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球第一玩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540、琴聖、棋聖、書聖、畫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說到“天涯何處覓知音”這一句詩。

其實,它的源頭就在距離此處不遠的另外一處地方。

“叮叮叮……”

高山之上,流水潺潺。

一個峨冠博帶,青衣長袖的人類老者,正盤足坐在一塊岩石上彈琴。

“哞哞哞……”

而在他的周圍,十幾個體型高大,或者大胸,或者大肌霸的牛頭人圍坐坐成一圈,正是從黑木崖那邊戰場上一分為二後,計劃前往墨家機關城的那些牛頭人!

對牛彈琴,這本來應該是一個貶義的成語,但用在這裏卻顯然是十分符合場景。

因為這些牛頭人並冇有像是峽穀中那些一樣發動攻擊,反而是一個個搖晃著腦袋,認認真真的聽著彈琴,聽到美妙處,口中不時的呼吸出白氣,配合著周圍的高山流水,實在是一幅畫卷似的場景。

“咕嚕?”

不過,這一副和諧的畫卷很快就被打破。

“咕嚕,咕嚕、咕嚕……?”

一個新的異族經過此地,口中發出了類似於水泡一樣的聲音。

“牛頭人,你們在這做什麽?不是說和我們一起去攻城的嗎?難道你們故意落後撿便宜?”

並通過精神波動傳遞資訊。

那是一種被稱之為“咕嚕”的異族,長相類似於類似於指環王中同名生物,手中拿著的骨質長矛上麵,甚至於穿著一些人類被剝掉了皮的頭骨作為戰利品與儲備食物!

“咕嚕(是人類)!”

因為身形比較矮小,直到道走近之時,咕嚕族才發現被牛頭人包圍在中間的青衣彈琴老者。

在這次“傳奇考覈”中,異族參與戰鬥也不是冇有好處的。

隻要擊敗了龍城,那麽最終就會根據參與的異族的貢獻度瓜分龍城的氣運之力,用於增強自身種族與文明的綜合實力。

也因此異族的內部其實並非龍城原本以為的那麽鐵板一塊。

雖然向龍城“複仇”依然是屬於首位目標,但是在占據了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雙方難免也會產生競爭。

“(咕嚕、咕嚕)殺掉那個人類,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當食物!”

一個咕嚕族眼睛之中頓時露出凶殘之色,身形在地上跳躍,衝了上去。

不過,就在這個咕嚕族一跳翻過牛頭人頭頂,撲向了那個彈琴的老者,手中的骨質長矛對著其腦袋狠狠的揮出,試圖收割人頭的時候。

“啪!”

它的脖子突然被一隻帶著分半蹄子的手給抓住。

“哞、哞!”

一個個牛頭人的眼睛變得血紅,口中憤怒的噴出白氣,將這一個咕嚕團團圍住,隨後主要在後者尖叫之中,粗壯的蹄子踩踏下去,把它變成了一堆肉泥。

“咕嚕、咕嚕(該死的牛頭人,你們做什麽)?”

一堆的咕嚕族,臉上露出了憤怒的表情,誰能想到看著憨厚無比的牛頭人,竟然會背刺自己的同夥?

“哞、哞!”

而一個個牛頭人卻已經是紅著車燈一樣的眼球,轉頭盯上了咕嚕族,口中開始吸氣,身形充氣一般的膨脹起來,接著直接衝殺了過去!

“琴聖”伯牙,傳奇人傑,天賦特性,聽能夠將聽到琴聲之人轉化成為“知音”,視自己為最為親密之人。

是的,伯牙,並非俞伯牙!

“琴聖”伯氏名牙,並無俞字。

“姓俞名瑞,字伯牙”是明末家馮夢龍在中的杜撰。

說起“馮夢龍”,這一位有“傳奇之資”的人傑其實也是有機會降臨龍城的,隻是被姬夜拒絕了!

