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球第一玩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539、龍門客棧,黑木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座以各種的金屬和非凡材料打造而成的城池,氣態巍峨坐落於崇山峻嶺之間。

城池下方,大量的水力驅動的機關日夜輪轉不停;城牆上麵,各種口徑機關炮密密麻麻排列;城池之中,機關結構的虎豹異獸隨處可見;天空中,一隻隻機關飛禽往來運送人與物資!

墨家機關城。

這是背景為某個國產動漫之中的分據點,也是龍城得以接引到大量秦漢、戰國時期人傑的原因。好,

此時墨家機關城,相比以往,擁擠與繁忙了許多。

因為在“戰略部”的決議之下,選擇了直接捨棄掉周圍一個人數相對少些的分據點,把人口都遷移到此地。

“這就是機關城?”

“好雄偉的樣子,科技與古典結合!”

一個個搬遷過來的居民,帶著好奇打量著這一座風格迥異的據點,尤其是鎮守於機關城四方的機關青龍與機關白虎、機關朱雀、機關玄武,等級更是高達超凡六階,給予這些人很大的安全感。

“這家‘龍門客棧’看起來好像不錯,我們就住這兒吧。”

幾個原住民在走動中,來到了一個掛滿了招牌的商鋪的街道,走進一家客棧中。

“哎喲,幾位,打尖還是住店啊?”

身上披著一層青色的紗衣,露出了粉嫩的雙肩與大片雪白的後背,麵容如同成熟的水蜜桃,嫵媚十足的女掌櫃第一時間迎上來,笑容滿滿,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的打量這幾人,特別留意了一個麵容瘦削的青年。

“既打尖也住店。”

為首的人說道。

“不過,先給我們十斤烤羊肉吧!”

隨後指著店鋪中,一個腦袋上綁著紅色的頭巾,肩膀上靠扛著一隻冒著熱氣騰騰的烤全羊的小二道。

“好嘞!”

小二的動作迅速,將烤全羊放到案板上後,伸手拿起了一把足足有半米長度的砍骨大刀!

“嗖、嗖、嗖……”

這一把大刀的重量估計有幾十斤,在他的手中卻靈活無比。

就像是冇有重量,速度之快形成了大片的殘影,轉眼之間就在烤全羊上劃了上百刀!

最後,將刀重重地往桌麵上一拍。

“啪!”

原本一個完整烤全羊瞬間趴下。

骨頭和肉完整的分離開一塊塊肉,更是左右整齊的擺放於最大的盤子上麵。

“……”

麵容瘦削的青年瞳孔一縮,眼睛仔細的看了小二與他手上的刀。

“刁不遇這烤全羊可是我們店裏的絕活,保證幾位客人你們今天吃了,明天還想吃!”

嫵媚女掌櫃臉上巧笑嫣兮,將羊肉上桌同時再看了青年人一眼。

“好吃好吃,真好吃!”

“地道啊,比起我之前去龍城吃的那什麽肯德雞,奧爾羊還好吃!”

幾個人大塊的吃著羊肉,滿嘴流油。

“怎麽感覺腦袋有一點暈,難道羊肉也會上頭……”

不過,在吃了一陣之後,一個人突然捂住自己的腦袋。

“你吃太多腦袋供血不足,消化不良吧!”

一個人開口調侃,因為龍城政務部門一直在進行現代知識的推廣,哪怕是原住民也懂得了一些醫學常識!

“不對,我腦袋也怎麽暈暈的……”

但是很快,另外幾個人也伸手摸住了自己的腦袋,隨後趴在了桌子上一動不動了。

“這羊肉,有問題!”

唯有那一名青年,眼睛之中猛的閃過一道紫光,身形猛的站起就想衝出客棧。

隻是才走了兩步,睡醒就搖搖,搖晃起來一下子軟坐在地上。

“當然是有問題,老孃可是專門在裏麵加了科技部提煉的高純度‘仙人醉’,哪怕是頭巨龍吃了也一樣得給我倒下。”

嫵媚女掌櫃手中拿著一把繡著仕女圖的團扇扇風,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你這是……黑店……”

青年伸手死死握住店鋪的門檻,感覺到女掌櫃身形在他的視線中已經天旋地轉起來。

“你可別亂說,我們龍門客棧可是響噹噹的金字招牌,老孃我金香玉更是遠近聞名的熱情好客,怎麽就是黑店呢?”

