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翕溫易之最新章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番外

1.

溫易之在德國的第一年過得很艱難。

他連最基本的正常說話都做不到,更不必提學習德語了。

好在,治療機構的老師很有耐心。

一點一點,從最基礎的教起。

後來,他的治療流程變得冗長了起來。

溫易之有些擔心,“我冇有錢...”

負責這塊的工作人員微笑著告訴他,不用擔心。

“您在德國的賬戶上,有足夠的金額支付全程費用。”

他大驚失色,以為自己陷入了國外詐騙。

結果一查才知道,是國內賬戶的彙款。

趙知秋說過,那場比賽獲了獎,獎金應該不少吧。

“她還真是...不欠我的...”

溫易之心想,趙知秋心真狠。

2.

溫易之的口吃治療得很徹底。

從醫院出來那天,他和醫生說了很久的話。

用他標準的德語和來之不易的流暢語速。

他查過趙知秋的下落,可是一無所獲。

所有關於她的一切好像消失了一樣。

他和她唯一的聯絡,好像隻有賬戶裡的餘額。

溫易之決定去學藝術金融的契機。

是某天在德國街頭偶遇的一對老夫妻。

老爺子有自己的公司,但是不常上班。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給妻子的畫廊各種花錢,支援妻子的事業。

溫易之聽完他們的故事之後久久不能釋懷。

那天,他酩酊大醉。

醒來後就決定,如果以後有機會還能見到趙知秋。

他也想這樣做。

3.

趙知秋獨自出走兩年後,在一個偏僻的濱海小鎮遇見周珍。

兩人一見如故。

她說起從前種種,承認自己有點想他。

周珍很是坦然地勸她:“想他就去見他,人生的遺憾都是自己造就的。”

趙知秋當天晚上就買了去德國的機票。

她從治療中心那裡拿到了溫易之的住址。

卻被房東告知,他已經早早搬離這裡。

晚上,陌生的國外街頭。

趙知秋落寞地蹲在路邊,在猶豫還要不要繼續找到他。

一個德國小哥把車停在她麵前,熱情地問她需不需要幫忙。

趙知秋搖搖頭,表示感謝。

不過,她又在便利店裡遇見了他。

男生很是意外,還請她喝了一杯深夜咖啡。

滿滿的貨架背後,又進來一個客人。

小哥用她聽不懂的的德語開心道:

“溫!剛剛我慷慨地請了一位女士喝咖啡!”

趙知秋覺得有些難為情,收拾東西就離開了。

冇聽到身後熟悉的嗓音低沉笑道:

“你想讓那位女士睡不著覺嗎?”

如溫易之所言。

那晚,趙知秋確實徹夜難眠。

4.

溫易之問了很多人,才勉強知道趙知秋在貴州。

他專門聘請了一隻專業的救援隊伍。

在她身後,隨時待命。

趙知秋偶爾會看見遠遠的山頭上有直升機在巡視。

以為是附近的護林隊伍定期的檢查。

她不知道,直升機的轟鳴聲是來自溫易之的思念。

5.

溫易之回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趙知秋。

然後留在國內。

他不會告訴趙知秋的是,那場因為投資而聚在一起的飯局。

纔是自己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尋到的一次機會。

這些年,他的投資公司越做越大。

和那些在藝術界有一定地位和名聲的藝術家們都有了深交。

他總是留意著,然後把一切都不知不覺地給趙知秋。

儘管一開始,溫易之真的以為趙知秋拋棄了自己。

但他除了硬生生裝出來的冷漠,什麼都被趙知秋擊潰了。

這條他們重逢的路,溫易之從分開那天起就開始鋪墊。

總有一天,他們會並肩而行。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