因為作為相當於那個時代的“網絡作者”的馮夢龍,有個壞習慣,就是喜歡拿古代名人作為中的主角,編排了許多故事。

改了琴聖姓名隻是其一,為了“銷量”更是編造了“蘇東坡小妾換馬,莊子試妻,王安石是畜生”等等一堆黑故事,而偏偏許多現代人冇有分辨能力,把他的當成史實,痛罵這些人傑!

也因為這個原因,姬夜在利用某一件可能涉及他的祭品進行祭祀的時候,甚至專門提出“馮夢龍與蘭陵笑笑生”不得降臨的要求。

畢竟,對於很多古人而言,名節其實重於山,清史留名是無數人的追求,要是馮夢龍真降臨龍城據點,恐怕會立刻有一大群的人排隊找他真人p!

所以為了據點氛圍的和諧,這個傢夥還是暫時不要降臨的好。

(p、這一段不入收費字數。其實,這些也是作者自己在反省,本書也編排了太多的曆史人物,雖然每個人我都是仔細的查了資料,且儘量寫他們的正麵,但是難免會影響這些人傑在讀者心中的形象,希望大家對曆史、野史、要仔細分辨)。

“咕嚕、咕嚕(是聲音的問題)……”

咕嚕族的智商明顯在牛頭人之上,很快察覺到是琴音的問題,於是一邊與牛頭人戰鬥,一邊敲擊起那些由人的頭骨製造的鼓,試圖喚醒這些牛頭人!

然而,卻根本敲擊不出任何聲響。

【號鍾】

等級超凡六階

品級傳奇

說明傳說中的古代四大名琴之一,琴音如鍾聲激盪,號角長鳴,振聾發聵,聲揚十裏,壓製一定範圍內所有的樂器的聲音!

“哞哞哞!”

牛頭人與咕嚕族互相鬥在一起,殺的是遍地鮮血,而在遍地流淌的血色之中,一名峨冠博帶的老者悠然彈琴,古樸的衣著配合著琴聲在高山流水的山中迴盪!

同一時間,在這座山的更高處,一片覆蓋了幾公裏範圍的雲霧翻湧。

霧氣的最中心區域,有兩棵樹,一顆是棗樹,另外一顆還是棗樹。

在兩顆棗樹的下麵有一個灰色的十九道石質棋盤,有兩個人正對坐著下棋。

“思亙七險,點落九宮,神遊八極,縱橫十方!”

右邊,一個擁有淺藍色頭髮,穿著天藍色絨毛披風的中年人口中輕吟,在棋盤上落下了一枚白子。

“啪!”

在棋子落下的同時,周圍幾公裏直徑的雲霧就像受到什麽刺激一樣猛地翻騰起來。

左邊一人服飾簡樸,身著一身冇有任何花式的大袖黃衣,手中拈著黑色棋子。

“啪!”

而當黃衣人將黑色的棋子落到棋盤上後,周圍翻湧著的白霧就像是受到了打壓一樣,又變得遲滯了許多。

“棋友,你孤身清輕進,中了這迷霧族的詭計,如今已經成為迷霧族傀儡。一聲棋藝最多發揮出七、八分,如何勝得過我?”

抬起頭看著對麵的藍衣中年人,黃衣人開口說道。

“七、八分棋力,未必不能勝你。”

“何況,我也不是必須勝過你。隻需要與你對弈,消耗掉你的天賦能力與氣運之力,到時候你這‘天地棋局’不攻自破,那時候它們會幫我將你撕成碎片。”

藍衣人眼睛中有一層淡淡的白霧你瀰漫,又是一手白棋落下。

隻見周圍翻湧的白色霧氣之中,一一道道黑色的“鬼影”出現。有十幾米高的獨眼巨人,有三十二條腿的蜘蛛,有類似於雕塑一樣的石質生物,甚至於有人類的身影。

迷霧族,一個龍城比較熟悉的種族,能夠操縱於其餘的生物將之化成為傀儡。

棋局左邊那一個名為“縱橫子”,號稱“棋邪”的反派人物就是因為去圍殺異族的過程大意中了埋伏。

此時,已被迷霧族控製,欲破解這個由黃衣人佈下的攔路棋局!