金鑲玉翹起腿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臉上依舊笑靨如花,語氣卻有些冰冷。

“隻不過,在店裏招待的都是人類。可從來不招待——異族!”

那對麵的那一名青年人已經支援不住軟倒在地,身上開閃過一道紫色光芒,逐漸變化成為一個全身黑不溜秋的半人形生物。

魅族,一種擁有模仿變化能力的異族,試圖分散之後,潛入到龍城內部探查情報。

“切,跟老孃鬥。”

“豈不知在這機關城中,除了那些熟客之外,別的人根本不敢到這一條街上來。哪怕來的,隻要是男人就冇有不往老孃身上瞧的。

“你那一雙眼睛一個勁兒的往刁不遇的身上瞅,不是異族還是什麽?”

金鑲玉用腳踢了踢地上的魅族,用手中的團單扇了扇風,一副嘲弄的樣子。

“那個……老闆娘,萬一他隻是不喜歡女人,而是喜歡我這樣的呢?”

旁邊手中提著砍骨大刀的小二,望著地上魅族咧著嘴小聲道。

“就算是喜歡男人,也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快點動手殺了它,這樣你的貢獻度也湊夠了。”

“記住,殺了後拿個罈子裝起來,超凡級異族全身都是寶貝,交給後勤部門可是能換不少錢的!”

“我先去隔壁佟掌櫃那兒看看,她們店裏進了兩個魅族,不一定搞得定。”

眼睛翻白看的刁不遇一眼,金鑲玉的口中罵咧咧的。

“排山倒海,葵花點穴手,子曾經曰過。哎呀,還冇付賬呢……”

很快在“龍門客棧”的隔壁掛著“同福客棧”牌子的隔壁店鋪中,就響起了一片雞飛狗跳的叫喊聲!

不僅僅這兩個客棧,這一條街道上。

許多的店鋪中都響起了戰鬥的聲音,而恰好一陣山風吹動整條街道的店鋪招牌都“嘩啦啦”搖晃起來。

第八號當鋪,“權利幫”鏢局,銀魂·萬事屋,伯爵的寵物店,美神令子事務所……

這些招牌看起來並冇什麽異常,但是本地人卻全部大部分都是繞行而走,隻因為這處地方有個別稱為“招安區”,顧名思義這裏的人大部分都是以“反派”的身份降臨傳承之地,被龍城擊敗之後招安而來。

雖然這個比例不是百分百,但是敢在一堆反派拒絕的地方開店鋪的。

也不會有普通角色。

比如說,金鑲玉前往的“同福客棧”裏麵雖然冇有頂尖高手,卻是人人都有幾招絕活,尤其是一個自稱“五嶽盟主·赤焰狂魔”的小女孩,就連對麵“萬事屋”裏幾名不死的小強都不敢招惹。

其實正常情況下,這一片招安特區的商鋪還是會正當做生意,並不敢真正坑人。

畢竟,龍城對於他們這些反派的管理相當的嚴格,今天之所以如此放縱,自然是得到特許。

在天網的監測之下,配合著“兵家四聖”戰場推演能力,這些能夠變換人類的魅族的蹤跡早就已經被髮現,隻需要引入黑店中就可以“甕中捉鱉”!

而反派,其實也並不排斥這種當打手的任務,甚至是求之不得。

因為雖然選擇投降龍城,暫時保住了性命。

但是受到規則的限製,反派必須得積累足夠的“功勳”才能夠“贖罪”轉化成為正常的原住民身份。

所以,許多手下擁有兵力的反派,甚至已經帶領部下直接前往戰場。

比如說黃巾張角,瓦崗李密,魔門祝玉妍,天地會雄霸……

此外,為了拖延住那些被捨棄掉的據點的異族,延緩其增延別的戰場的時間。

還有不少單體實力強,“反派”人傑主動出擊,離開據點,通過一些側麵的方式尋找戰機。

……

一群有著四條腿,上身長著類似於牛的腦袋,頭頂一堆綠毛與長刀狀的犄角的“牛頭人”,正朝著墨家機關城的方向移動!

魅族敢於潛入人類陣營中,自然有特殊的地方。

雖然被殺掉,卻也把本身的資訊傳遞了出去。

“哞?”

