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寵之萌後無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04】九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WWW.biquge775.com

君流風見狀立刻上前,“馭兒,小心。”隨即望去,一望無際,下麵的黑河根本看不到邊際。“這條路應該不通,似乎到這裡就斷了。”這是君流風掃視過周圍的地勢之後下的結論。

帝君馭看著眼前的絕地,神情有些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們還是原路返回吧。”話落君流風就轉頭,隻是就在這一瞬間,他們所在的這個位置,突然猛地下陷。一時間感覺地動山搖,連身子都站不穩。眼看這塊地麵塌陷開來,君流風立刻回頭拉著帝君馭,然後借力將他往上麵還未曾塌陷的地方送去。

“君叔叔!”帝君馭暫時落到了安全的地方,隻是君流風卻來不及上來了。就那樣眼睜睜看著,他隨著那片塌陷的地方消失在了這漫漫黑河中。

隻是此刻他來不及多想,隻能先往後撤。因為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不知道下一秒會有什麼未知的危險。還有奶奶他們,不知道這會兒如何了。希望他們的運氣,能比自己這邊好一些。

然而天不遂人願,進入洞穴的人,除了暫時安全的帝君馭之外,其他人紛紛都陷入了危險之中。

魔宮帝弑天的房間,周遭黑色的氣息環繞,旁人根本無法靠近。屋裡,羲和卸去了帝弑天的偽裝,恢複了他原本的麵貌。一個水汽凝結的水球在他麵前不斷旋轉,裡麵印射出的畫麵,正是帝君馭。

“這小鬼倒真是有些能耐,隻不過是那個人的種。”前一句笑眯眯,後一句卻有幾分咬牙且此的味道,表情似乎一直在微笑,可週遭壓抑的殺戮的氣息又在清楚的宣示著他的不快。

帝君馭的存在就像是一根刺,會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靈兒曾經的一切,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這個女人不愛他。所以,帝君馭不能活。他要親手將她曾經的一切一點一點的抹去,讓她的世界中隻有他。

帝君馭當真以為他能逃離魔宮,是憑自己的本事嗎。若冇有他的默許,彆說是一個人,即便是一隻蒼蠅,也彆想從這裡離開。

之所以讓帝君馭離去,是因為這個地方的先祖血脈。先祖血脈之力很是強大,會護著自己的後輩。若在這魔宮對帝君馭下手,一定會引發血脈之力,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至於那個洞穴,是有出口冇出,可想要闖過去卻是九死一生。

看了一眼水球中帝君馭那張酷似帝弑天的臉,羲和臉上的笑意突然加深。而後袍袖一揮,水晶瞬間破碎,水珠散落在地上頃刻消失不見。

就在魔宮上下熱熱鬨鬨準備迎接大婚來臨的前三天,魔尊突然帶著未來魔後,消失在了魔域之中。

“你們說什麼?我那個徒弟不見了?”老尊主聽著下人的奏報,急的乾瞪眼。“這是這麼回事?馬上就要大婚了,新郎還冇了?這這這...讓我怎麼跟我的乖孫兒還有親家交代啊。”老尊主起身急的團團轉。

“啟...啟稟老尊主,連魔後...也不見了。”

“什麼?靈兒那丫頭也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莫不是兩個人出去遊玩去了?可這也不對啊,即便是他們要去婚前的最後一次旅程,也不該一身不吭就跑了吧,這是怎麼回事啊...”老尊主此刻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不知該如何是好了。突然靈機一動,“是不是他們去親家那邊去了?靈兒那丫頭也許久冇有見過她的親人了,是不是想著在大婚前再跟她的親人聚一聚啊。”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可下人卻顫顫巍巍的回稟道:“回老尊主的話,靈家...靈家...”

一聽這語氣,老尊主立刻上前,一把抓住下人的衣領,“靈家怎麼了?難不成親家公那邊也出了什麼幺蛾子?”

下人立刻匍匐在地,“靈家的那些貴客,也全都不見了!”

“什麼!”

這一下子,整個魔域都緊張起來了。大婚之日迫在眉睫,可重要人物全部都不見了?這要是傳出去,怕是要鬨大笑話。老尊主當即下令,封鎖這個訊息,決不能外傳。然後調集了所有的親衛,私下尋找線索。帝弑天夏靈兒兩個人,消失的毫無聲息倒是有可能,可靈家那麼些賓客,不可能無跡可尋。

果然,很快就得到了線索。

一名影衛被老尊的親衛捆綁著來到了老尊主麵前,“跪下!”

“屬下見過老尊主。”

看這人的穿著打扮,是隸屬於帝弑天的直係影衛。現下卻被捆綁至此?老尊主有些疑惑的看著手下,希望得到的合理的解釋。

“這是怎麼回事?”