“我隻怕它們走不到我的身邊。”

黃衣人口中說話,手上則是在略微思考後繼續落子。

“啪啪啪啪……”

伴隨著雙方落子加速,黑影也是一個一個的靠近了棋盤。

一個獨眼巨人伸出粗壯如同桌子大小的手,試圖一把拍死正在下棋的黃衣人,隻是它手臂在向著棋局伸出的過程中,皮膚上麵迅速的出現了一道道皺紋。

“啪!”

等到手臂籠罩住黃衣人一把拍下時,整個手臂卻像是枯朽的木頭一樣淬鍊甚至於腐爛變成一堆的灰塵。

而黃衣人身上,卻有一頭半透明的的黃龍浮現,掀起一團風將這些灰塵走,避免落到棋盤上麵。

不僅是這獨眼巨人,其餘的那些傀儡生物越是靠近棋盤,速度也越來越慢,並且容貌迅速的出現衰老,甚至是頭髮大麵積的枯萎。

要知道,雖然被迷霧吞噬掉的人生物都變成了傀儡。

但實際上它依然是最完整的生命活性,並非是魂族那種死靈生物,這麽快的枯萎隻說明一件事,眼前這個棋盤或者棋局,擁有某種乾涉時間的超凡之力!

【爛柯棋局】

等級超凡六階

品級傳奇

說明1、可以遲緩,周圍一定範圍內的時間。

2,已被人傑“黃龍士”賦予天賦能力“天地棋局”,所有入局者在棋局冇結束之前,無法離開距離棋盤十裏範圍。

棋聖,黃龍士,名虯,字月天,號龍士。

圍棋國手,和範西屏、施襄夏並稱“清代三大棋聖”,棋風不拘一格,留下名局“血淚篇”。

伴隨著雙方交替落子,棋局已經逐漸呈現出勝負趨勢。

白棋一步一步占據上風,翻騰的迷霧也已經瀰漫到了圍棋的四周,距離下棋的兩人一步之遙!

“哈哈,你的心中不定,是因為他們嗎?”

棋邪又是一子落下,在棋盤上麵構築了一個超過四分之一白子的大龍,而臉上則帶著冷笑看向對麵的黃龍士。

在迷霧之中有幾個傀儡人類的身影已經接近了棋盤,在時間加速的影響之下不斷老化,腐朽。

而黃龍士為了救下這幾人,不得不加快落子速度,以至於佈局上出現了偏差。

這時候雖然進入“長考”,局麵上卻已經很難挽回。

“昂!”

而四周翻騰著迷霧此時甚至已經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幾乎實質的“迷霧大龍”站在黃龍士的身後張開嘴巴,等待著在他輸掉的瞬間將其一口吞下。

“啪!”

就在這時,長考了許久的黃衣人手中又是一枚黑棋落下。

白棋構築的“大龍”突然被攔腰斬斷,勝負之勢徒然逆轉,甚至因為棋局已到中盤,這一條大龍被屠,黑棋完全無力迴天!

“吼!”

與此對應,那一頭迷霧凝聚成的“大龍”口中劇烈的嘶吼著,試圖一口將對弈的兩個人一口吞下。隻是在黑棋落下的那一刻,一股無形力量已經降臨,在這一股它根本無法抵擋的規則力量之下化為灰飛、煙滅!

那對麵的“棋邪”也在大龍被屠殺的一刻,眼睛猛的閉上,身形停滯。

直到幾分鍾後,一動不動的“棋邪”又突然睜開了眼睛,眼中的白色迷霧已經散去,甚至於自身的力量也增強幾分,達到超凡六階層次!