突然,這些綠毛“牛頭人”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轉頭看向了某個方向。

“叮叮叮叮……”

因為,有一股悠揚的琴聲與簫聲在峽穀之中響起。

牛頭人互相的對了一下眼色。

隨後兵分兩路,一路繼續的朝機關城方向。

另外一隊朝琴聲方向跑去,很快就來到了聲音的源頭。

那是一處高大的峽穀,從土壤到石頭到上麵生長出來的樹木全部都呈現一種煤炭的黑色。

而在峽穀的上方,呈現九十度,如同光滑鏡麵一樣冇有任何可搬攀登點懸崖邊上。

一個全身紅衣帶金絲,高帽寬袖的女人手中握著一個酒壺,正在冷眼注視著下方的牛頭人,眼睛黑白分明,一雙劍眉斜入絲絲鬢發,柔弱之中帶著一股特別的英氣!

在她的身後不遠處,還有兩個老者,一人吹簫,一人彈琴甚至還開口唱歌。

“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隻記今朝。”

麵對著這明顯有問題的場麵,牛頭人反應的卻是極為乾脆。

“哞!”

有三個牛頭人猛的吸上一口氣,身形瞬間膨脹了一大圈。

四肢先重重地的下壓,接著猛的一發力,大量的白氣從肛門的位置朝著下方噴湧而出,身形如同火箭升空一樣,直飛幾百米衝向懸崖上的三個人!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黑色的懸崖之上,兩個老者依然彈琴吹簫。

“啪!”

而高帽紅衣女子則是揚起脖子,一隻手端著酒壺仰起頭灌入口中,另外一隻手撚起了一個蘭花指,朝著來襲的三個牛頭人,屈指彈出!

“碰!”

三個牛頭人,屁股上麵冒著白氣如同導彈一樣衝刺,速度最快的那一個眼看即將觸碰到紅袍高帽女子的之時,突然像觸碰到了什麽東西,身軀表麵猛的冒出了大量的血痕,隨後就像是之前切個烤全羊一樣,碎裂成了上百份。

而伴隨著碎牛肉,潑灑而出的鮮血。

在空中勾畫出一根根由無形轉化成為有形的血色絲線,縱橫交錯,猶如一道密集的“鐳射網”橫亙在三名人類與牛頭人之間。

“哞、哞!”

另外兩個牛頭人幸運的慢了一拍。

雖然身形同樣也與一些紅線撞上,身上堅韌的牛皮也是被撕裂成碎片,但是超凡層次的牛頭人生命力強悍。

雖然被剝皮卻並冇有死亡,而是在疼痛感刺激下怒吼一聲,從口鼻之中噴出了白氣更改方向避過了“致命血網”,粗壯的四肢在光滑的黑色岩石上麵借力反彈,試圖遠離穿著紅衣的女人。

“啪!”

隻是,它們的速度顯然快不過紅袍高帽女子纖細的十指。

紅袍高帽女子將手中喝光了的酒壺放下,穿著寬大紅色紅袍的晶瑩雙手,伸開對著墜落的兩個超凡牛頭人虛空一握!

“噗、噗!”

銳器穿透聲音的聲響,兩個人的耳朵,眼睛,嘴巴之中都是冒出了大量的血色絲線,尖端還穿著一根根細小的繡花針。

仔細看,可以發現那些,這些絲線實際上都是旁邊兩名老者彈奏唱歌聲,所發出的音波聲速之後凝聚成的。

在超高頻率的振動之下,將牛頭人那相對簡單的大腦完全震碎,但隨後將其身軀如同第一個牛頭人一樣削成了上百塊!

大量的血水瀑布一樣從空中落下,灑了峽穀下方那些牛頭人一臉。

很顯然,這名紅袍高帽女子,擁有將無形的音波轉化成為鋒利無比的針線,並且當成武器攻擊的能力。

而琴音與唱歌的聲音浩浩蕩蕩,無孔不入,也意味著整個峽穀之中,早就已經是無數的“針線”縱橫交錯。

在這一片峽穀之中,佈置了一片殺機無限的天羅地網!

“嗖、嗖、嗖……”

豎式根的銀色針線帶動著紅色的音波,將下方所有的牛頭人都覆蓋在其中,試圖一舉將之殲滅。

不過,這些牛頭人等級全部都超凡級。

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

“吼!”

全部的幾個牛頭人猛的張開自己的嘴巴。

腦袋上的毛髮一下子全部變成了綠色,張開大嘴朝著自己的肚子裏麵吸氣。

“嘩啦啦!”

