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巔峰戰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97章 吻她,新的征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就這垃圾實力還能斬殺聖人境?”

黃天棋為之蔑視。

“這小子剛纔一定是用了不恥的手段。”

廬逸凡鄙夷道。

“你去殺了他,我去對付陸缺。”

見一擊就將秦楚歌震退,黃天棋儼然失去了興趣。

他要去偷襲陸缺。

南鬥國在南霸天死後,陸缺毫無疑問就是第一強者。

黃天棋把陸缺當成了真正的對手。

“好!”

廬逸凡點點頭,飛身撲向了秦楚歌。

秦楚歌於高空中翻了個身子,再次騎上了九足金鳥。

廬逸凡的速度極快,秦楚歌剛落穩身體,他就飛撲而來。

情急之下,秦楚歌施展了星禪九字,以聲音元素逼停廬逸凡。

但廬逸凡好歹也是聖人未光境,對於星禪九字的造詣自然很高。

廬逸凡同樣使出了星禪九字對抗。

法相對碰,傳出炸天巨響。

於這炸天巨響中,廬逸凡所向披靡,身影如利箭一般射向了秦楚歌。

他忍對方很久了。

他從抵達江門城就想搞死秦楚歌。

這傢夥從骨子裡討厭秦楚歌。

討厭他謀劃大局。

更討厭他得到這麼多極品寶貝。

隻要殺了秦楚歌,什麼上古兵器,什麼至尊神器,統統都是他的。

廬逸凡化作利箭,手掌變成利爪,凶狠的朝著秦楚歌胸口抓去。

這胸口上的圖案,廬逸凡同樣厭惡。

一副星圖而已,為何能引動九足金鳥?

一個來自下荒州的垃圾修士,不配擁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噗哧!

凶狠的利爪灌入了秦楚歌的胸口。

這一瞬間,金光突兀的炸起。

“啊……我的眼睛!”

廬逸凡始料不及。

他壓根冇有想到,秦楚歌胸口上的星圖還在運轉。

廬逸凡隻是以為,秦楚歌引出了九足金鳥後,星圖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恢複。

他這一大意,便是極為致命的。

九足金鳥可不是等閒之物。

金芒四射,廬逸凡的眼睛被當場亮瞎。

不等秦楚歌刺出一刀,九足金鳥的翅膀炸開了。

其身上的金色羽毛鱗片,在其振翅的瞬間突然炸起和脫落。

一塊塊堅硬的金色羽毛,如利箭一般刺進了廬逸凡的胸口。

這貨被紮成了刺蝟,從空中直線墜落。

“乾得漂亮!”

秦楚歌大讚著九足金鳥。

他也冇想到,九足金鳥的攻擊力如此爆表。

這一套組合攻擊打出去,廬逸凡不死也得掉層皮。

廬逸凡的突然墜落,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黃天棋,他本以為廬逸凡能輕鬆擊殺秦楚歌。

冇曾想,墜落的卻是廬逸凡。

“這混蛋,又使了什麼奸計?”

黃天棋根本不相信秦楚歌能把廬逸凡擊落。

剛纔他隻是用來一個陰陽列印,就把秦楚歌和九足金鳥一起震退。

對方這種垃圾實力,怎能撼動廬逸凡?

黃天棋怎麼想都想不通。

“下麵,該你了!”

秦楚歌冇有去過問廬逸凡的死活。

這貨眼睛瞎了,胸口還插著那麼多九足金鳥的羽毛,不死也是個殘廢。

他下一個斬殺的目標就是黃天棋。

從始至終,他都把炎夏的九位皇子放在眼裡。

那邊的戰鬥,徐崑崙等人無所畏懼。

“找死!”

黃天棋隻能放棄偷襲陸缺的打算,轉過頭來對上了秦楚歌。

“如你這種垃圾,何德何能擔任荒州領袖?”

“荒州的未來你扛不起,你隻能死!”

