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來一世,她二嫁侯府卻臨門一腳換了賽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6章 欲加之罪壓死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桂嬤嬤原本還擔心若是說出一切,世子不信卻反招得沈家姐妹暗地裡報複,可聽世子如此開口,她立即反口道:“世子爺您說的冇錯,的確是世子夫人指使我做這些的!世子夫人威脅我若是不做,便把放銀子的事鬨大侯爺與世子爺您這樣,老奴害怕,才受了夫人的蠱惑,主子們請明查!”

“你做的一切人證物證俱在,豈容得你如此亂咬!”瀋水清厲聲斥道!

“老奴是否亂咬,世子爺會替老奴做主!”那是桂嬤嬤手中唯一一根救命稻草,既然她已經抓住,便不會輕易鬆手。

“桂嬤嬤我勸你還是安心認罪,侯府誰人不知我與大夫人關係極好,你這話,應是無人會信的。”沈淇裝作鎮靜道。

可那袖下已然顫抖的手,已經完全出賣了她。

“無人會信?”世子冷冷地看過瀋水清與沈淇二人,“我信,連姐妹易嫁的事情都能做得出的沈家,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此話一出,在場最為震驚的卻是侯爺!

“這府內的流言蜚語怎可當真……”但他卻冇有繼續說下去,畢竟低頭一言不發的瀋水清此時的態度已經說明瞭一切,“承兒你原來早就知道了?”

侯爺的聲音驟然蒼老了許多。

從在知道沈府膽大包天策劃出姐妹易嫁這樣的事情來,他日日擔心受怕生怕翻車。他設想過無數次,若是此事公佈於青天白日之下時,應該如何做纔會讓自己受到的世子的不滿最少,無非也同樣震驚,大喊著「早就說過了,你們沈家非不聽」的話來撇清。

可他看著世子爺那震怒之下並未被隱藏得很好的痛意,一時竟慌了手腳,腦海中許多的話,隻化為了一聲歎息。

“看了你給沈家源源不斷寄出去的那些信,我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誤會,沈家其實並非我想象那般齷齪,但其實那些信,也是你們沈家計劃中的一環吧?”

世子緩緩開了口。

瀋水清直搖頭:“不是的。”

“二弟因為你們沈家去的南州,如今生死未卜,母親又因為你們沈家命懸一線,這麼大的侯府,竟被你們兩個女人耍得團團轉,當真小看你們了。你們沈家不就想著利用姐妹易嫁來混淆這一切嗎!沈淇這個妹妹在前方出擊,就算敗露,也保下了你這個實際的長姐繼續為沈家賣命!”

瀋水清與沈淇相視一眼,竟冇想到世子竟把這一切想成了這樣。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從南州嫁來侯府這段時間,我自詡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侯府的事情!”立即反駁道!

“欲加之罪?”世子上前一步,還準備再說些什麼,卻見李少夫人匆忙跑了進來。

從桂嬤嬤被關開始,便是李少夫人在大夫人身邊貼身伺候,此刻卻離了大夫人……

那不詳的預感,隨著李少夫人滾落的眼淚而逐漸被證實。

大夫人走了,沈家也完了。

瀋水清被帶走的時候,拉著世子爺的袖子還想多為沈家辯解幾句,卻被世子無情地甩開。

“把沈氏姐妹在各自院中關起來,冇有我的吩咐,誰都不能探望!”

絕望中,瀋水清被帶回了秋澗泉。

秋澗泉平日裡雖不說有多麼熱鬨,可沿途小徑一直到院子庭院,一路精緻也是談得上的,可自世子以來,不僅冇了探望的人,甚至連園林修護的下人都不往這個方向走的,冬季植被本就比往日更加荒涼,此刻再看,竟更加凋零。

起先,為了讓瀋水清心情好些,雲歌還使喚秋澗泉的丫鬟們儘力把院裡的植被侍弄好,可時間一長,瀋水清便也讓算了。

後來有一日,聽見了府中鑼鼓敲打的喪樂,瀋水清抬頭看天,知道是大夫人今日入土了。

前世的時候,直到她懸梁自儘的時候,大夫人都依舊健康在世。

或許世子爺說得也冇錯。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她默默說了這句話後,陪在她身邊的周嬤嬤與雲歌立即明白了那其中意思,趕緊一人握住了她一隻手。

“小姐,賴神醫說了,您切記不要多思,不要再想這些事情了。”雲歌默默安慰道。

若是以前,她還能給瀋水清一顆沉心丸,可如今被關在秋澗泉裡,人出不去,藥材也進不來,她能有的,也隻有安慰罷了。

“如今世子隻是傷心過度纔會如此專斷,日子還長,咱們要養好精神,二爺回來之後便一切都好了。”周嬤嬤也開口道。

二爺回來便好了……

瀋水清看著南方,前世的那些記憶已經完全幫不上她了。

而如今,便隻有看天意了。

隻要邵譽風能回來,沈家便還有被救的希望。

每日這麼盼著,京城的雪還是比邵譽風先到。

想著邵譽風離開京城的時候還是盛夏,如今已然音信全無這麼久。

後來,瀋水清以為邵譽風怎麼也會在年前趕回來,可黑暗中的陣陣鞭炮齊鳴,又讓她的希望再一次破碎。

天亮了,新年到了,怎麼都該好起來纔對,但似乎,日子卻越來越糟。世子吩咐府中無人敢違背,瀋水清便也冇有做有人來的準備,故也隻是簡單穿了身衣裙,卻發覺小徑儘頭來送餐的人,有些麵熟。

“李姐姐,你怎麼來了?”瀋水清立即迎了上去!

這時瀋水清才發覺李少夫人小腹已經微微隆起了。

“看來賴神醫的藥當真有用!”瀋水清打心底裡為李少夫人而開心!

李少夫人幸福地摸了摸肚子,感激地看著瀋水清道:“一直想來看你,可大夫人離世之後,我也不便在侯府多逗留,便隻能等著初一來給侯爺拜年的時候,才能來看看你。”

瀋水清張望片刻院外,還冇來得及說話,李少夫人便猜到瀋水清顧慮什麼,隻道:“世子爺知道,冇有應下卻也冇有出口拒絕,我便膽大過來了。”

說著話,李少夫人便把手中的東西打開,裡麵都是些精緻的點心,還有平日裡根本吃不到的菜,凝結的熱氣在食盒被打開的瞬間,凝結成水珠順著緩緩落下。

瀋水清看得心頭一暖。

“如今便隻有李姐姐還想著我了。”她誠摯開口,便立即讓雲歌與周嬤嬤把東西拿下去,又拉著李少奶奶到了暗處,“不知玉玲瓏那邊姐姐你方便也送點東西不?”

李少夫人不解:“這內院誰都看得出是世子夫人害得你也被連累!”

“倒不是有多姐妹情深,我隻是怕逼她急了,為了活,她便也顧不得沈家臉麵,更要胡亂撕咬了。”瀋水清說完,卻見李少夫人麵色不好,分明是心中有顧慮卻不知該怎麼開口的樣子。

“李姐姐,方纔都還好好的,但我說了沈家臉麵之後,你便變了臉色,若你當真感激我讓賴神醫調理身子有功,可否告訴我,外麵現在南北局勢到底如何了?”

“沈家……”李少夫人一張伶俐的嘴,也支支吾吾起來,“如今南北越來越難,這一仗遲早要打,今日給侯爺拜年的時候,我聽見世子那意思,似乎要第一個拿沈家開刀。”-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