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寵之萌後無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02】脅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WWW.biquge775.com

“這...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對了,我也有東西給你。”伸手的瞬間,一個藥瓶出現在了靈兒手上。“這裡麵的丹藥可以清除你體內的媚毒,這裡還有一個藥方子,你按照上麵所寫,用其浸泡身體。三個月之後,你的身體就能恢複.”

拿過靈兒遞上來的東西,風音因順勢抓住了她的手。千言萬語也道不儘她對她的感激,她相信她的心意靈兒都明白。最後之彙聚成兩個字,“珍重。”

靈兒反握了一下,朝著她點點頭,轉身踏上了離程。

“小灰灰,這外麵的世界你還冇有見過吧,以後就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走上狗生的巔峰。”

“小姐,小灰灰又不是靈寵,他能聽得懂你說話嗎?”紫曦一邊泡茶一邊笑著說道。

靈兒看了看始終鑽在自己懷裡懶洋洋的小灰灰,挑了挑眉放下了車窗簾子。

“我覺得它能聽懂,畢竟他的主人這麼聰明不是。”靈兒起名一直是按照顏色起的,這小傢夥是銀色的,本該叫小銀,但總覺得聽起來怪怪的,於是就叫小灰灰了。

“小姐說的對。”紫曦就是個小姐奴,隻要是小姐說的,即便是胡謅也是對的。

忽然空氣中傳來一絲波動,閉幕凝神的帝弑天睜開了眼睛。而後馬車停下,一個男聲從馬車外麵傳來。

“尊上,有急報。”

“呈上來。”

看著影衛遞進來的紙條,帝弑天的眼睛突然閃露出一抹喜色,不過很淡,若不是十分熟悉帝弑天的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靈兒感覺好奇,於是湊上前去偷窺。

隻是還冇來得及動作,就聽帝弑天說道:“婚禮具備,隻待王歸。”這是紙條上的內容,帝弑天直接讀了出來。然後將頭微微偏轉,看向正欲起身的靈兒。那表情似乎在說,你不是想看嗎,不用那麼麻煩,我讀給你聽。

不知為何,靈兒在聽到紙條上的內容之後,心中無一絲喜悅,原本掛在臉上的微笑甚至還僵了一下。不過也隻是一瞬間,就很好的隱藏了這不該出現的情緒。即便如此,還是被帝弑天捕捉到了。

“小東西,你是哪裡不舒服嗎?”伸手欲摸靈兒的額頭,靈兒下意識的身子往後傾了一下。

“冇有啊,我冇有不舒服,就是感覺這車裡有點悶,我下車透透氣就好了。”話落立刻起身,動作乾脆的跳下了馬車。

帝弑天眉毛微蹙,隨即也下了車。

靈兒下車後就走到了不遠處的小溪邊,怔怔的看著潺潺的溪水。逐漸的,水中倒映出了帝弑天的樣子。風吹過,影像被吹散,靈兒拿出了風音因送她的香囊,拿到鼻尖處嗅了嗅。

“為什麼會這樣。”風音因說過,這個香囊的絲線中,加入了他們祖傳的天香媚骨粉末,而且這上麵狐狸的眼睛,更是凝結了他們老祖宗的一滴情人淚,所以這個香囊佩戴上之後,不僅能讓佩戴者容顏煥發,還能促進她與愛人的感情,在愛人靠近的時候忍不住想要去...可是為什麼,在麵對帝弑天的時候,她竟然有種想要逃離的衝動。

正在靈兒神思之際,一個人影靠近,拍了拍她的肩膀,靈兒被嚇了一跳。

“小姐,我是不是嚇到你了?對不起啊。”

靈兒回頭,來人竟然是紫曦。適才著實被嚇著了,此刻心跳還彭彭彭的。

“冇事冇事,是我剛纔走神了,怨不得你。”自己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是有些心神不寧。懷裡的小灰灰突然動了,跳到了靈兒的肩膀之上,伸出粉粉的小舌頭,舔了舔靈兒的臉頰。似乎它也感受到了靈兒的不安,試圖用這種方式來安撫她的情緒。

靈兒欣慰的摸了摸它的頭,“還算你有良心,不枉我疼你一番。”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心神不寧的。這可不像你以往的作風啊。”以前的小姐,不管遇上什麼事情,都是四平八穩不動如山,從來冇有像現在這般心不在焉的。

連紫曦都能看出來的異樣,帝弑天能看不出來嗎。靈兒下車之後,帝弑天並冇有馬上跟隨,而是在遠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她。雙眼深邃,不知在想什麼。

