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璀璨仙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梅若雨渡劫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靈海之內那棵神秘的小樹,在受到風無塵的心神的注入之下一下子活躍了起來,原本處於蟄伏狀態的小樹現在,將自己的一根帶著一片樹葉的枝丫伸出了靈海之外,通過自己的皮膚接觸本來屬於自己體內的東西。

不得不承認這種感覺怪怪的,那感覺就像是自己個自己做個一場手術一般,風無塵並冇有想太多,拿起那段帶著葉子的枝丫,呆呆的發愣尷尬的是他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這個這段樹枝。

就在他遲疑的時候,手裡麵的樹枝便開始主動的飛向了梅若雨,而梅若雨在身體居然一點也冇有抗拒那段樹枝,而是直接吸收到了體內,然而就在樹枝到達體內的時候,梅若雨的渾身便開始了劇烈的抖動。

然後居然從風無塵的身上開始不斷的向下掉落起了大量的死皮,而且每一張都很大也很完整,就猶如蛇蛻一般,隨著每一次死皮的掉落,梅若雨的的修為便又一次強大,這種強大不是基於修為的強大。

而是一種發自於本源的強大,是本源之力這個世界之上能夠掌握本源之力的修者,從有修者的那天開始一直到現在算起,肯定不會超過一手之數,而且每一個都是攪動風雲的一界之主,所以風無塵驚訝的看著梅若雨,心中暗道。

人比人氣死人,人家一段枝丫就能領悟本源之力,而我擁有一棵樹卻什麼用都冇有,風無塵正在感歎著的時候,梅若雨的疾速上升的修為開始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但是誰後的便是修為的在本源之力的打磨下。

開始不斷的下降,原本的修為是渡劫期梅若雨現在剩下了不到大乘中期的修為,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原本已經兩次突破極限的修為現在居然回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就在風無塵百思不得其姐的時候,梅若雨的修為卻又在緩慢的上升,放出自己的神識來觀察梅若雨的修為。

風無塵驚訝的發現隻有大乘期的修為的梅若雨居然在散發著,渡劫期的威勢,而且比普通的渡劫期更加的渾厚,如果說普通的渡劫期修為的威勢是一條小溪的話,那麼梅若雨版本的渡劫期威勢便是一條大江。

同樣的感受也出現在了梅江流和梅天權二人的身上,二人相互對視一眼,說不出的驚訝,饒是梅江流的寰宇決已經修到的最高的層次,但是也從來冇遇見過這種情況,修為反覆的跌落,升起,看似是一種修為不穩定的狀態。

實則是在不斷的打磨根基以求達到一種極限的狀態,如果說普通修士的根基是用十來塊磚累積起來的,那麼此時的梅若雨的根基就是用一百塊磚累積起來的,而修為就像蓋樓一樣,根基越牢靠,修為的的極限就越高。

梅江流非常高興,梅天權的臉上也滿是喜悅的笑容,梅家終於在他們的這一輩出現了一個曠世奇才,而且是冠絕天下的那種,從此以後梅家在也不用吃老祖宗的老本了,那些閉關不出的老祖宗們終於可以休息了。

但是外麵的雷劫已經開始孕育到了一箇中期階段,黑壓壓的劫雲已將將整個京州城覆蓋,而在梅家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類似於漏鬥的突起,而最尖處的地方卻直指著梅若雨的房間,眾人,抬起頭看著天空滿眼的絕望。

薑太玄的內心是崩潰的,這纔多長時間梅家的已經摺騰出了兩回事情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大,第一次風無塵戰天龍尊者,差點將他的天賢閣給毀了,直接導致北地最強陣法,天賢閣大陣報廢了一半,威力還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一。

這次更是要在地處京州城的中心梅家大宅渡劫,梅家的這群人腦袋是有泡麼,這是要直接我的京州城給玩廢了,這是一個十分嚴峻的問題,如果梅家在來這麼幾回的話自己這個北地的掌權者就要遷都了。

天賢閣的大陣已經廢了一半,看這個樣子這次的雷劫絕對是九霄紫金雷劫的級彆的,一旦要是波及到自己的天賢閣的話,那麼這個祖輩留下來的氣運之處就要毀在了他的手裡,這就意味著傳承了近千年的基業就要毀在自己的手裡。

薑太玄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這北地真正的掌權者,從來未像這樣的焦躁過,這已經不是什麼權力和土地的問題了,而是自己能否守住這份氣運的問題,作為一個國家來講氣運無疑是重中之中。

現在擺在薑太玄麵前的是該如何守住幾千年屹立不倒的天賢閣,守住這份幾千年的基業,這是個問題而且是個大問題。

劉家在劫雲還未完全形成的時候,派出去了一大批人馬,所有的人都是劉家精心培養了多年的死侍,平時都隱藏在劉家的各個角落,但是一旦有用到他們的時候,那麼他們將會是劉家最強有力的一把利劍。

這群人離開了李家之後便分成了幾路,一路奔著城外,一路奔向了梅家,就在一切都應經安排妥當了之後,劉文成穿著一身黑色的輕衫慢慢的走出了劉家的一個普通的房間,在這個房間裡,幾個被折磨的慘不忍睹的年輕女子目光呆滯的躺在床上。

劉文成在把自己針對梅家的計劃打磨完善之後,便急於發泄自己的獸慾,然後十分開心的等著,京州第一家族的位置向自己走來。

風無塵眼看著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還有一刻鐘真正的雷劫就要降臨了,雖然經曆過龍神雷劫的曆練但是現在要真正的麵對雷劫,還是級彆不低的九霄紫金雷劫,他不會托大的滿懷信心,這是對於風無塵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而且幫助梅若雨讀完雷劫之後,就會在很短的時間之內飛昇聖境,之後就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相見,想到這裡風無塵看向梅若雨的眼神滿是不捨,天空上的雷劫已經完全的蓄積的到了極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