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來一世,她二嫁侯府卻臨門一腳換了賽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7章 一直未歸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僅這一句話,勝過瀋水清被軟禁幾月的委屈累積。

她愣神了片刻,似乎要從李少夫人那話裡揣度出這究竟是世子在新年舉家歡慶時豪言壯語的暢想,還是當真有此想法,卻是越看心越驚。

要見一麵世子確認纔是!

瀋水清掐著手臂,熟悉的疼痛引出了一陣薄汗,人也稍許冷靜了幾分。

“妹妹還有件事想要擺脫李少夫人。”瀋水清開口道。

李少夫人坦言道:“若是妹妹想讓我帶你出這秋澗泉,請恕姐姐隻是前來做客的外人,無法做到。”

瀋水清搖頭:“妹妹是想,若是世子無意問起我的近況,姐姐便隨意答一句隻說我似乎每日都在書房寫些看不懂的東西,姐姐你一靠近我便收起來生怕被人看見。”

李少夫人看著瀋水清,冇有立即拒絕。也隻是道:“天色不早我也該回去了,若是世子爺主動相問,姐姐舉手之勞,豈有不幫之理由。”

“他會問的。”瀋水清篤定答道。

他既然知曉李少夫人會來見她,便必定好奇她在禁閉這段時間究竟在作何,若是聽見她依舊「不知本分」還在暗中謀劃,定會前來檢視!

果不其然,當夜世子便來了。

眼前之人,似乎又比前幾月更消瘦了些,甚至那如炬的幽深眸子,也彷彿被重壓得失去了光。他二話不說,便進了書房在那一堆廢紙中不知疲倦地翻找對比,甚至連瀋水清什麼時候走到背後都不知道。

看來李少夫人說得冇錯,南北果然還是走到了那一步,不然世子也不會如此病急亂投醫這般失態。

“是我演給李姐姐看的,為的就是把你引來問世子爺一句準話。”瀋水清幽幽開口道。

世子猛地回頭,他逼向瀋水清。

“我就想問問世子,如何才能相信沈家未有謀反之心,如何才能留住沈家滿門性命?”

世子嗤笑一聲,並不準備在此逗留更多時間,轉身就要走。

瀋水清二話不說,用身體擋住了世子的去路。

“世子爺你對沈家不好的印象全因為我,若是我死了,世子爺可否能對沈家改觀?”

世子冇有回答,隻是一把推開了瀋水清大步離開。

應該是會的,瀋水清看著世子的背影默默在心中想。

但也僅僅是想罷了,整日看著秋澗泉眼前的空蕩,她知道自己心頭除了沈家的命運外,還有一塊石頭冇有落下。

日子過得很快,秋澗泉瘋長的野草,還有迎麵越來越暖和的風,無聲地鞭笞著瀋水清越來越緊張的心情,起先每日來送飯的丫鬟,還能問出一兩句世子爺是否還在府中,到後來,也不知是得了誰的信,每日來的丫鬟竟再也多問不出一句來。

而瀋水清也在這一天天的無奈中,病情越發加重。

起先她隻是趁著夜深人靜不自覺掐自己胳膊,後來竟覺掐都不能重回理智,便拿起了剪刀。雲歌藏起所有尖銳都冇用,便整夜陪在瀋水清身邊,隻要有一絲動靜便立馬驚醒。

如此防備之下,瀋水清冇有機會再自殘保持清醒,人也漸漸每日醒來之後,開始分不清前世與今生來。

“夫君出兵了嗎?沈家那邊有信嗎?”

“我們為什麼住在二弟的秋澗泉裡?二弟去了哪裡?”

這一句句話,打得雲歌與周嬤嬤二人措手不及,起先兩人還有一句冇一句的應付,到後來她們發覺越迴應,瀋水清清醒的時間便越少,空蕩的秋澗泉,便也隻剩下瀋水清一人喃喃自語了。

直到晉禮安再次出現在了秋澗泉。

“晉哥哥!”

上一秒瀋水清還在喃喃自語夫君絕不會屠沈家滿門的話,下一秒看見風塵仆仆的晉禮安時,瀋水清愣了片刻,思緒也終於追了回來。

“世子爺說你去南州救二爺了,人呢?”

瀋水清張望晉禮安身後的空蕩,心中那不詳的預感漸漸變為恐懼,在炙熱的風中,把他包裹其中。

“對不起漾漾,我冇有能把二爺帶回來,我到南州的時候,二爺便已經走了。”

晉禮安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遠,瀋水清待在原地,很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不知怎麼,她眼前卻回憶起了前世的很多記憶。

彷彿在這幽幽內院的轉角,總能見到邵譽風的影子。

“請嫂嫂安。”邵譽風後退半步低下頭去,不敢看她。

“小叔安。”她也同樣禮貌迴應,隨即便擦肩而過。“南州到底發生了什麼?”瀋水清看著那小徑儘頭的轉角,不知為何,總還有意思期待,期待邵譽風能突然出現在她眼前,告訴她一切都隻是虛驚一場。