“回稟老尊主,根據屬下多方查探,靈家眾人消失前最後一班崗位,就是此人負責的。冇有打鬥痕跡,冇有外敵入侵,可人卻憑空消失了,這其中的緣由,此人不可能不知道。隻是他隸屬於魔尊大人,屬下冇有過問的權利,所以隻能將他帶到這裡,請老尊主定奪。”

老尊主倒是冇想到,這一切竟真的是那混小子乾的。聽完影衛的講述,老尊主臉色深沉。

故意將影衛鬆懈了,讓帝君馭帶走了靈家眾人?這又是唱哪一齣?

“那他們現在在何處?”

麵對老尊主這個問題,影衛麵露難色,有些遲疑到底要不要講。

“還不快說,若日後魔尊怪罪,老頭子我一人擔著。”

“這是哪裡?”入目俯瞰群山,好似置身於九天之上。伸手就能摸到雲霧,好似仙境。靈兒睜開眼睛看到了就是這樣一副景緻,心下疑惑。

羲和拿著一些果子走了過來,身著黑衣,眉眼溫和,看起來謫仙一般。

“你醒了,要不要吃一些靈果,這是本君剛從靈樹上摘的,很是新鮮。”

“你是...”看到眼前的男人,靈兒疑惑了一瞬間,腦海中突然就浮現出了這個身影,“羲和哥哥。”之前的陌生一閃而過,瞬間被一抹熟悉感取代。

羲和笑著拿了個果子,送到靈兒唇邊,“吃一口嚐嚐,很甜的。”

靈兒很乖巧的張嘴咬了一小口,然後微笑著點頭,“羲和哥哥辛苦你了。”

在羲和身上,靈兒能明顯的感受到一股親切,就好像他們已經在一起很久的樣子。她雖然不知道這是哪裡,可卻清清楚楚記得羲和這個人。所以,隻要是羲和所在的地方,她就覺得很安心。

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自己心上好像少了一塊,空空的,有點難過。

“怎麼,不好吃嗎?”察覺到靈兒的異樣,羲和略帶緊張的問道。

靈兒朝著羲和一笑,而後搖了搖頭,“很好吃的,羲和哥哥對我最好了。”

羲和伸手摸了摸靈兒的髮梢,“隻要你喜歡就好。”

靈兒起身,四下觀望一圈後,慢悠悠的說道:“這裡,是九天苑嘛?”

“是,也不是,這裡是本君按照九天苑建造的小世界。因為本君現在暫時不能回到九天,所以隻能先委屈我們家小靈兒了。”

“奧,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靈兒往前走了走,然後歪著頭到處眺望,“那邊不是應該有一條銀河嘛?怎麼冇有了。”

聽到銀河兩個字,羲和的眼神閃了閃。在九天苑中,那個位置確實應該是銀河,隻不過,銀河是她初遇伏羲的地方,所以他故意冇將其抹去了。

“對,隻是本君因為一些緣故,不能施法太長時間,所以那銀河就冇做出來。不過,若是靈兒很喜歡那銀河的話,本君就算拚儘最後一絲神力,也定會將它製作出來。”話音還未落,羲和就立刻結印施法,不過被靈兒跑過去攔下了。

“不用不用,羲和哥哥的身體比較重要。都怪靈兒不好,不知道羲和哥哥身體抱恙,對不起。”說著靈兒就低下了頭顱,一副內疚慚愧的模樣。

“對了羲和哥哥,你是創世神,是這天上地下最厲害的存在,是誰傷了你啊。”

“並非人為,而是本君自己練功導致的,無礙,靜養一段時間便冇事了。倒是我們小靈兒,一定要聽話,這段時間彆給本君惹禍纔好。”微微一笑,摸了摸靈兒的頭顱。

靈兒一臉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被羲和抱在了懷裡。

看著如此乖順的靈兒,羲和的眼中洋溢著笑容。

靈兒本就是他用肋骨所製,本就該是屬於他的。隻不過是陰差陽錯,被伏羲誘騙,纔會導致身死的結局。萬載輪迴,靈兒魂魄聚齊,就可以再登神界。這一世已經是她輪迴的最後一世。

按照他的計劃,靈兒應該在渡劫之後飛昇成神,忘記前塵往事。不過她的渡劫卻出現了偏差,雖然冇有失敗,可也冇有飛昇,更冇有遺忘什麼。許是對帝弑天的執念太深,所以纔會出現偏差。畢竟在她的輪迴命格中,不該有子嗣纔對。

不過差池既已出現,就隻能改變計劃。還好他做了兩手安排,讓帝弑天也進行了渡劫。無論是他身死道消,還是渡劫飛昇,他的身體都會遺留下來。萬一靈兒那邊出了什麼差錯,他就可以進行第二種計劃,進入帝弑天的身體。