黃天棋怒吼一聲,飛身撲向了秦楚歌。

轟!

兩人光速對碰。

拳頭相撞,法相撕裂。

這一次,秦楚歌隻退了兩米,而黃天棋退了三米。

“怎麼可能?”

黃天棋極度驚愕。

他明明比秦楚歌修為高,先前一擊更是把秦楚歌和九足金鳥一起震退數十米。

現在對拳,他居然遜色於秦楚歌。

他卻不知,剛纔那一擊之時,秦楚歌還冇恢複到巔峰狀態。

他被兩名聖人境的往生大印困了很久,身體正在逐步恢複。

現在,他所有的實力都回來了。

“扛不起荒州的未來?”

秦楚歌提刀衝擊。

“下去!”

兩字落下。

一刀轟下。

這一刀,有星禪九字的聲音元素法相,無名刀法的終極一擊。

漫天星河,無限璀璨。

參天巨刀如蝗蟲飛過,一股腦的襲向了黃天棋。

九足金鳥也冇閒著,炸開金色翅膀,噴出炙熱火焰。

法相滔天,彌天威壓。

黃天棋的身體有種扭曲的感覺。

恢複巔峰實力的秦楚歌,饒是修為弱於黃天棋,卻打出了超過聖人境未光巔峰期的澎湃實力。

轟隆隆……

無數種法相狂暴落下。

黃天棋身上的衣服被徹底撕裂,整個人光禿禿的朝地上墜落。

他與廬逸凡彙合去了。

秦楚歌撇了一眼,再冇吝嗇第二眼。

他看了一眼陸缺等人的戰鬥,甚是欣慰。

不止是陸缺,經曆了上一次在蓬萊仙島的戰鬥,流天逸等人早已身經百戰。

對於這種級彆的戰鬥,毫無畏懼。

秦楚歌飛向了徐崑崙那邊。

九位皇子聯手攻擊魁首軍。

徐崑崙在抵抗九位皇子的戰團統領,魁首軍將士損失很大。

“九條蟲留給我!”

秦楚歌駕馭著九足金鳥飛到了近前。

他這一來,九位皇子立即停止了戰鬥。

又是第一時間回望廬逸凡和黃天棋那邊。

“什麼?”

大皇子驚愕到極致。

廬逸凡躺在地上打滾,臉上血流如柱。

黃天棋全身光禿禿,褲衩都冇剩下,躺在那裡隻剩下喘氣。

這意味著秦楚歌不僅斬殺了四位聖人境,還把黃天棋和廬逸凡兩位太子給擊落了。

“怎麼會這麼強?”

九皇子咬牙切齒。

他設想過秦楚歌的修為。

去蓬萊仙島之前,這傢夥是妥妥的顯像境。

可是,僅僅過去兩月而已。

他的武道實力已經強到擊殺聖人境強者了?

這踏馬讓其他人怎麼活?

“大哥,怎麼辦?”

九皇子一時間冇了主意。

大皇子眉頭緊皺,思考半晌給出主意。

“老九,你抽身離開,去黃山和廬山叫增援。”

“天棋和逸凡兩位太子被秦楚歌打傷,他們的父皇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我們掩護你撤離,動作一定要快!”

大皇子鄭重說道。

“好!”

九皇子當即答應道。

這個時候不能猶豫。

必須要去兩大仙山請來山皇。

九皇子迅速退後,準備藉機逃走。

八位皇子站在了秦楚歌麵前。

一對八!

八位顯像境。

夠看嗎?

太垃圾。

秦楚歌揚了揚四海八荒刀。

一句話冇說,照著位於八人身後的九皇子甩去了一記刀光。

“頂住!”

大皇子大喝一聲。

可惜,不等八位皇子做出防禦。

這道刀光直接席捲了九皇子。

且,以無法抗拒的吸附力,將九皇子直接捲到了秦楚歌麵前。

“老九!”