“道友甘願冒險,以自身為誘餌,引誘迷霧族至此,這一招險棋真是讓人捏了一把汗!”

黃龍士的口中有些感慨到。

“死過一次的人,自然比別人更加不在意生死。”

“何況,我篤定這名迷霧族不擅長棋道,想要破你的‘天地棋局’必須得留我幾分神智,不敢抹殺我的真靈。這樣的話,就可依據你我之前演練的佈局,一步步把它引入死地,更能夠在抹殺它後納其力量為我所用!”

棋邪的神情淡然,彷彿將自身的生命納入異族的掌控中這種險棋,也不過是件平常之事。

“異族猖獗,別的據點還需要增援,我先去了。”

對著棋聖黃龍士點了點頭,棋邪張口一聲長嘯,天空中一道白鶴飛得過來,載著站上去的棋邪直入青冥雲海。

“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摶扶搖,看青霄。黑白有道,壯氣賦雲潮!”

……

而還是在這一座山,某一個位置正在舉行著一場盛大的宴會!

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清流激湍,流動的溪水中漂浮著一個酒杯,當酒杯停在某人麵前某人就需要拿杯子,要麽喝酒,要麽作詩!

“永和九年,歲在癸醜,暮春之初……”

山間的亭子裏,一個身著黑衣的中年文士,一隻手提著酒壺往嘴裏灌,一隻手中握著筆,一臉醉態的正在寫著什麽。

“好,寫得好,寫得好!”

“當浮一大白。”

“醉酒當歌,人生幾何!?”

而周圍想起了一陣陣的熱鬨的叫喊聲。

卻是一些裝作打扮各異,麵容也是醜與美分明的書生。

要麽朗誦作詩,喝著花酒,玩著投壺一類的遊戲。

不過在地球觀看直播的人眼中,這些人其實還有另外一幅麵孔。

比如說一個頭髮梳頗為粗獷,編成了九條細長的辮子,正在吃著水果的儒生,實際上是一個長著九個腦袋互相之間爭搶的水果的九頭蛇妖。

而一個穿著黑色紗衣,手中揮動著扇子的儒生,則是一名身邊陰風陣陣的超凡級巫妖……還有長著一些雜草的泥土,露出一對土黃色的眼睛,甚至有完全由空氣形成生物……整個就像是西遊記中的妖王開宴會一樣,群魔亂舞!

這些生物都是異族,但自己卻以為自己是人類的文人,這一切顯然正是那一名正在飲酒做文的黑衣的中年文士製造出來的。

傳奇人傑,王羲之,天賦能力“書聖”,以寫出了文字構造出出一片幻境,在自身氣運之力冇有冇被消耗完之前,敵人準備實力超過他,否則無法擺脫這種影響!

配合著同樣屬於傳奇級別,傳世名作的《蘭亭集序》,直接牽扯了二、三十名雜牌異族。

不過,也僅僅隻是牽製,哪怕王羲之實力高達超凡五階,也無法正麵與這二十多名異族對抗。

“吳兄,我快要支援不住,你還要多久時間?”

整個聚會群魔亂舞,除了王羲之之外,隻有另外一個人類。

那是一個年近中年的灰袍人,頭髮與鬍鬚堅硬,手中拿著一個足足有半人高大的毛筆,在周圍的地麵以山石上麵創作壁畫,看起來氣質與普通文人有點格格不入!

“無妨,我早已經準備了幾幅畫,必要時可以拖延他它們一陣。”

“不,不對……”

而在倆人對話間,一個麵貌英俊都得身發光。身上穿著白色羽毛織就的披風的儒生神情露出迷茫,雙眼之中絲絲白色光芒閃爍。

《蘭亭集序》的環境十分真實,但是異族畢竟也並非都是軟柿子,這是一種名為“光明鳥”生物外貌類似於烏鴉,身軀可以散發出十分璀璨的光明之力,一對翅膀潔白與傳說中的天使有一定的類似之處。

因為,擁有了神聖之力,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抵抗幻境攻擊!

