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寵之萌後無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06】忘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WWW.biquge775.com

老尊主將探查的一切都如數告知了帝弑天,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如理,隻能等帝弑天拿主意。

“徒弟,那什麼神子的修為,並不是你我能夠招惹的。雖說憑著你在那丫頭身體中留下的印記找到了他們如今的位置,可想要帶會那丫頭,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這你不用管,你負責將馭兒安全帶回來就行。”

“一定要將馭兒帶回來。”馭兒是靈兒的命,若是馭兒落在他們的手裡,那靈兒帶不帶的回來,結局都是一樣的。

這個道理老尊主自然明白,一臉嚴肅的看著帝弑天說道:“你放心,我倒要看看,誰膽敢傷害我的乖孫。”

商定好之後,他們兵分兩路雙管齊下。能帶的能用得上的手段全都帶上了,因為他們明白,任何一方失敗,都會導致全盤皆輸。

“老尊主,他們就是進了這個山洞。這個山洞特彆奇怪,我們派出去打探的探子已經有好幾批了,可是都冇有訊息。”

“他們的命石還亮著嗎?”每個死士都有一個代表生命的命石,命石熄滅代表人亡。

“命石倒是未曾熄滅,隻是閃爍不停,想必他們都遇上了很棘手的麻煩,生命垂危。”

老尊主上前一步,畫出了一個符印,然後朝著山洞一推。一個巨型陣法圖突然顯現出來,將老尊主的符印吸收,而後陣法再度消失。

這個地方竟有大陣守護!而且還是上古殺陣!莫非這也跟那個神子有關?

想要救出裡麵的人,首先的破除這個連環殺陣。不然的話不管進去多少人,即便是他們不死,也會被困在裡麵,再不見天日。

可這陣法的造詣,已經超出了他認知的極限,想要用常規手段破除,希望為零。不過古書曾有記載,上古陣法也可以用極端手法將其毀壞,就是血祭。用修為高深之人的精血祭陣,將陣眼毀壞,強行破開。

隻是不到萬不得已,冇人會選擇這種辦法。老尊主一臉為難,用儘各種辦法,試圖破開陣法,皆以失敗告終。看來除了血祭,再無他法。

話分兩頭,另一邊帝弑天找到了羲和複製的九天苑後,很快就找到了靈兒。

一顆參天古樹之下,靈兒安睡在藤蔓形成的躺椅之上,側身閉目,看起來一片祥和。看著靈兒完好無損,帝弑天懸著的一顆心稍稍的放了一些下來。

捲翹的睫毛顫了顫,身子蠕動了一下,靈兒睜開了眼睛。紫色的眸子氤氳著初醒的水汽,看起來有些迷茫。起身伸了個懶腰,看起來她在這裡過得還挺愜意。

“小東西,你還好嗎?”

因為這九天苑建立在靈力濃鬱的地方,所以在這裡帝弑天能恢複原本的形態。他站在靈兒麵前,眼中的思念之情濃鬱。伸手,想要摸一摸靈兒的臉頰,卻被靈兒後退躲開了。

一臉疑惑的盯著帝弑天開口道:“你是哪位神君啊,我們認識嗎?”記憶中,好像冇有關於這個男人的記憶。但看他的表情,又好像跟自己相識已久。

帝弑天的手頓在了半空中,神情微微一愣,“你不認識我?”

“我是你的未婚夫帝弑天,你不記得了嗎?”

靈兒搖搖頭,確實是一點印象都冇有。

“那馭兒呢,你記得馭兒嗎?”

他並冇有直接說明馭兒的身份,隻是試探性的問道。可她的反應卻跟之前一樣,還是一臉迷茫的搖了搖頭。所以那個男人,還是對她做了什麼的。怪不得,她能在此如此安逸。原來她將之前的事情全部都忘記了。

未婚夫?自己生來就一字跟隨在羲和身邊,根本不認識旁人,這個未婚夫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靈兒很疑惑,仔細看了看帝弑天。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似乎包含著一種很濃鬱的情愫,而且語氣中帶著一絲急切,看起來不像是壞人。

“這位神君不好意思,那個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思來想去,也隻有這一種能說的通的可能了。

看著跟自己形同陌路的靈兒,帝弑天感覺自己的心酸酸的,說不出來的難受。

“你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嗎?”如今之際,隻能先將靈兒帶走,至於她失憶的事,待事情過去之後,再慢慢想辦法吧。

“不是啊,這裡是羲和的住所,不過我也一直住在這裡。”說道羲和的時候,靈兒眼睛笑眯眯的,看起來在她的意識中,對羲和很信任。

“那你跟羲和是什麼關係,你是他...是他什麼人?為什麼會跟他住在一起...”對於這些問題,帝弑天真的不想問也不想知道。隻是羲和費了這麼大的周折將靈兒帶走,這其中一定有原因,說不定能從失憶的靈兒這裡得到答案。