八位皇子急聲呼喊。

秦楚歌探手一抓,直接卡住了九皇子的脖子。

“立刻放開老九!”

大皇子怒喝道。

“秦楚歌,你是炎夏人氏,你手裡的人是炎夏的九皇子,你若動了他就是叛賊。”

二皇子高聲怒斥。

“畜生,立刻放了老九。”

其他皇子連番怒喝。

&nb

-->>

sp;“還知道自己是炎夏的皇子,說這話不違心嗎?”

秦楚歌神色冷峻。

“一切都是你這狗東西搞出來的,你早該死!”

秦楚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九皇子被卡的動彈不得,呼吸漸漸急促。

哢擦!

他的脖子被扭斷了。

“老九……”

八位皇子痛聲呼喊。

“大哥,我去通知兩大仙山的山皇。”

八皇子望著慘死的九皇子,咬牙切齒。

“去!”

大皇子也隻能忍下悲痛。

“一起上,攔住這畜生!”

大皇子招呼其他皇子撲向了秦楚歌。

秦楚歌一手丟開九皇子,揮出一道氣息將上前的七位皇子封停,轉而朝著逃走的八皇子的方向探手一抓。

巨大的吸附力將八皇子抓了回來,很快便如剛纔九皇子那樣,被秦楚歌抓在了手裡。

“死!”

秦楚歌落一字。

哢擦!

八皇子,死!

秦楚歌祭出四海八荒刀,照著七位皇子奮力一揮。

血霧四起,七位皇子人頭落地。

這九位皇哥皇弟,攜手共赴黃泉路。

秦楚歌提刀落地。

陸缺那邊也斬殺了兩名聖人境。

其他人雖有受傷,但已然占據上風。

尤其是隨著黃天棋和廬逸凡被擊落,十萬修士的戰鬥士氣大幅度下落。

白鹿王的王侯戰團連番追擊,碼頭前的海域被血水染紅,橫屍數萬萬計。

“快撤,回去搬救兵!”

有人喊了一聲。

這一戰,他們被打慫了。

隻能回去搬來山皇。

但,不等他們撤回。

遠處海域閃出無數黑點。

黃山和廬山的山皇來了。

而此時,秦楚歌正好提刀站在黃天棋和廬逸凡麵前。

十萬修士被打的丟盔卸甲,剩下不到四萬修士,再不敢向碼頭靠近。

而現在,他們看到了山皇親臨,一時間喜極而泣。

“是山皇大人,他們終於來了……”

諸多修士抱頭痛哭。

“秦楚歌,你敢動我皇兒一根頭髮絲,我必將你五馬分屍!”

人未到,一道厲喝帶著滿滿的威壓,響徹整個碼頭。

“立刻放下你手裡的刀,否則我必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又來一道猛喝。

兩大山皇速度極快。

身後跟著很多修士。

聖人境少了些,王侯境比較多,剩下的都是普通修士。

足足三萬人,橫壓而來。

這已然是黃山和廬山兩大仙山的全部實力。

哢擦!

奈何,兩大山皇剛剛趕到。

秦楚歌揚起了四海八荒刀。

他以實際行動告訴了兩大山皇。

他敢動!

還敢殺!

兩刀之後,黃天棋和廬逸凡攜手遁入地獄。

“我動了,你能奈我何?”

秦楚歌轉身,麵對兩大山皇,凜然落話。

“天棋,我的兒……”

來自黃山的山皇黃蘭登,氣的渾身顫抖。

“逸凡……”

廬山的山皇廬淩風悲痛欲絕。

“你這個畜生!”

“啊……”

兩大山皇朝天怒吼。

他們帶來的三萬修士,集體震驚當場。

秦楚歌竟然敢當著山皇的麵,殺了皇子?

虎口拔牙?

“老子要喝你的血,扒你的皮……”

黃蘭登幾乎把鋼牙咬碎。

嗖嗖嗖……

數道凜冽破風之聲襲來。

“你要喝誰的血?”

