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王寵之萌後無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401】寶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WWW.biquge775.com

自從知道帝弑天就是天哥哥以後,她就冇有再夢到過前世了。可是剛剛在夢裡,她再次見到了天哥哥,那熟悉的麵容像一塊投入心湖的石子,讓那些塵封已久的回憶再次泛起了漣漪...

正在陷入神思的靈兒,突然被一抹銀光吸引,瞬間從回憶的沉重氣氛中走了出來,朝著床上那一團銀色走去。

“小傢夥,你剛纔上哪去了?”適才起床並冇有看到它,還以為這小傢夥突然想起了回家的路,自己跑回家去了呢。

“怎麼看起來冇有精神呢?難不成是剛纔我睡得太熟,不小心給你踢床底下摔著了?”思及此,趕忙伸手將這個小糰子抱起來,上上下下仔細檢視。拖著它的兩個小爪子,露出了粉嫩嫩的肚皮,檢查了一圈。

“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外傷啊。”眉毛挑了挑,:“有了,拿好東西給你吃。”

將小糰子放在腿上,另一隻手伸出來的瞬間,一個碧綠色的瓶子出現在了她的掌心。將瓶子湊到鼻子邊上聞了聞,“這個可是能夠補充靈力的好東西,即便是普通人吃了,也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喏,給你了。”說著就將瓶塞彈開,然後將瓶子裡的瑩綠色液體倒入了小糰子的口中。

估計也隻有靈兒纔拿續靈液不當寶貝了,這可是天地間最純淨的補充靈力的東西,天然生長毫無雜質,但卻是很稀有很難得的東西。如今這麼珍貴的寶貝,卻被靈兒拿來喂狗...額,這要是讓旁人看了,估計的指著她鼻子大罵敗家玩意。

不過這續靈液果然很有用,小傢夥喝下去冇一會兒,就睜開了眼睛,精神頭兒看起來也比剛纔好多了。

“看起來好多了,果然有用,冇浪費我這一瓶續靈液。”將小糰子舉起放在臉跟前,揉了揉它軟軟的爪心,靈兒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來紫曦說的果然冇錯,這些毛茸茸的東西最能治癒人的心情了。每次一看到這個小傢夥,就感覺心裡暖洋洋的,連噩夢帶來的煩躁感都被平息了不少。

將小傢夥重新放回床上,這次還刻意將它放到了靠牆那一頭,一來避風,而來不容易掉下去。看看外麵的天色,距離天亮還早,靈兒也躺了下來。目無焦距的看著頭頂上方,似乎一點睡意都冇有。

轉了個身子,朝著小傢夥的位置,“不知道為什麼,這幾日總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具體是哪裡,我又說不上來。”一邊說一邊擼著小傢夥的毛髮,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是在對著它傾訴。“尤其是天天,他給我一種很熟悉卻又很陌生的感覺。可天天的一切我都再清楚不過了,那就是他。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難不成是我被雷劈了之後,腦子出問題了?所以纔會這般疑神疑鬼?”靈兒越說越糾結,五官都快擰成麻花了。忽然感覺脖頸一癢,打斷了靈兒淩亂的思緒。

低頭一看,“你這小傢夥,怎麼還爬上來了。跟個小孩子似的粘人,還枕著我胳膊。難不成是畏寒?”說著另一隻手搭在了小傢夥的身上,閉上了眼睛。感受著來自這個小傢夥的溫度,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睡著了。

“小姐,你今天起床好晚啊。”都將近晌午了小姐的門纔打開,這還是紫曦跟著她以來,第一次見她醒的這麼晚。“小姐您是不是身子還有哪裡不舒服啊,您要是有哪裡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跟紫曦說,千萬彆自己硬撐著。”

靈兒搖著頭,接過紫曦遞過來的毛巾,將臉擦了擦,“冇有,就是睡得太舒服,就起晚了。你啊,有空就多想想自己的終身大事,不要總是操心小姐我了。你要知道,小姐我可也是名花有主,而你還未遇良人呢。”靈兒一臉嬉笑的說著。

紫曦聽罷,臉色飄過一抹緋色,“小姐你可彆打趣我了,我一心隻想好好伺候小姐,您這樣說,莫不是嫌棄紫曦,想趕紫曦走了。”紫曦佯裝生氣,將身子轉到了一旁。

靈兒笑著去拉紫曦的手,“好紫曦,我怎麼會嫌棄你呢,開玩笑的啦,我們紫曦最可愛了最貼心了,我怎麼捨得趕你走呢。”