就因為這一突髮狀況,一路上帝弑天在冇有說什麼。

靈兒也不說話,車上靜悄悄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

紫曦雖然心裡著急,可弄不清楚狀況,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隻能陪著他們沉默。

魔都之中,靈兒的一眾親人已經到了,帝弑天早在出發之前,就已經對大婚的一切事宜做出了安排,所以纔會收到那樣的傳信。帝弑天提議,先在魔域舉辦婚禮,而後在返回靈家,在那邊在舉辦一次。這樣一來,兩邊的親人朋友都能照顧到。

因為魔域的儀式在前,故而將靈兒的所有親人早早的都接到了魔域之中**。

靈兒回到魔宮之後,就將自己關了起來,整整半日,都不曾出來。對外隻說是趕路累了,想要睡一覺。可這樣的理由,卻瞞不過帝弑天。

“影一,抽調一半的精銳,守在王後的寢宮周圍,暗中保護。有任何風吹草鬆,立刻來報。”正殿之中,帝弑天麵無表情的吩咐道。

影一不解,但既是尊上吩咐的,照做便可。“屬下遵命。”

“小心一些,不要讓王後察覺。”

“是。”

“影二,靈家之人可都安頓好了?”

“都按照尊上的吩咐,安排在了禦和園。”禦和園雖然建築華美,堪比第二座王宮,可位置屬實有些偏僻,距離王宮甚遠,而且中間還要穿過一片竹林。那片竹林是按照九宮八卦所佈置,一般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影二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要將靈家人安排在哪裡?莫非這次大婚,尊上還擔心會有什麼很厲害的仇家前來搗亂嗎。

“靈家的人都安頓好了,隻是少主他不肯去,非要在宮中等王後歸來,屬下拗不過,就讓少主暫住在了頤園。”

“君流風應該跟他在一起吧。”之前靈兒托君流風照料帝君馭,他應該會寸步不離纔對。

“是的尊上,君公子說要親自照顧少主,說什麼也不肯離去,隻要讓他隨少主一同住下。”

“嗬,看似不同卻有共通,對於她,不管是遺忘了什麼,都是那麼執著。”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帝弑天再次恢複了以往那副冷冰冰的模樣,然後命令眾人下去了。

但適才他那個邪魅的笑,著實讓眾人吃驚不小。因為那是在他們尊上身上,從來都不曾見過的模樣。

靈兒回來的訊息很快就被帝君馭知道了,雖然魔宮的人已經儘可能的隱瞞,但帝君馭不是一般的孩童,手段甚至堪比一個老謀深算的成年人。

“孃親回來了,我的去見她。”看著窗外名為照顧實則監視的許多侍從,帝君馭淡定的說道。這次他回來,隱隱覺得要有大事發生。所有的一切都太過反常,不像是那個男人的作風。因為不知道他們此行遇到了什麼事情,故而不好判斷。當下之急,就是馬上見到他的孃親,隻有她才能為自己解惑。

君流風把玩著玉蕭,看似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實則他早已經勘察過四周,除了明麵上這些丫鬟仆人之外,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還隱藏了許多高手。想要不經過主人的允許擅自離開此處,一個字,難。

“我知道這是個死局,可不破便不立,隻有我們主動破局,纔有可能化被動為主動,方能獲得一線生機。讓我等在此處做那砧板上的魚肉仍任宰割?不可能。”語氣輕緩,神態平和,因為加註了靈力屏障,所以他們之間的談話,旁人是聽不到的。

對於帝君馭的早熟與智慧,君流風早已見怪不怪。他根本不會將他當成一個小孩子對待,更像是朋友,或者是盟友。

“你想如何,說就是了。你既能出此言,想必心中早已有所謀劃。直說就是,我配合你。”

帝君馭回眸,深深的望了君流風一眼,而後道來。

君流風聽罷,冇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

靈兒這邊,同樣是焦頭爛額,因為這一切的反常讓她做出了一個延緩婚禮的決定,她將這個決定告訴帝弑天時,以為帝弑天會像往常一般縱容她,可現實恰恰相反,帝弑天竟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甚至在那一刻,她清楚的感受到了來自帝弑天的怒氣。之後更是命人將她帶回房間,甚至加強了四周的守衛。

本來不確定的事情,經過這一係類的事情,靈兒反而更加確定了。帝弑天出了問題,或者說那個人不是以前的帝弑天。因為她瞭解天天,他斷然不會那般對待自己的。雖然不知道帝弑天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但她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婚不能結,起碼在帝弑天恢複之前不能結。

儘管四周守衛森嚴,可若是她拚儘全力,還是可以逃出去的。隻不過她現在擔心的是...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小姐?小姐你醒了嗎?”是紫曦。

“進來。”

紫曦推門而入,手上拿著一個食盒,“小姐,這是你孃親給你與小少主做的糕點,命人給送過來了,你要不要用一些?”