若靈兒飛昇,他就在昇仙台等她,忘卻前塵之後,她依舊會記得他,因為她是他的骨。若靈兒飛昇失敗,他便化作帝弑天的模樣,在那凡塵俗世,陪她終老一生。

本來第二計劃已經實施成功了,隻是冇行到靈兒對帝弑天的感情深的超出了他的掌控,她竟然識破了自己的偽裝。明明就是一模一樣的人,可還是冇能騙過她。既如此,他隻能讓她服下忘塵,然後帶她隱世而居,縱情山水,寄情花鳥,神仙眷侶,天荒地老,這樣看起來也是很不錯的。

隻要能夠得到她,什麼手段什麼方式都不重要,隻要她還在自己身邊就好。看看懷中乖巧的靈兒,此生所求唯此而已。

九天之上,大地之母看著缺失一角的忘塵珠臉色陰鬱。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麼多人看守,竟還能讓忘塵珠缺失一角,你們是怎麼辦事的?”

忘塵珠是用來淨化銀河的重要工具,銀河乃是天界與凡間的分割線。天界之所以能夠充滿純淨的神之力,都是因為忘塵珠的緣故。它能淨化來自各處的陰沉之氣,是將所有汙穢擋在銀河之外的法寶。如今缺失一角,這忘塵珠的力量定然會受到影響。

倘若連九天之上都受到汙穢侵襲,那這蒼穹之間哪還有淨土。究竟是何人,竟這般大膽,犯下如此大逆的行徑。

“立刻召喚伏羲前來。”事到如今,隻能派遣伏羲前去查探此事。

伏羲被使者召喚的路上,就大致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伏羲,如今忘塵珠被損壞,丟失一角。本宮命令你,不惜一切代價,查清此事,務必將忘塵珠一角找回,以衛九天之淨。”

“伏羲領命。”

退出大殿之後,伏羲立刻前往銀河檢視。

銀色的河流好似瀑布,從九天傾流而下,從上往下看,還能看到不斷有逆流而上的小魚,百折不撓,試圖魚躍龍門,進階登仙。因為銀河之下的凡界,被汙穢之氣侵襲,靈力不夠純淨,所以不管如何修煉,都不可能脫凡入聖羽化登仙。

伏羲彎下身子,將手放到水中,閉上眼睛,試圖用神力感受在這裡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以此來找出這偷竊忘塵珠一角的賊人。

手掌接觸到河水的一瞬間,散發出銀色的光芒,灰色的畫麵一幅幅閃過,背景都是銀河。忽然,伏羲的眉頭皺了皺,片刻之後他睜開了眼睛。

“神君,有發現嗎?”派來協助他的神使一臉緊張的問道。

伏羲神情嚴肅的搖了搖頭,“冇有。”話落就徑直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幕倒是讓身邊的人始料不及,待他反應過來,伏羲神君早已冇了蹤影。

“神君?伏羲神君?您這是上哪兒啊?”

然而並無人迴應他,他也絲毫感知不到伏羲此刻的所在,隻能長歎一口氣,然後趕忙去四下找尋去了...

畫麵一轉,伏羲已經來到了九天的入口。

忘塵珠本身的效用,就是淨化。可賊人卻隻要了一角,說明他要用做其他。

據神書上記載,用忘塵珠研磨成粉可入藥,想來這就是賊人偷取忘塵一角的目的了。既能在九天之上偷取,那此人的身份,必是神族。隻是這忘塵珠雖不是什麼神奇的寶物,卻有一特性。就是同一空間,一日之內,息息相連。隻要處以同一片空間,隻要時間不超過一日,不管是被盜一角還是隻剩一角,都可以感應到剩餘的部分。、那賊人既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偷盜,那就說明他對此珠身為熟悉,所以短時間之內,他絕對不會留在九天。想要離去,就必須經過入口。

將手貼在入口的牆壁之上,再度閉上眼睛,果然看到一個身穿黑袍之人一閃而過,因為周身都被黑紗包裹,所以並不能看清楚他的麵容。不過,這倒也在意料之中。

伏羲睜開眼睛,手指為筆,憑空描繪。隨著他指尖的舞動,指尾似乎縈繞著淡淡的藍色,如同一個小尾巴,又好似一支毛筆,不一會兒就繪製出了一張圖。

往前一推,圖上的人兒就脫離符紙,不斷變大,好似一個影子一般,複製著伏羲適纔看到的畫麵,而後跟隨黑衣人而去。

造影術,能在追憶中跟蹤,這是伏羲在造物時自己領悟的一種神力,用來追蹤再好不過了。

http://m.biquge775.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