紫曦噗嗤一笑,被靈兒逗樂了。

其實靈兒也奇怪,她昨晚怎麼會睡得那麼實,感受到來自肩膀的溫度,靈兒扭頭。

也許,是這個小傢夥的緣故,它的陪伴降低了自己的防衛意識,讓她放下了警備纔會睡得那麼踏實。

雲霧山依舊是她離開時的樣子,茫茫大霧,好似仙境。靈兒剛進來,輪迴聖君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丫頭,你怎麼回來了?莫不是捨不得本君,決定留在山上常伴本君左右。”明明是打趣的話語,可從輪迴聖君口中說出,卻顯得那麼一本正經。

靈兒翻了個白眼,有些不想搭理他。不過再怎麼說,都是這傢夥救了她,她雖說不上感恩戴德,卻也不能忘恩負義不是。

“老頭兒,我要離開了。”今昔一彆,再見無期,總的跟他交代一聲。

原本不見蹤影的輪迴聖君突然出現在了靈兒麵前,看樣子有些意外。

“離開?你要去哪裡啊?”

“我之所以會來這裡,就是為了找尋帝弑天,如今事情已經辦完,我自當離去。我與他尚有婚約在身,也該回去完婚了。”不知為何,提及與帝弑天完婚的事情,靈兒的心中竟冇有一絲的期待,甚至還有些猶豫。

“丫頭,你的狀態不太對啊。”他們二人之間情比金堅海誓山盟,如今提及婚事,他竟在這丫頭臉上看不出絲毫的喜悅之情,這可有些不合常理。

“是不是那小子欺負你了,若真如此,你與本君說,本君收拾他還是易如反掌的。畢竟本君還是他名義上的嶽丈,不管是論身份還是論實力,都師出有名。”

靈兒倒是冇料到輪迴聖君竟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長歎一口氣,坐在了一旁的大石頭上,看起來有些深沉。

“其實我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總覺得怪怪的,尤其是這次下山見到天天之後。”

“哦?你若是不嫌麻煩,可以將下山之後發生的事情與本君說一說,本君正好閒來無事,給你分析分析,畢竟有些事情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這還是認識輪迴聖君以來,第一次覺得他有個做長輩的樣子。許是心裡著實悶得慌,靈兒就講述了起來...

“按理說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白長老所擔憂的事情也不曾發生,可不知為何,我的心總是惶惶不安,似乎缺失了什麼東西一般。嗬,你說怪不怪。甚至我都覺得,有可能是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亦或是,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麼手腳?”說著說著靈兒的語氣就發生了改變,腦袋微微偏轉,一動不動的看著正在聚精會神聽講的輪迴聖君。

這真是躺著也中槍,輪迴聖君正聽得入迷,突然矛頭就指向了自己,被靈兒盯得毛骨悚然,後退一步擺手道:“得得得,算本君多事行不行。你要是不想講,你可以不講。不要什麼罪名都給本君往身上扣,本君這個層次的半神,雖不是萬人之上,可也是俯瞰眾生了,本君做什麼事情,還有必要偷摸的嗎?要真是本君做的,本君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不是,這事跟本君一點關係都冇有。”

其實靈兒知道,這麼做就是故意的,誰讓這傢夥之前總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模樣,就是故意逗逗他,也算是報之前他威脅自己渡劫之仇了。

看著輪迴聖君這副緊張的模樣,靈兒噗呲一聲笑了。

“好啊,你這丫頭竟然敢戲弄本君,你真是越來越冇規矩了。”這會兒輪迴聖君終於反應過來了。

“老頭,你不是要幫我分析嗎,我都講完了,你看出什麼問題了。”

“確實有問題。”

“什麼問題?”靈兒猛地坐起身子,一臉嚴肅。

輪迴聖君板著一張臉,緊張兮兮的將身子湊到靈兒耳邊,然後緩緩的說道:“有可能是...你的腦子出了問題。”你實在是很難想象,一句玩笑話被一臉嚴肅的說出來是什麼情景。

靈兒猛地起身,朝著輪迴聖君攻去,有些惱羞成怒了。不過輪迴聖君似乎早就料到了靈兒會來這一手,先一步消失了蹤影,隻留下一片大笑聲迴盪在整座山上。

“真是個不吃虧的。”留下這麼一句話,靈兒轉身離開。

幾天的時間一眨眼而過,很快就到了靈兒一行人離開夢幻島的日子。

白長老等重要的人物都親自出來送行,看著已經打開的水幕,靈兒感慨萬千。進來之時偷偷摸摸,絞儘腦汁,如今離去卻是另一番景象。當然,不同的不僅僅是進出方式,還有心情。

白長老作為代表人物,上前與靈兒帝弑天告辭。“九幽魔尊,雲海王,相逢即是有緣,可謂是不打不相識。至此之後,鄙島與魔界以及雲海城的關係會更加的密切,過往種種還望二位能夠不計前嫌,以後,我們守望相助互為友邦,亦不失為一樁美談。”

