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翕溫易之最新章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四年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9.

“為什麼不去?”珍姐勸說我。

我搖搖頭:“總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珍姐很是客觀地指出了利弊:

“一來,你也回來了,我們這件工作室規模還是太小了。”

“二來,AN在業內的地位你也知道,你過去也算是如虎添翼。”

我不知道,溫易之讓我簽訂的這份專屬合同。

更像是他對我的報複。

我想起了他身邊的那個女孩。

她親昵地喊著溫易之的名字,一如從前的我一樣。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手機提示音響起,我點開微信。

是溫易之的好友申請。

他的頭像是一張暖黃色的森林圖片。

我怔愣了很久,眼睛盯著那張照片。

溫易之居然冇有換掉。

“如果你簽約,攝影展會重新選址舉辦。”

他總能抓住我的軟肋。

這種情況,我居然還能笑著自言自語:

“隔著螢幕,反而不覺得他講話有什麼問題了。”

猶豫再三,我決定同意。

簽合同的那天,我第一次進入溫易之的辦公室。

助理讓我稍等片刻,泡了一杯上好的秋茶。

對麵的會議室傳來一陣激烈的討論聲。

隔著玻璃,我能看見溫易之懶散地坐在主位上。

臉上是寡淡的神色。

這裡隔音意外地不太好,我隱隱約約能聽見那邊的聲音。

“意外事故不算做在這次投資估算範圍內。”

“而且,趙知秋在業內的地位大家也都清楚...”

有人反駁他:“今非昔比,趙知秋已經不是以前的趙知秋了。”

他們一定在談這次攝影展上的意外。

我低垂著眼眸,細想他說的也有道理。

溫易之難得挺直了脊背,鄭重其事道:

“我能讓她再回到那個位置。”

一瞬間,會議室鴉雀無聲。

眾人被一果斷的決定震懾到了,連我也覺得不可置信。

身邊陪我一起等待的女孩滿眼都是溫易之。

她毫不忌諱地當著我這個外人的麵談論她的老闆:

“你覺不覺得我們溫總工作的時候特彆帥?”

我低頭笑了笑,默認。

她更加興奮了,似乎完全打開了話匣子:

“溫總講話的時候,那種不容置疑、處變不驚的語氣...”

“再加上他好聽的聲音...”

女孩越說,眼神就越沉迷。

我有些不解,這怎麼跟我認識的溫易之完全不一樣:

“你們溫總平時說話...不結巴嗎?”

女孩驚呼,“怎麼可能!”

“AN除了溫總的腦袋瓜,還靠他那張得饒人處不饒人的嘴!”

......好吧。

看來,國外那幾年的口語訓練,效果很是顯著。

隻是,他為什麼在我麵前就...

10.

“等很久?”

溫易之從會議室出來,步履匆匆地脫掉了身上的外套。

我緩緩搖頭,是在確定一件事。

他拿著一份檔案遞到我麵前,“簽吧。”

我徑直翻到最後一頁乙方,絲毫不猶豫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溫易之挑了挑眉,有些驚訝:“不看看?”

“我相信你。”

他默不作聲,而我現在確定了。

溫易之他...在我麵前很緊張嗎?

合上檔案,我正式成為了AN的一員。

溫易之手心發燙,我回握得很緊。

出公司的時候,珍姐打來電話:

“知秋!破壞展廳的人抓到了!”

手心出汗,我直打哆嗦。

趕到警局的時候,珍姐卻攔住了我的去處。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等看清楚審訊室裡的人,我倒吸一口涼氣。

林銘?怎麼是他!

“趙小姐,他要求見你。”

我在林銘的對麵坐下,試圖讓自己偽裝地淡定。

他看我的眼神狂妄又憤恨,一點一點侵蝕著我的冷靜。

“冇想到啊,你和溫易之居然還能走到一起。”

林銘的語氣輕蔑,並不意外。

“為什麼?”

為什麼要砸了我的攝影展?

為什麼四年過去了依然陰魂不散地纏著我?

我用儘力氣才讓自己的聲音不那麼顫抖。

他輕笑出聲,眼裡卻冷意十足:

“誰讓你是趙知秋呢?”

四年前,在外界看來,溫易之慘遭拋棄後遠赴國外。

知名攝影家趙知秋從大眾視野中消失。

而曾經的公司,因為失敗的暗箱操作永遠倒台。

林銘自作自受,從此再也冇能東山再起。

今天他的所作所為,似乎都有跡可循。

但我並不覺得自己要為此付出代價。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