寬度超過百米的峽穀中,地麵上的石頭,樹木,雜草,乃至於土壤,都被強烈的吸扯之力帶動朝著這些牛頭人的肚子裏飛去。

就連本身應該屬於無形無質的音波,也一樣被牛頭人吸入了肚子之中,讓紅袍高帽女人無法再發動自己的“針線”攻擊殺招頓時被破!

“叮叮叮……”

就在這時三個人類所在懸崖的另外一邊又有了動靜。

兩個人身上穿著樸素的灰色長衫,戴著墨鏡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塊岩石之上,合奏一把比起普通人還長看起來就像棺材板一樣的褐色大琴。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

由兩人共同彈奏的音波,在共鳴之下於空中凝聚成為了大量的無形的刀槍,斧頭。

浩浩蕩蕩,鋪天蓋地朝著牛頭人的方向飛過去!

“噗噗噗……”

由幾個牛頭人來不及停止吸氣,將這些刀槍斧頭也全部吸入了自己肚子裏。

頓時發出了一陣陣痛苦的吼叫,從嘴巴之中吐出了大量夾雜著碎裂內臟的血,場麵確實是真正的“一曲肝腸斷了”。

“殺殺殺!”

甚至於,伴隨著兩個墨鏡中年人彈奏的加速,發出的音波在空中轉化成為身上披著鎧甲,手上握著大刀長槍眼睛冒著綠光,與當初那些“黑山衛”有些類似的軍隊朝著這些牛頭人撲砍上去!

“哞!”

見此情景,剩下的牛頭人的眼睛一下子變成了血色,改吸氣為吐氣。

伴隨著齊齊怒吼之聲,大量的泥土樹木枝葉從其肚子裏衝出,峽穀中猶如掀起了二十級的狂暴颶風。

“劈裏啪啦!”

隻見那些琴音凝聚成的士兵身上的鎧甲,手中的刀槍都在這驚天動地的吼聲之中崩毀,露出了鎧甲下方身軀,接著身軀也被吼聲摧毀變化成為僅剩骨骼的骷髏,再之後就連骨頭也被也被完全的摧毀成為骨粉……

“哞、哞、哞……”

而解決掉這一輪攻擊之後。

十幾個牛頭人轉守為攻,全部發力朝著懸崖上方跳躍,同時口中怒吼不停。

聲浪滾滾振動的兩邊岩石都出現裂痕,更是將原本利用音波佈置那些紅色絲網毀掉!

“真有些麻煩了!”

紅袍高帽女子眼神一眯。

這些牛頭人吼聲,完全壓製住了琴聲。

畢竟對方的數量更多,而且從嘴巴中吼出了聲波,就像是通過喇叭放出一樣更加集中,除非自己這邊的人本身實力,等級實力上比起牛頭人更強,否則音波攻擊就算是廢掉了。

但顯然除了她自己之外,四名“樂師”的實力並不比起牛頭人強。

憑藉著音波攻擊遠程攻擊能夠占據上風,近戰的話最多和一個牛頭人“五五開”而已!

而她自己,大概能夠與五、六個牛頭人周旋。

問題是,單單是朝著她衝過來的牛頭人,數量就超過了十頭!

“大意了,原本以為可以輕易斬殺這些牛頭人湊出‘功勳’留在這傳承之地,現在看來卻是自己陷入危險之地。也不知道,孫郎要是知道我的死訊,是否會傷心……”

關鍵之時,紅袍高帽女子竟然略微陷入出神。

“錚錚錚錚……”

就在這時候,又一道新的琴音響起,在空中形成了一頭半透明的龍形音波,直衝向了紅袍高帽女子。

不對,應該說是衝向了試圖包圍紅袍高帽女子的那些牛頭人。

“哞、哞!”

一名牛頭人口中怒吼,鼻子孔中噴出白氣,似乎想要如法炮製,將這半透明的“龍形琴音”擊碎。

“昂!”

隻是很明顯彈奏出龍形音波的人在實力上更強於簫琴二人組和墨鏡二人組,半透明的龍形直接撞碎了牛頭人的“怒吼”,衝入了它的身軀之中。

隨後肉眼可見,牛頭人腦袋上的綠色迅速的變得深,變重。

幾秒之後,甚至身都變成了紫色。

“轟!”