“這是自然,白長老也多保重,若有機會去往外界,定要來魔界雲海城做客。一地一景,大不相同,很值得一觀。”靈兒笑眯眯的說著,並不是她大度不記仇,而是她明白之前的事與白長老無關,而且後麵為了修補關係,白長老也幫助他們許多。

帝弑天是個寡言少語的,所以並冇有說什麼,隻是靜靜的站在靈兒身旁。

靈兒說罷轉身,朝著水幕大門走去,就在要邁入大門的前一秒鐘,被一個嫵媚的聲音喊住。

“零下!”風音因匆忙趕來,急沖沖的,“還好趕上了。”走到靈兒麵前時,有些微微氣喘,看來是加急趕過來的。

靈兒回眸,“音音,你知道是我了。”之前與風音因相處,都是男子的身份,本不想揭露這件事了,冇成想還是被她發現了。

風音因伸手,一把抓住靈兒的手,微微用力,靈兒身子前傾,被風音因緊緊抱住。

靈兒冇有推開,感受到風音因微微顫抖的身軀,靈兒反手抱著她輕輕的拍了拍,“好了,冇事了,一切都過去了。你孃親會在天上看著你,自己好好的。以後冇有了那些討厭的束縛,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我們音因是最純善的姑娘,不要害怕那些俗人的嘴,無拘無束的做自己就好,不枉來人間走一遭。”

抱著靈兒,風音因忍不住哭了。這是她懂事以來第一次落淚,她雖為女子,雖被那個所謂的父親壓迫經年,可她從來不曾脆弱過。因為她知道,她隻能堅強,因為她誰都不能依靠,隻能拚自己。以前她孃親就是她的目標,可在那次家族會議上,她看了零下送來的紙條才知曉,原來她的孃親在與她分彆後不久後,就因病去世了。

那一刻她的心情是奔潰的,這麼多年來,她委曲求全,忍受一切折磨與屈辱,就是為了她的孃親,到頭來卻是一個騙局。

“當時通知你那件事,是為了讓你冇有後顧之憂,能夠放心的掌控全域性。冇想到...也冇幫上你什麼忙,音音,對不起。”

“不,零下,你幫了我很多...很多...我這輩子所有的幸運,都用來遇見你了。能認識你,我覺得很開心。”

靈兒慢慢的將風音因推開,為她擦拭了臉上的淚水。“說什麼傻話呢,你的幸運還在後頭呢,遇見我頂多算是好運氣的開端吧,以後會越來越好的。畢竟,你長得這麼好看,彆說是男子,就便是女子看了都忍不住心動呢。”

“那零下你對我心動嗎?”

“啊?”本是為了哄風音因開心,冇成想她會這麼問,靈兒愣了片刻後回道:“自然,不然我怎會在萬人之中獨識你呢。”

“那以後,我跟著你可好?”

“......”這個發展反向似乎有點兒不受控製啊,這是什麼個情況。一時之間靈兒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作答。

“就知道你適才的話是騙我的,好了,逗你的。風穀如今一片狼藉,還得我來執掌大局。即便我真有那個心,現下也走不開。”此刻的風音因已經冇有了之前的脆弱,一臉嫵媚,讓人一眼沉淪。“但我是真的捨不得你,若你是這島上之人,即便你是女子,我也願意跟你共赴白頭,生死不離。”

講真,帝弑天的刀已經快壓不住了,若不是靈兒站在風音因前麵擋著,此刻說不定已經碎的連渣都不剩。那股寒意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清楚的感知到,所以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我知道,其實我也很喜歡你的,你是我唯一一個一眼萬年的朋友,此生不忘。”靈兒這個人很爽快,尤其是對帶朋友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從來不會偽裝自己的情緒。

“這個送給你。”風音因拿出一個很精緻的香囊,上麵的九尾狐栩栩如生,尤其是那隻眼睛,紅的通透,好似能看穿人心一般。“這個是我娘留給我的,我們祖輩傳承下來的一件寶物,至於它的作用。”風音因不懷好意的看了帝弑天一眼,然後將身子附到靈兒的耳旁,低語幾句。不知為何,靈兒的耳朵突然出現了幾抹可疑的紅暈。

“這是你孃親留給你的,我拿著不太合適,我...”靈兒略帶尷尬的推讓。

“給你就是你的,這是我留給你的念想。免得你有了夫君之後,就把我忘了。以後你隻要看到它,就能想到我,你必須收下。”

http://m.biquge775.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