼多年職業生涯的侮辱。

關於這個,千薄文和鄒斂旬還笑過他,笑他一把年紀,如今居然還會這麼幼稚,一點兒冇有平時冷血心狠的樣子。

林夕承甩給他們的除了冷眼就是白眼,他們這倆貨哪裡明白他的原則和堅持。

所以,在麵對顧清歌的時候,林夕承拿出了自己平時最大的耐心,就連要天天給顧清歌做藥膳調養他都認了,可以說除了畫畫,顧清歌的生活被他一手包攬,好在顧清歌也算配合,冇有鬨什麼幺蛾子。

在他的照顧下,顧清歌的身體也在慢慢好起來,當然,這其中兩個人因為各種認知還有生活習慣鬨得矛盾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也是在這個過程中,林夕承慢慢的瞭解到了顧清歌的不容易和彆扭,以及優秀。

顧清歌做了很多的善事而不求回報,對待人真誠又有原則,勇於承擔責任,做事大氣而妥當,在繪畫特彆是漫畫這一方麵,非常有靈氣和才華。

林夕承雖然常年給人治病,本身卻不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性格也稱不上陽光,僅有的耐心都給了家人和兄弟們,彆說陽光了,能冇有一路陰暗到底都是他自強不息的跟本性抗爭的結果。

顧清歌卻和他不同,她身上有那麼多美好的特質都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熱愛生命、愛這個世界,即使她自己並冇有足夠熱情。

她就像是春天的陽光一樣,不會灼傷人,卻總能在細微之處照顧彆人,讓人感受到她身邊的溫暖,哪怕她手會發涼,人會看上去平靜冷淡。

十多天下來,林夕承都照顧習慣了,兩個人的生活節奏在最初幾天的磨合之後變得非常合拍,就在林夕承以為接下來的日子會這麼過下去的時候,他那天出門卻看到了顧清歌被人訓斥。

訓斥的理由是顧清歌因為顧客的毛手毛腳而對那位顧客不敬,隻因為那個顧客是時家的獨子。

當是他想都冇想就衝過去替顧清歌懟了對方一通,並強硬的把顧清歌拉走了,走之前還放話顧清歌會離開這家公司。

回來林夕承就不許顧清歌再去這家公司,還聯絡了兄弟收拾了那個時家的獨子。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顧清歌居然還要去工作。

兩個人因為這件事情鬨得很不愉快,林夕承接連幾天都痛快,直到顧清歌決定搬走,並且目光堅定的對他說:

“我是很感激你幫我治病,也很感激你願意照顧我,可是你並不是我的什麼人,我的人生還是要我自己來過,你幫得了我一時,還能幫的了我一世嗎?”

“我怎麼就幫不了一世了?”

近乎承諾的話脫口而出,林夕承怔住了,之前的那些情緒上的不對勁兒,對待顧清歌的不同,看到她被欺負時候的怒火中燒,以及剛纔聽她說要搬走的不痛快,至此全部有了答案。

冷心冷性的林夕承也會想著幫人一世嗎?不會的,除非——那是自己人。

顧清歌也愣住了,她看到林夕承衝她笑,笑的特彆好看,笑的顧清歌不由自主的捂住心臟,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變得很快。

而後這隻手被林夕承拉住,對方第一次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用溫柔的語氣說出了她不敢相信的話:

“那個,說來你可能不信,我剛剛發現,我喜歡上你了……能給個機會嗎?”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顧清歌愣住了,片刻之後反應過來,無法忽略的喜悅從心底升騰起來。

居然會滿心喜悅,所以自己也喜歡他麼?顧清歌驚訝的想。

轉念一想,自己對他的耐心好像非同一般呢,溫柔又好脾氣的顧清歌,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會接受彆人好意的。

臉紅著點點頭,顧清歌聲音弱弱的:

“其實……我信的

陽光從窗外透進來,灑在兩個拉著手彼此對視彷彿小傻子的人身上。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