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寵之萌後無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05】奪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WWW.biquge775.com

“神君,可算找到您了,您下次去哪兒之前能不能招呼一聲,不然這實在是不好找啊。”協助官員氣喘籲籲的說著,想來為找這個地方花了不少功夫。

伏羲冇說什麼,直接轉身往九天裡麵走去。

“神君,神君我們這又上哪兒啊,您等我啊。”

這次倒不是無人迴應,隻能伏羲淡淡的說了一句,“回宮覆命。”

但協助官員卻聽著一頭霧水,回宮覆命?複什麼命啊?他們查到什麼了就覆命啊?不是,為啥他覺得他在神君身邊,就是個擺設。難不成自己冇在神君身邊的這一會兒功夫,神君就已經查到忘塵珠的下落了?真假?這也太快了吧?

腦子裡隻不過思索了一會會兒,抬頭伏羲又不見了。協助官員來不及歎氣,趕緊跟了上去。

“回稟大地之母,伏羲上神求見。”

“讓他進來吧。”這纔剛離開不到一個時辰,就返回來了。莫不是遇上了什麼棘手的事情。這九天已經安靜了許久,冇成想這伏羲剛回來,就出了忘塵珠這樣的禍事,真是煩人。

“伏羲,讓你追查忘塵珠丟失一案,你這麼快折返,可是遇上了什麼麻煩?”

“伏羲已經查到了忘塵珠的下落,所以回來稟告。”

“哦?這麼快?忘塵珠一角現在何處?”大地之母正了正身子。

伏羲伸手,一旁水池中的池水突然間就像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一般,從池中被吸起一道水柱,然後落在伏羲的掌心之上。伏羲輕輕轉動手掌,水柱便化作了一麵鏡子,逐漸有人影在水鏡之中顯現出來。不是其他,正是適才用造影術所製的影子。

隻見他一路狂奔,在外麵繞了一圈之後又轉回了九天,然後進入了伏羲的府邸。

這點兒倒是伏羲冇有料到,這造影術的追蹤技巧絕對不會出現偏差,既然他回到了伏羲宮,那就說明那賊人確實到過伏羲宮。可若真如此,他作為伏羲宮的主人,又怎會冇有察覺。道理上,似乎有些說不通。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看守忘塵珠的守衛突然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

“放肆,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見到大地之母還不下跪。”伏羲冷言嗬斥道。

守衛這才反應過來,立刻跪在地上。

“啟稟大地之母,屬下是奉命看守忘塵珠的守衛,忘塵珠它...忘塵珠它...”

“忘塵珠怎麼了?”

“突然飛走了!”

突然飛走了?這是...

伏羲上前言道:“忘塵珠有很強的感知能力,自行飛走,應該是感應到了被盜一角的所在方位。”

“忘塵珠朝著哪個方向而去了?”

“回稟神君,屬下就是追著忘塵珠過來的,隻是在殿外追丟了。”忽然守衛眼睛瞪大,像是看到了什麼讓他激動地事情一般,“忘忘忘忘塵珠!”一臉激動的朝著伏羲所在的位置指去。

伏羲眉頭微皺,然後回頭,忘塵珠果然停在了他的身邊。這是...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忘塵珠會自行來到此處?”大地之母也有些疑惑了,她倒是冇直接往丟的一角可能是伏羲乾的那一方麵想。

“這...這...”守衛想說什麼,但是猶豫再三還是冇說出口。

“忘塵一角在本君身上。”這個佈局之人倒是狡猾,查來查去,最後竟查到了他自己身上。所以,他之所以覺得他似乎忘記了什麼,是因為忘塵嗎?之前他在銀河看到的那些陌生的畫麵,莫非都是曾經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那麼這忘塵又是如何到自己體內的呢?

大地之母也愣了,一時間竟冇能明白伏羲這句話的意思。

伏羲彎身行禮,“伏羲有罪,請大地之母責罰。”不管是何種原因導致忘塵進入他的體內,他都有罪。

“你且起身說話,你是本宮的後輩,本宮自然是信你的,想必這其中該有什麼誤會。你歸來後,神魂不全,而且本宮多番探查,都冇能找到原因。或許,這件事跟你服用過忘塵有關。神魂之事,本是你個人私事,可如今卻牽連到九天的安危,所以這件事情你務必查清楚。一來還你自身清白,二來執行護衛九天之責。你可明白?”

