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翕溫易之最新章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毀掉的攝影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他有些咬牙切齒:“你...拍得很好。”

“應該的,不然對不起溫總您給的勞務費。”

就算地位不再,名聲不如從前。

但想到旁人爭破頭都拿不到的國際攝影金獎曾經也被我攬在懷裡。

如今卻被叫來給小花拍攝照片。

我知道這對我而言是機會,但是心裡的憋屈,無法言喻。

男人說話很慢,但也不甘示弱:

“以後,機會很多。”

“我的婚禮,跟拍,2000一天,你來。”

他和唐雯的婚禮嗎?

雙手在衣袖中握成了拳。

我不能把眼前這個人當成是曾經說要給我一場難忘婚禮的溫易之。

我記得那個時候他貼著我的耳朵說話,耳朵被他說話帶出氣息弄得癢癢的。

他說,“知、秋,除了你,我、我想不到、誰能拍我們的婚紗照了。”

5.

因為在那時候的溫易之眼裡,我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攝影師了。

可最終,居然真的是我。

來拍攝他的婚禮。

我抬眼望他:“不用了溫總,到時候還是按市場價來吧。”

“我也許會考慮打個折。”

溫易之眼眸黯淡,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不透他的呢?

這次攝影展,我隻有命名的權利。

我叫它,。

珍姐第一次帶我去看場地的時候,很是驚喜。

“知秋,這是我見過最棒的展廳了。”

看著滿心滿眼的氣息,我深知。

這和我的作品主題最契合不過了。

溫易之...始終是那個最懂我的作品內核的人。

儘管物是人非,倒也省去我不少麻煩。

展期在即,我和珍姐都加入了佈置場地的行列。

把那些作品一件一件從工作室搬來這裡。

搬完一半時,溫易之帶著那個女孩突然造訪。

珍姐朝我使臉色,我才悻悻地停下手裡的工作。

唐雯走馬觀花地到處看著,還不忘給我安排工作:

“趙小姐給我講講照片背後的故事吧,我想聽。”

我無奈應下,一雙手還冇來得及洗就帶著他們一行人蔘觀。

順便就用身上的工作服擦了擦手上的灰塵。

唐雯的眉間不動聲色地皺了一下。

我不指望她真的渴求照片背後的故事。

倒是她那時不時看向溫易之的眼神比較懇切。

我們在一副景觀照片前停留。

這張,是那時在貴州不為人知的山崖上的俯拍。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張照片的拍攝位置很是凶險。

溫易之盯著這張作品看了很久。

冷不丁地開口:“你從前...冇拍過這些。”

我渾身一顫,在場的人都一言不發。

這樣直白的流露,溫易之卻如尋常。

“荒跡草木總是比鋼筋水泥更有價值的。”

消失的四年間,我的鏡頭裡從未出現任何一個人。

也許是我找到了照片的意義。

可這樣的意義,前幾天剛剛被打破。

身旁傳來一聲嗤笑,唐雯雙手胸前,一臉不屑。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