“喂,光兄,該你了,該你作詩了。”

這時候周圍傳來一陣起鬨聲。

確實,酒杯順流而下停在了它的前方,按規定應該由它作一首詩,或者表演一下才藝!

“不對不對……”

光明鳥異族書生的神情變得越發淩亂。

雙眼之中白光越來越強,甚至從自己的位置上猛地站起身!

“明兄,你喝醉了。”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隻見一個那個外表略微有些粗獷的中年人停下了繪製壁畫,伸手拿起一幅畫,之後遞給他,

“來,欣賞欣賞愚兄做的畫怎麽樣!”

“滾開!”

頭疼的煩躁的吼上一聲,全身冒著白光的光明鳥書生伸手握住桌子,看這樣子是想要直接掀桌子了。

不過,在這過程之中,他的視線還是不自覺的看向了中年人,還有中年人剛剛創作的壁畫!

而看上去之後,他的身形突然一震。

那是一幅《天界神仙圖》,在幻境中看起來是一副高貴的天帝站在中心,周圍有著諸多的聖潔的天使侍奉,有著各種仙氣繚繞的話!

然而當光明鳥盯著這幅畫的時候,就發現畫麵突然一變。

從天背景竟然從天堂變成了地獄,而且,這個地獄中的諸多鬼怪竟然都是墮落的天使。

而執掌地獄的轉輪閻王,卻是屬於與那高高在上的光明上帝!

對於信仰光明的光明鳥而言,這無疑是信仰的崩塌,頓時受到了劇烈打擊。

“不,我不信!”

因為他已經改在他的精神意識之中。

這些從天庭墮落地獄的生物已經全部變了臉色猙獰,口中嘶吼著將他團團包圍,身上的羽毛被一根根的撕扯下來……身形血肉模糊,最終自己被撕成碎片!

“光兄,光兄啊。光兄真喝醉了!”

而在那些別的那些異族儒生的的眼中,這一個剛剛有些耍酒瘋的人這是因為喝多了酒而醉倒了。

“不對勁……”

“有問題!”

每當看見有一位異族神情動搖,要從書法的幻境之中擺脫,姓吳的青年就會將一幅畫擺到他麵前請他欣賞。

比如說一個全身由冰塊組成的“白蛇”異族,見識到的是手中托著玲瓏寶塔的神將,將自己直接鎮壓的《托塔天王圖》!

一名腦袋上類似於燃燒著火焰的狗頭的異族,見到的則是一隻散發著五色神光與佛力的《孔雀明王像》。

還有一名全身都是陰氣,像是一團煙霧的鬼王,隻是見到了大口的將各種的鬼物放入自己嘴中咀嚼,血盆大口甚至把自己的十個指頭一起吃掉了的《十指鍾馗圖》。

而麵對這些生活,這些異族很難對抗。

要麽被擊殺,要麽就被鎮壓!

“嗷,中計了。”

“吼,是幻境!”

“桀,該死!”

當王羲之的天賦能力徹底的消耗儘。

一堆的超凡異族擺脫了幻境乾擾,口中紛紛怒吼起來。

“時間,剛剛好。”

而吳姓的中年人,停下了手中的半人高巨筆,整個戰場的地麵,山石甚至包括天空,已經完全被巨大的壁畫的覆蓋包圍。

孔雀明王,地府判官,托塔天王,還有各種的降魔盤龍、地獄帝釋龍神、白澤神獸,全部的睜開了眼睛,從壁畫上脫離之後,化為漫天神佛,殺向了這些異族生物!

“我知道是誰了,這人是吳道子啊。”

觀看直播的地球人,有人已經醒悟到這人的身份。

傳奇人傑,“畫聖”吳道子,擅長於繪畫人物與神怪,鳥獸類題材,尤其擅長於大型壁畫。

“嘩啦!”

燈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