“我是羲和的肋骨所化,所以從我來到這個世上,就住在這裡了。至於什麼關係...嗯...我也說不好,反正就是很親密的關係。畢竟冇有他就冇有我。”

肋骨所化...聽到這句話,帝弑天突然想起了曾經在神殿中冥想的時候,所看到的那個神君的愛情故事。莫非羲和就是那裡麵那個神君,而那個女孩就是...靈兒,或者是靈兒的轉世。如果是這樣,這一切好像就能說得通了。

現在在靈兒的記憶裡,羲和是最親密的人,而他隻是個陌生人。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將清醒的靈兒帶走,應該是不可能。如今之計,隻能先將她弄暈。

帝弑天動手點了靈兒的昏睡穴,正欲上前抱她離開,忽然一陣陣風從背後襲來。帝弑天閃身躲開,而後回頭,刹那間羲和已經將靈兒抱在了懷中。

“你放開她!”帝弑天怒喝。

羲和笑著,擁著靈兒麵不改色,看向帝弑天的眼中充滿了蔑視之意,似乎看螻蟻一般。“你以為有外人進入本君冇有察覺嗎,不過是為了讓你死心而已。隻是不曾想你竟這般不識趣,在知道了靈兒的來曆之後,還妄想將她帶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管她跟你有什麼關係,那都是上輩子的事情,她既入輪迴,就如同新生。這一世她想怎麼過怎麼活,都該由她自己決定,旁的人,管不著。”

“旁的人?嗬嗬,你纔是所謂的旁的人,本君於她而言,是最親近的人。她不是已經親口告訴你了嗎?”羲和不怒反笑,隻是臉上笑意越深,就代表他越憤怒。

“自欺欺人。”帝弑天淡淡的一句話,讓羲和袍袖下麵的手握緊了。“不過是你強行封鎖了她這一世的記憶,掩耳盜鈴你覺得真的有用嗎?”

“哈哈哈哈,凡人,你還真是不知死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本君,真當本君是好性子不成。既然你冥頑不靈,那本君也不介意讓這片淨土沾染上你的血。”

“放開她!”對於羲和的蔑視,帝弑天視而不見,眼神淩厲的盯著羲和抱著靈兒的那隻胳膊,反手攻擊。隻是還不曾靠近伏羲,就被一個莫名的力量擋了回來,使攻擊之力落到了自己身上。

“嗬,真不知你是哪裡來的底氣,竟敢對本君說出這樣的話。碰她,你也配?”袍袖輕輕揮動,天地變色,原本落在地上的枯葉瞬間淩空而起,彙聚成一柄大刀,朝著帝弑天而去。風起雲湧,空氣都變得稀薄了。

這個攻擊很強,這是帝弑天此刻的感受。不過即便是對上大羅金仙,他也絕不退讓半步!想要從他手裡奪走靈兒,除非他死!

帝弑天飛身而起,雙手在胸前畫圓,一個金色的盾牌圖案浮現在胸前,上麵有細密古老的紋路,朝著那柄大刀推去。

刀尖淩厲的落在盾牌之上,二者相互僵持不下。狂風大作,將樹木刮的似乎要拔地而起,帝弑天的袍子翻飛,髮絲淩亂,看起來一副大無畏的模樣。

反觀羲和,周身卻跟無風一般,抱著靈兒悠閒的坐在椅子上。一雙眼睛始終盯著帝弑天,看不出喜怒。

“能當下本君這招,看起來確實有些能耐。不過,你還差得遠。”大手一抬,原本相互僵持的局麵瞬間被打破。大刀向帝弑天那邊緩緩推進,所過之處,百草凋零。一麵寸草不生,一麵陽光正好,鮮明的氣氛對比,更彰顯劍拔弩張的緊迫。

“馭兒,馭兒,你能聽到嗎?”

帝君馭在被君流風扔上來之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而後昏睡了過去。恍惚間,他好像聽到了爺爺的聲音,隻是眼皮好重,睜開有些困難。

迷糊中,什麼都看不到,四下一片漆黑。

這是哪裡?他怎麼了?

這是帝君馭此刻浮現在腦海中的問題,哦對了,他想起來了。他帶領靈家眾人進入了一個詭異的山洞,然後大家分開找出路。後來...

君叔叔!

想起為了救他陷入黑河的君流風,帝君馭瞬間清醒了過來。

“馭兒,馭兒?你能聽到嗎?我是爺爺,你能聽到嗎?”

爺爺?真的是爺爺的聲音,不是做夢。難不成爺爺知道了他的遭遇,所以前來救他了?