“二爺到南州之後,便藉著當時提親時在南州的走訪軌跡,一一回拜有過交情的世家們,邵二兄以誠相待,當時各家反應也還不錯,甚至還有世家站出反對南方獨立。”

“後來,栐兄便與歐陽家姑娘成親也一切順利,就在邵二兄準備回京城的時候,歐陽家發了帖子,說在歐陽府為邵二爺準備了臨行宴。”

說到這裡的時候,晉禮安頓了頓,他看著瀋水清,生怕她接受不了接下來的事情。

冇想到,瀋水清卻自己開了口:“歐陽家宴請是假,引君入甕纔是真。”

“是的。後來栐兄替沈家出麵去要人,人冇要到,反而歐陽派兵把整個沈府包圍起來,不能進不能出,若不是沈家剛進門的大少夫人以死相逼,怕是沈府這時候已經被歐陽家給屠了滿門。”晉禮安又緊接著道。

許久,瀋水清才又問:“那父母還好嗎?二爺又是怎麼走的?”

晉禮安想了想,並未回答瀋水清的第一個問題。

他隻道:“歐陽給邵二兄下了毒,並準備把他送回沈家。到時候邵二兄死在沈家,侯府便有了出兵的理由,歐陽家便能正當防衛順利起兵獨立。不過二爺看出了歐陽的陰謀,他為了讓侯府不遷怒到沈府,不待毒發便自儘在了歐陽家。”

晉禮安說完,瀋水清從院外的小徑儘頭,移回了目光。

“可這不是二爺說不遷怒,便能不的了。晉哥哥今日來,是還有其他的事情吧?”瀋水清問。

晉禮安點點頭,然後從兜裡掏出來了一個小瓷瓶。

“世子爺的兵,已經打去南州了,世子爺說,念著侯府的情分,可以賜你全屍,這是我在賴瘸子那求的藥,不苦,也不疼。”

瀋水清拿起瓷瓶,在手中細細轉了一圈,看得晉禮安心揪得生疼。

“你會怪我嗎?”晉禮安問。

瀋水清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讓晉禮安覺得彷彿回到了往日在沈府的時光。

“我知道晉哥哥已經儘了全部的力才讓他許你來看我一眼,知道我怕苦怕疼,還送來了這個東西。”她想了想,打開了瓶塞,卻冇有立即飲下,“晉哥哥,你說還會有來世嗎?”

晉禮安看了看瀋水清手中的藥,篤定道:“隻要漾漾想,就會有。”

“可我不想有了。”

瀋水清舉起手中瓷瓶,一飲而儘!

眼前漸漸灰暗,她毫無留戀地在晉禮安的懷中閉上了眼睛。

而就在這個時候,院外的小徑儘頭,果然出現了人襲人影。

可惜不是瀋水清心心念唸的邵譽風,而是一身盔甲的世子。

“我與聖上答應了你,如今整軍待發,希望你也如約定所說,把二爺整理的投誠名單給我。”說完,他又看了眼瀋水清,“這失憶藥當真有用?我還是那句話,若是她忘得乾淨,我與聖上便放她一馬,但隻要能想起分毫,便如沈家般,還是隻有死路一條。”

晉禮安隻從袖中掏出來了一個小小卷軸交給了世子,未說一句話,抱起瀋水清便往外去。

“你準備帶她去哪裡?”就連世子本人,也未想明白為何問出這樣一句話來。

“她此生都將與侯府再無關係,世子也無需知曉。”

瀋水清再次醒來的時候,見雲歌與周嬤嬤都圍在自己身邊。

“你是?”她看著雲歌弱弱道,“似在凝香苑見過你,月吟呢?她怎麼冇在身邊伺候?”

說著話,她又突然想起什麼,有些膽怯地望著周嬤嬤。

“周嬤嬤,是我又犯了什麼錯,母親讓您過來盯著我嗎?”

“小姐!”周嬤嬤剛出個聲,便再也說不下去,躲去了一邊抹起了眼淚。

瀋水清不解,纔打量起這四周來。

“這不是凝香院,這是哪裡?”瀋水清問。

“漾漾醒了嗎?”

晉禮安的聲音從外傳來,瀋水清聽見立即閃亮了眼睛!

“晉哥哥!你不是去京城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晉禮安於雲歌、周嬤嬤相視一眼,心也落了實處。

賴瘸子當時給這藥的時候,說服藥之人服下之後,會失憶回到幼年時候,看瀋水清這狀態看來是真的!

“漾漾,我們成親了你忘了?前幾日你跌了湖,發了幾日燒,或許思緒還未完全恢複?”晉禮安溫柔道。

“成親?”瀋水清看著周嬤嬤,小聲問道,“可以前母親不是說,沈家的嫡長女已經與永安侯世子定了親?”

周嬤嬤卻道:“是啊,可哪裡抵得住小姐您苦苦哀求,便也允了與姑爺的親事。”

“這樣的呀。”

瀋水清羞澀看了看晉禮安,自己也的確喜歡他冇錯,從小便喜歡。

如果是這樣,那便最好了。

可她卻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心空嘮嘮的卻又怎麼都想不起來。

彷彿在那空蕩之處,還有另外一個一直未歸來的男人。

——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