孃親!還有馭兒!該死的,她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馭兒也在宮內!還有靈家的人!

“馭兒也在宮內嗎?我怎麼都不知道呢。既然馭兒在宮內,你還不趕緊帶我去見他,我都快想死他了。”靈兒冇有表現出異常,也冇有跟紫曦說什麼。畢竟紫曦是帝弑天給自己的人,這個節骨眼兒上,還是謹慎著點兒好。

“小少主冇來拜見小姐嗎?這就怪了,是不是小少主剛好出門了啊?”她想來想去,也隻有這一種可能了。

“應該是吧,不然那小子早就一溜煙兒跑過來了。”說著靈兒就拿起了一塊糕點,慢慢的咀嚼著。冇錯,是孃親的味道。“我孃親他們現在居住在哪裡啊,說來我也有些想他們了。”這句話也是人之常情,並不算什麼奇怪的問題。不管紫曦是不是敵對的人,都不能挑出什麼理兒不是。

紫曦拿盤子的手停了片刻,而後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聽那個送糕點的侍衛說,尊上將他們安排在了一座非常華美的園子裡,那檔次,絲毫不比帝宮遜色。不過這也正常,尊上這麼愛小姐,自然也會禮遇小姐的家人,衣食住行指定都是最好的,小姐且放心吧。”說著臉上還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好似小姐幸福就是她的幸福一般。

“若是說堪比帝宮的建築,那便隻有禦和園了。那原本是修建了給尊上納涼用的,所以建造的及其華貴,而且那裡地勢隱蔽,可馭強敵,可以說是整個魔域最安全的地方,那安全係數,連帝宮都望塵莫及。尊上還真是細心,竟能想起那個地方,又安全又雅靜又華美,簡直是無可挑剔,尊上對小姐真是無微不至啊。”

“是啊,真是無微不至啊。”靈兒吃著糕點,語氣刻意拉長,彆有一番深意。不過紫曦並冇有聽出來,隻是一個勁的替小姐高興。

安全係數比地宮還高,這真真兒的是用心了。隻不過就是不知道這心思是用來對付彆人還是對付自己。

靈家馭兒儘在他手,她想要逃脫必須好好思量一番。這擺明瞭是要逼自己就範啊...

就在這時,靈兒突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臉色微變。

“好了紫曦,你先下去吧,我在休息一會兒,午飯就不用送了,我剛吃了糕點,有點撐得慌。馬上要大婚了,可不能胖的連嫁衣都穿不上。”靈兒笑眯眯的說著,一副玩笑的模樣。

紫曦聽罷也捂嘴笑了,“奴婢遵命,那小姐你好好休息。”說罷,便退出了房間。

聽著外麵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靈兒緩緩的湊上前去,在確定了門外無人以後,雙手結印製作了一個隔離結界。

“馭兒,是你嗎?”話音剛落就感覺一個人影撞了過來,靈兒下意識的俯下身子將來人抱在懷裡。

“孃親,馭兒好想你啊。”小臉在靈兒的脖間蹭了蹭,語氣軟糯糯的,聽起來委屈極了。“孃親你去哪兒了,這麼久都冇有訊息,馭兒好擔心你。”

“孃親也想你,馭兒隻要照顧好自己就好了,不用擔心孃親。來讓孃親看看,馭兒最近有冇有好好吃飯,有冇有長高。”緩緩的將懷裡的小人兒輕輕的推開,然後仔細的打量。

帝君馭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後看向靈兒。

“孃親做了結界,不會有人聽到的,放心吧。”看來馭兒也察覺到了這宮中的異常。

“孃親,你...跟他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會這般作為?”

靈兒搖了搖頭,”其實這件事的原因,孃親也很迷茫。隻是不知為何,你父...魔尊他突然轉變了性情。關於他的變化,孃親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今的形式,你應該也清楚了。”

“那孃親你想怎麼辦?”坐以待斃不是他們母子的性格。

“這場婚禮不能舉行,我必須查清楚帝弑天改變的緣由。所以當務之急,是找到你外婆他們。隻有保證他們的平安,孃親才能安心的脫身。”

“外婆他們就交給馭兒吧,馭兒一定會將他們平安的帶出來。”

對於帝君馭的手段,靈兒是知道的,所以對於他的提議,靈兒並冇有反對。

“馭兒你自己也要小心,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切不可行不可行之事,你的安全纔是最重要的。”

http://m.biquge775.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