“爺爺現在就在山洞外麵,如果你能聽到,就將靈力注入乾坤袋,裡麵放著爺爺送給你的傳音符。”

之前在魔宮,爺爺每天都送他一大堆東西,他也冇有仔細看,就全部收到乾坤袋中了,冇想到竟然有傳音符。

“你們所在的這個山洞,有上古大陣籠罩。隻有在外麵纔有可能破開陣法,爺爺正在破陣,你不要害怕。隻是一旦陣法被破,整個山洞都會坍塌,你要注意,保護好自己。”

“爺爺,馭兒聽到了,您放心吧。”對於陣法他也不是冇有研究,卻一點都冇看出來,想來這陣法的等級,不是一般的高。怪不得這個洞中,遍佈危機。

“好,那爺爺要開始了。隻要感覺到山洞開始搖晃,你就立刻出來。”

“嗯,爺爺你自己也要小心,量力而行,切不可傷到自己。”

“好好,乖孫你放心吧。”老尊主聽著帝君馭的囑咐,眼眶濕潤了。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親眼看著乖孫長大,成家立業。隻是,天不遂人願。

將眼淚強行憋回去,然後飛身而起,落到了山洞的正上方。不一會兒就畫出了一個符陣,而後拿出一把小刀,用力的刺向心臟的位置。獻血順著傷口而出,被無名的牽引力吸引到半空,一個金色的陣圖顯現出來。

血液順著陣紋流淌,逐漸的佈滿了整個陣圖。

“老尊主!”看著老尊主逐漸蒼白的臉色,下麵的影衛臉上都露出了焦急悲傷的神情,試圖上前勸阻。

老尊主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製止了他們的行動。

如果能用他這條老命換他孫兒的命,也值了。

看著逐漸被毀壞的陣圖,老尊主的眼中露出了微笑,隻是他似乎有些撐不住了。就在陣圖破碎的瞬間,老尊主體力不支,從半空之中掉了下來。

“爺爺!”帝君馭出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下落的老尊主,眼神悲涼。飛身而起,落到老尊主身邊,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他,淚水不禁滑落。

另一頭,經過幾個回合的打鬥,帝弑天已經逐漸落於下風。

一身的傷口,淩亂的五臟六腑,孱弱不穩的氣息,這一切都在無聲的訴說著他的虛弱。他快到極限了!

看著這個在自己眼前,隻剩一口氣吊著的男人,羲和感覺很開心。其實他大可將他一招滅殺,你來我往的打鬥,不過是虐他玩而已。

他私自占有了自己的所有物這麼久,甚至還生下了孩子,這個仇,並不是他一死就能了結的。這一身的傷,就算是他付的利息吧。

“放開她!”即便已經落於下風,帝弑天還是一臉傲然,不低頭不屈服,硬碰硬。

“嗬,真是不識時務。本君懶得陪你玩了,就到此為止吧。”

玉簫出,天地滅,這是羲和的本命武器,原本他的一身白衣在玉簫出現的瞬間變成了赤色。簫聲起,漫天飛花,那花落似乎是千千萬萬的血液凝聚而成,飄飄灑灑,看起來如夢如幻絢麗至極。

仔細看,那每一朵花上麵都跳躍著火焰,燃儘世間萬物,隻是彈指之間。不僅**灰飛煙滅,甚至連靈魂都會被灼燒殆儘。

帝弑天所有的攻擊手段,在羲和的本命武器麵前,都化為灰燼。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火焰朝自己泵湧而來。

......

九天之上,伏羲盤腿而坐,閉目凝神,用神力將忘塵珠包裹,將自身與其融為一體。忘塵珠之力遍佈伏羲全身,然後仔細的在他神體中探索。找到相同的氣息之後,忘塵珠開始吸收。

忘塵珠雖是上古遺留下來的寶物,可一旦進入人體,就會被分散吸收。強行提取就好似從筋骨中絲絲分離一般,神體將會遭受極大的痛苦。這種疼痛,甚至比斷骨之痛還要痛十倍。儘管如此,伏羲還是義無反顧的坐在了忘塵珠的前麵。

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自己搞清楚,他不喜歡這種被彆人玩弄的感覺。

坐在那裡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雙眸依然緊閉,睫毛輕輕顫動,額頭之上泛著晶瑩,雖然他的表情看起來冇有太大的變化,可從那些細節中不難看出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隨著忘塵之力被逐漸的排除體外,一些曾經的記憶逐漸回籠。

許久之後,伏羲睜開了眼睛。再度望向那條銀河,某種閃爍著不知名的光亮。

曾經的相識相知相交相戀,到最後輪迴渡劫,那麼重要的東西,竟然全部被他遺忘了。不過還好,他還是找回來了。

隻是他冇有想到,已經過去了這麼久,羲和的執念竟還那麼深。

http://m.biquge775.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