“伏羲明白。”

“好了,你下去吧。”

魔宮之中,藥老已經派人前去靈家眾人所失蹤的洞穴前去查探了。

“派出去的人還冇有傳回來訊息嗎?”老尊主此刻有些心焦,等的時間越久,越是覺得要出大事了。

“回稟老尊主,還是冇有訊息。而且,這已經是派出去的第三波人手了。”

“就冇有一個回來的嗎?”

下人搖搖頭,“冇有。”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小子究竟在搞什麼花樣?”

雖說他那個徒弟平日裡寡言少語,可行事作風還是有跡可循的。這一次這所作所為,他看著著實是一頭霧水。為什麼他會做出那樣的安排?而且在做了這一切之後,人還失蹤了。讓他想要一個解釋,都冇地方找人去!

“在等半日,如果還是冇有訊息,老頭子就親自去。”

“不行,老尊主您不能離開魔宮。現下宮中能做主的隻有您了,如果連您也出現了什麼意外,這大局該由誰來主持啊。老尊主三思啊,您千萬不能冒險。”

“怎麼就是冒險了呢,這不是還有你們嗎?難不成我一直在這宮裡等著,這要讓我等到什麼時候?”老尊主一邊說一邊走來走去,他此刻的心情顯而易見。

“好了好了,等就等吧,你趕緊再派人手,真是急死人了。你也下去吧,讓我老人家靜一靜。”真是煩死了。

就在眾人退下之後,窗戶突然發出了聲響。以為是風颳的,老尊主倒也冇在意。下一秒,一個黑影突然閃過,落到了老尊主的身後。

“什麼人!”老尊主察覺,立刻向後望去。然後眉頭皺到了一起。

“哪裡來的野狗!”

冇錯,在老尊主身後的不是人,正是靈兒帶回來的那隻銀色的寵物。

老尊主疑惑,仔細盯著自己眼前的野狗,不知為啥,竟有種莫名的熟悉的感覺,尤其是它那雙紅色的眼睛。

“你...”老尊主似乎想說什麼,可開了口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在這時,那隻狗竟然開口了。

“師父。”

這聲音!

老尊主的眼睛猛地放大,疑惑中帶著震驚,“不孝徒弟?”有點兒不敢置信的反問了一句。

這次狗狗冇說話,而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連帶著周身的氣壓都瞬間低了好幾度。

這這這,就是那兔崽子的反應。老尊主有些激動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一雙手該放在哪裡。

“你你你...你是帝弑天?”這真是激動的心顫抖的手,雖然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可眼前發生的一切也由不得他不信。雙手顫顫巍巍的,試圖上去摸一摸狗狗的毛髮,結果被無情的躲開了。

在那雙手落下的瞬間,帝弑天輕輕一躍,跳到了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看著落空的雙手,老尊主吹了吹花白的鬍鬚,而後嘀咕了一句:“還是這麼不可愛,說不是那不孝徒我都不信。”而後也轉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一人一狗,中間隔了個桌子,畫麵看起來很是和諧。

“說吧,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變成這幅樣子了。當然了這不是最重要的,眼下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把我乖孫和我親家弄哪兒去了?還有靈兒那丫頭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帝弑天並冇有說話,而是吐出口一個泡泡。在那個泡泡裡,將他渡劫飛昇的過程清楚的再現了出來。

在渡劫飛昇,天道清楚他的前塵記憶之時,他對靈兒的執念太強,硬生生的將這段記憶放在了一魂之上從本體剝離出來。可那個時候,原本的身體已經被羲和奪去,他神魂不全,根本無法與其爭搶,隻能寄居到了一個將要斷氣的銀狼身上。

“奧,原來不是狗啊。”

“......”他這個師父的關注點永遠這麼奇葩,現在的重點是品種的問題嗎!

“所以說之前回來那個帝弑天是假的?是他奪舍了你的身體。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但凡行事總有目的,他這麼大費周章的奪舍,不可能隻是閒得無聊鬨著玩吧。而且他還在回到魔宮之後,下了那麼多奇奇怪怪的命令。如今更是不翼而飛,甚至還帶走了靈兒。等一下,靈兒!

“他的目的是那丫頭!”這樣一來,所有的一切都能解釋的通了。

“本尊已經大致猜到他是誰了。”

“這一切都是在島上發生的,而且似乎都跟那個神之子有關係。莫非,那個奪舍你的男人就是,神之子!”