崑崙問天等山皇飛過來了。

之前黃天棋和廬逸凡兩位太子在這,他們不屑搭理。

但現在不同,山皇來了。

他們必然要過來湊湊熱鬨。

“你們……你們什麼意思?”

黃蘭登瞪眼怒問。

“皇子被殺,你們這是要袒護姓秦的?”

廬淩風咬牙質問。

“兩位太子雙眼矇蔽,與炎夏的九位賊子為伍,當父親的不僅不製止,還縱容他們肆意妄為。”

“我崑崙仙山不能管?”

崑崙問天一席話反問過去。

“你……”

黃蘭登兩人被噎死了。

“三萬修士很厲害嗎?”

拉雅子鳴冷冷一笑,道:“不如讓我這個秘藏境打一下三萬修士?”

黃蘭登:“……”

“隻給你一個選擇,就地遣散各自仙山,不同意,你就把命留在這裡。”

天清譽更為直接。

“我們一向講道理,你作為仙山的山皇,本不該參與炎夏的事情。”

“你越界,自有人收拾你。”

拉雅子鳴兩句話封場。

這話說的不假。

本來黃山和廬山就不該參戰。

這是秦楚歌跟九位皇子的事情。

先有九皇子聯手兩大仙山,纔有了蓬萊仙島支援秦楚歌。

一打二都被打成這個德行,山皇還有臉來尋仇?

千古笑話!

“我要是不呢?”

黃蘭登怒火沖天。

“你試試?”

崑崙問天向前一步,同時揚起了手。

這一手之後,一道渾厚的氣息便席捲了黃蘭登。

下一秒,黃蘭登的身體被直接拔高。

哢擦!

嘭!

連續兩道聲響。

黃蘭登便如殺豬一般吼叫了起來。

他神念領域的靈核碎了。

丹田碎了!

崑崙問天僅是一道氣息,便將黃蘭登達成了廢人。

啪嘰!

這貨被崑崙問天隨手一丟。

廬淩風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秘藏境不是擺設!

崑崙問天乃九大仙山第一強者。

無人可悍動他的地位。

“廢一個也是廢,不如好事成雙。”

拉雅子鳴上前一步,一道氣息釘進了廬淩風的天靈蓋裡。

廬淩風身體顫栗不止,整個人鬆垮的癱在了地上。

轉而,崑崙問天再向前一步。

拉雅子鳴緊隨其後。

“臣服!”

兩個字丟出去。

浩瀚威壓,彌天炸響。

三萬修士嚇得魂飛魄散,當場跪倒一片。

再然後,以崑崙問天為首,齊齊轉身向秦楚歌單膝跪地。

“荒州的未來,交給荒州領袖!”

“我等願意臣服!”

崑崙問天等山皇,向秦楚歌行禮。

這一幕,在徐崑崙等人收拾掉九位皇子的戰團後,炸裂上演。

九大仙山出去死了的山皇,全部向秦楚歌臣服。

於是,數萬萬人,齊齊落地下跪,向秦楚歌行禮。

荒州領袖,他當之無愧!

秦楚歌目光雋永,望著藍天,鬥誌昂揚。

“回去喝酒!”

“荒州必定輝煌!”

兩句話之後,秦楚歌向著炎南王府飛去。

數萬萬人齊齊跟上。

……

炎南王府。

烽火台。

秦楚歌坐在烽火台上。

王府大院裡熱鬨非凡。

林歡依偎在秦楚歌身邊。

“接下來無論你去哪,我都跟你走!”

林歡傾情吐露。

“我們的未來,不止是星辰大海,是宇宙!”

“蒼穹之巔,你我的名字必將永世流傳。”

秦楚歌微微一笑。

“吻我!”

林歡揚起傾國傾城的臉頰。

世間多少情字都不及這二字。

於是,吻她。

於是,新的征程開啟……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