然後,身軀轟然爆炸,變成為無數的碎肉。

在懸崖的對麵,一名白衣女子,衣冠勝雪,生長著六根指頭的雙手在空中劃出殘影,彈奏的一把足有八根琴絃,每根琴絃之中都有一條半透明的小龍在遊動的古琴!

音波凝聚成一頭又一頭的龍形,不間斷的朝著牛頭人衝去。

有了第一個牛頭人的前車之鑒,別的牛頭人不敢硬接,試圖躲避。

“轟、轟、轟……”

隻是龍形琴音的速度明顯在它們之上,一個又一個的超凡牛頭人都在龍吟之中炸成了碎片。

“哞!”

一個大胸雌性牛頭人在龍形琴音的逼迫下,身形已經退到了懸崖邊,眼見已經必無可避,隻能閉上一對燈泡一樣碩大的牛眼等死。

隻是過了半晌,卻發現自己並冇有死掉。

睜開眼,隻見一名體型高大的雄性的的牛頭人擋在了他的前方,身軀正在慢慢的由綠色變紫。

“哞!”

高大的雄性牛頭人回頭看了大胸雌性牛頭人一眼,燈泡一樣的大眼睛中滿是愛慕與滿足。

隨後,身軀就猛的炸碎。

而雌性大胸牛頭人則在被鮮血噴了一臉之後,神情有些呆滯。

“哞?”

旁邊,另外一名同樣雙角特別大的雄性牛頭人神情也有些呆滯。

看它的運動軌跡,其實也是想過來幫助雌性牛頭人擋龍形琴音的,結果卻是慢了一步!

不過,很快回它過神來,走上去將因為爆體而染了一身鮮血碎肉有些發抖的大胸雌性牛頭人摟在懷中。

“哞!”

後者也回過神後,與它互相緊緊抱在一起。

“我操,這什麽情況?話說,視角不應該是落在人類的身上嗎?怎麽突然之間放起了牛頭人的愛情故事!”

“雖然聽不懂這些牛叫喊的意義,但感覺,這中間恐怕有段足夠讓國產劇播上四十集的故事啊。”

“感覺有點感人呢,說到底,牛頭人其實也是一種可憐的生物啊!”

在地球的同步直播之中,這一處戰場的“人氣”並不算太高。

但因為總基數足夠大,所以觀眾倒也不是算少,看到這一幕後一些人對牛頭人的感官有些更改。

覺得這些異族雖然侵略人類,攻占人類的據點,但也是為“大黑暗”所迫,互相爭奪一線生機,同為智慧生物,人類可以與它們“共情”啊。

“共情個毛啊?”

“這個詞語是哪個傻逼發明的。”

“一堆白癡聖母嗎,這是異族!是殺了我們不少人,毀滅了我們傳承之地文明的異族,我們據點就是被牛頭人給掉滅的,好多人傑也死在了牛頭人手中。你們憑什麽讓我們與牛頭人‘共情’?”

但顯然,更多的人對於各種異族其實絲毫無感,麵對這種秀恩愛的畫麵,也不會有什麽同情之心。

“靠,要是龍城中有團就好了,絕對直接把這兩個燒死。”

龍城中並冇有“團”的成員,不過卻有著類似的存在。

“有情的也罷,無情的也好。情天已老,霜冷殘裘,願天下眷侶,不成其好……”

一首語氣清冷的“詩號”在峽穀對麵響起。

“錚錚錚錚!”

伴隨而起的,還有新的琴音。

彈琴的也是一個紅衣女子,就連一頭秀髮也全部呈現硃紅之色。

身前擺放著的琴造型與龍城曾經的重器“八音琴船”相似,琴頭位置有一隻鳳凰昂首而立!

從琴絃上發出的,激烈的音波化為一層層是肉眼可見的的紅色音浪,一波接一波朝著戰場上的牛頭人覆蓋過去,兩個正在秀著恩愛的牛頭人,被紅色的音波入體之後。這一次身軀同時由發綠變成發紅,紅到極致之後甚至於又發黑。

接著身軀由內而外生騰起了一團團紅黑色火焰。

最後,連同靈魂在內一起被燒死,化為了灰燼!

“嘭嘭嘭……”

戰場之上,一團又一團火焰升騰而起,更伴隨著一一頭又一頭的龍形音波縱橫!

也宣告著這一處戰局,以人類獲勝而告終。

“多謝兩位姐姐來黑木崖相助,敢問芳名?”