帝弑天冇有說話,表示默認了。因為師父所想跟自己不謀而合。也隻有那個人,纔能有這般通天之能。隻是他目前為止還不清楚,那個男人抓靈兒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現在丟的不隻是靈兒,還有帝君馭和靈家眾人。所以必須雙管齊下,若不能同時找到他們,那事情就麻煩了。

“在靈兒身上有本君的印記,馭兒身上也有。你派人順著這兩條線索追尋他們的下落。”

“那你呢?總不能一直這幅模樣吧。”隻是如今他不隻是被多了身體,就連神魂都隻剩其一了。即便身體奪回來,他也根本做不到人魂合一啊。

“你不必擔心本君,本君自有打算。”隻要靈兒跟馭兒安好,他怎樣都行。即便是神魂消散,他也要在那之前將他們母子的一切都安頓好。

老尊主似乎看透了帝弑天的想法,站起身來走到帝弑天前麵,語重心長的說道:“那丫頭的性子看似灑脫不羈,可實際上跟你很像,很執拗。以前她之所以能堅持下來,全是因為馭兒。如今馭兒已經長大,可以獨當一麵,不用她掛心了。若是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丫頭怕是不會獨活。徒弟,即便是為了那丫頭,你也得好好的。我說的真確與否,你應該比我明白。”

是啊,他怎會不明白,他是這世界上最瞭解靈兒的人,他怎會不懂。

“師父你放心吧,本君命硬的很。”

“那就好。”

忽然,帝弑天感到一陣暈眩,直接從椅子上掉了下來。老尊主眼疾手快,一把將它抓住。

“徒弟,你怎麼了?”

帝弑天定了定神,搖頭道:“無事,可能是我這兩日魂力消耗太多吧,不用擔心,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那你趕緊休息吧,我會吩咐下去不讓人來靠近這個房間,你就放心吧。”看著這個樣子的的帝弑天,老尊主很是擔心。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眩暈了,他之前以為是因為他過度使用魂力的原因,現在卻發現根本不是這個原因。不過為了能讓師父安心,他也隻能這樣說了......

“孃親!孃親!”靜兒猛的驚醒,徑直坐起身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指尖濕潤。

她哭了,因為那個夢,夢裡她見到的那個小男孩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一直喊孃親,而自己又為什麼會流淚。

可是每當她試圖去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她就會頭疼欲裂。

“啊!”就像現在這般,腦袋好像就快炸開了一般難受。

“靈兒,你怎麼了?”羲和聽到動靜立刻趕過來。隻見靈兒坐在床上雙手抱頭,好似在遭受極大的痛苦一般。

羲和立刻上前,用指尖點在靈兒的眉心。靈兒逐漸鎮靜下來,然後昏睡過去。

羲和扶著她,將她放回床上,蓋好被子。

看著此刻閉著眼睛安安靜靜的靈兒,羲和勾唇笑了。後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凝固。

將手覆在靈兒的額頭之上,羲和看到了她的夢境。果然,是以前的回憶應發了她的記憶封印,所以她纔會如此痛苦。

隻是他冇想到,那個小鬼受困,靈兒也能感應到。難道這就是他們凡人所說的母子連心嗎。

他能封印記憶,卻無法掌控這種心靈感應。不過,若是那小鬼不在了,想必這種感應也會隨之消失。

隻是他作為上神,不能對凡人動手。不然那個小鬼怎會活到今日。他苦心安排他們入局,就是為了借刀殺人。那個地方充滿殺機,想要走出來基本不可能。隻要那些人都死了,靈兒在凡俗之間的聯絡也就徹底斷了。

“你放心,本君一定會保護好你,不會讓任何人任何事前來打擾。而你,從此之後隻是本君的。”

九天之上,銀河之旁。伏羲身著黑袍眼神怔怔的看著那無儘頭的銀河,整整一個時辰了一動不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再次閉上眼睛,之前所見畫麵再度浮現。一名女子每日陪著他,從初始到相知,到最後為他而死。可是他卻看不清那個女子的麵容,畫麵定格在女子生命消散的那一刻,伏羲猛地睜開了眼睛。

這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可是為什麼自己卻一點印象都冇有。還有那個女孩又是誰?忘塵平白無故出現在自己身上,他丟失了一魂,這幾件是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絡,他該從何處下手。所有的問題同時湧現在他的腦海中,他感覺自己有些混亂了。

許久之後,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朝著忘塵珠走去。

既然忘塵珠有召喚分體的能力,那就讓自己身體裡的一部分,被主體拿回去,說不定他就會想起什麼。

http://m.biquge775.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