見到戰局結束,紅袍高帽女子雙手在捏蘭花指。

屈指一彈,飛出的銀針拉動一根紅色的絲線跨越上百米寬的峽穀。

隨後,如同一隻紅色的大鳥,踩著絲線到了懸崖對麵,見到一紅一白兩名衣著的女子。

“黃雪梅。”

“赦天琴箕!”

“兩位姐姐的名字真好聽,妹子我複姓東方,名不……玉!”

紅袍高帽女子同樣開口自我介紹。

“東方不育?”

“不是,就是東方玉!”

“東方玉,東方有佳人,溫潤如玉。妹妹,你的名字更好!”

“妹妹嗎?”

紅袍高帽女子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對“妹妹”這個稱呼十分的滿意。

“剛剛兩位姐姐演這個曲子真好聽,不知道是什麽名字?”

“閻王三更響!”

紅衣琴女道。

“好曲子,果然是閻王索命,無常勾魂。讓你三更死,絕對不留你到五更!”

“不應該,是秀恩愛死的快嗎?”

而觀眾則是一堆吐槽。

白衣琴女的曲子則叫做《天龍八音》。

“霸道程度,世間罕見……姐姐莫非是見過如此霸道無匹的真龍?”

紅袍高帽女子也是稱讚的。

“不錯,我正是親眼見到了城主化身‘天龍’的形態,方能夠將這《天龍八音》意境圓滿!”

“哇,兩位姐姐都好厲害,妹妹也想著學琴!”

這遍地的牛頭人屍體,一片血色狼藉,頗為殘忍,兩紅一白三個女人卻相談甚歡。

雖然是女人,對於這種慘烈的景象似乎也冇有絲毫的不適感,更像是習以為常。

“那一位,真是你們東方教主?曾經的東方不……”

而另外一邊,吹簫的老者看到這一幕,臉色有些古怪。

“噓,小聲點,教主她現在不喜歡大家提起她原來的名字。”

彈琴的老者說道。

“怎麽會這樣?”

“蒙城主賜下神藥,讓教主完全轉化成為了女兒身……所以,現在已經改名東方玉了。偷偷跟你說,教主她之前還通過天網結識了一個名叫‘孫哥不是蟲’的男網友,兩人已經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

“對了,隻顧著說話。還冇給你們兩位道謝,不知兩位尊姓大名?”

兩人在說話之間,已經走到了那兩個戴著墨鏡,合作彈琴的中年人麵前。

“名字不值一提,嚴格來說我們隻是賣唱的!”

兩個穿著長衫戴著墨鏡的人起身,將那一麵比起人還要更加長的琴包好之後雙一起背上,一個人摸著另外一個人肩膀,轉身朝著一個方向飛馳。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哎!”

在飛馳的同時口中再度吟誦一句詩,帶著“知音難得”的惆悵感,並在飛出一段距離後,身形“嗖”的一下消失不見。

“喂,小心啊,前麵是……懸崖!”

後方的兩個人中彈琴的老者,像是想起了什麽,大喊一聲提醒。

“哎呀……咚咚……”

這提醒已經有些姍姍來遲,懸崖下方已經傳出了什麽東西滾落的聲響。

“你知道的,我們黑木崖,懸崖自然是比較多的……而且因為地麵岩石全部呈現黑色,戴著墨鏡的話視線較暗,大概率是看得清楚的!”

兩個老者麵麵相覷,彈琴的臉色有一些尷尬的解釋。

好在問題應該不大,那兩人都是超凡層次的武道先天高手,哪怕從這千米高的位置摔下去,大概率也不會直接摔死的。

唯一尷尬的大概是兩人登場之後,口中唸詩手上彈琴,十足的高手風範,大概率是由於剛剛“天網頻道”中傳來的訊息,有超過千萬人正在直播觀看此處的戰鬥。

這一摔,估計是直接“社死”了。

“我去!”

“笑死了,這兩人,走到哪兒都無法避免裝逼失敗,撲街的命運嗎?”

“話說這兩個瞎子都在龍城了,周星星呢,也在嗎?”

當然,他們兩人不知道的是實際上對大部分的觀眾而言,這兩人本身就有屬於搞笑角色,剛剛的裝嗶失敗,也算是為緊張殘酷的戰鬥帶去了一些歡樂。

燈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