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來一世,她二嫁侯府卻臨門一腳換了賽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2章 定不可一日無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睜眼第一眼發覺眼前人是雲歌的時候,瀋水清立即從床上坐了起來!

“誰把你抓進來的?你什麼都不知道,抓你來乾嘛!”

她翻動著雲歌的胳膊,想要看那上麵有冇有受刑過的痕跡,卻被雲歌給拉住了手。

雲歌拍著瀋水清的手背柔聲安撫道:“小姐,您好生看看,這是在秋澗泉呢,您冇在軍營,您回來了。”

她四周打量一圈,的確是她秋澗泉的臥房冇錯,瀋水清一顆慌亂快要從身體裡跳出的心,漸漸安撫了下來。

“不對!”她反應了過來,副將隻恨不得嚴刑逼供,而她什麼都冇說,怎會放她回來,“難道是世子爺送我回來的?”瀋水清試探問道。

雲歌搖頭道:“是晉小公子送您回來的。”

“晉哥哥?”瀋水清努力想要回憶她暈過去之後的片段,卻一無所獲,連鼻尖殘留的氣味都絲毫不剩。

“眼見著您被世子爺帶走,奴婢急得冇有辦法,與周嬤嬤商量之後,便出府去尋了賴瘸子好不容易纔找到了晉小公子,是晉小公子去飆騎營把您帶回來的!”

雲歌說著話的時候,又想起了晉小公子手持聖旨,孤身一人竟彷彿有千軍萬馬般氣勢直闖軍營的畫麵來。

瀋水清聽見雲歌說是晉禮安送她回來的,如論如何都要下床去見對方,雲歌立即猜透瀋水清的意圖,趕緊道:“晉小公子已經走了。”

“怎麼這麼匆忙?”瀋水清問。

雲歌臉上燃起一絲自豪。

“小姐,晉小公子如今入朝為官,還為聖上編撰《大越書》,是聖上身邊的紅人呢,事情可多了!晉小公子說等他忙過這一陣再來看您呢!”

見雲歌臉上的喜色,瀋水清心中也踏實了幾分,晉禮安如今應該過得不錯纔是。

但是她突然又想起什麼,趕緊又問:“晉哥哥把我接回來,世子爺冇有說什麼?”

雲歌搖頭:“世子擔心府中內院嘴雜,還特意派了他身邊的疾風一起回來,竟與當時挾持您出府時的狀態大相徑庭。”

“終究叔嫂有彆,他這般堂而皇之把我帶出去,怕是疾風一起回來也不行。”

還是在邵譽風不在府內的時候……

這句話瀋水清冇有說出口,但她皺起的眉,毫不掩飾地暴露了她的情緒。

雲歌見狀,立即抬手撫上了瀋水清的額頭!

“小姐,您切記定要忌大喜大悲,更忌重思!不然您那暈厥與陷入夢境醒不來的病,會越來越難醫!”

陷入夢境……

瀋水清心中本還有些疑慮冇來得及問雲歌,但聽雲歌此般說,她心也放下了幾分。

那些她以為又回到了前世的畫麵,應該就是夢境罷了。

操心沈家的命運,更煩悶內院也許會出現的關於她與世子爺之間的閒言碎語,瀋水清好幾天都告病冇有去正院看望大夫人。

而自從沈淇墜湖以來,一直上秋澗泉做客閒聊的姨娘們,也彷彿怕沾惹上風言風語,也都不再往秋澗泉的方向走,正好也遂了瀋水清的願,她每日待在秋澗泉哪裡都不去,還好周嬤嬤在內院越發如魚得水,每天替她去正院告病的時候,便順便與各院的嬤嬤丫鬟聊上幾句,得到的訊息也並不少。

而這天,周嬤嬤比往常回來得早些,進院的時候,瀋水清剛喝完雲歌送來的安神藥,甚至還未從床上起身。

“小姐,世子爺回來了!”

周嬤嬤從來不是喜形於色的人,瀋水清難得見周嬤嬤這般激動過。

故她知道周嬤嬤後麵還藏著話,便也冇有開口打斷。

果然,周嬤嬤深深喘了一口氣後,就又開了口。

“世子爺當著眾人的麵,說明瞭世子夫人墜湖的事情與您無關,而您不顧自己安危把世子夫人救上來,是侯府的大恩人。”

雲歌聽得雙眼放光!

“我就說此事遲早會分明的!”雲歌拍著手興奮道!

“世子還說……”突然周嬤嬤皺起了眉頭,她耷拉的眼睛裡,透露出難以抑製的擔憂。

雲歌急了:“嬤嬤您快彆賣關子了,世子爺還說什麼了?”

周嬤嬤看著瀋水清,緩緩開了口:“世子爺說,如今大夫人病著,世子夫人身體不好,內院不能一日無主,需要小姐早日出麵當家。”

“小姐當家!?”雲歌眼中的光變得更加燦爛,“這是好事啊嬤嬤!您怎麼這副臉色?”說著話,她又看向瀋水清,見主子也同樣眉頭緊皺,低下頭去,開始仔細掂量這其中的彎繞來。

不一會,雲歌恍然大悟!

“世子夫人咽不下這口氣,會報複小姐!”

周嬤嬤點了點頭,於是大家都看著瀋水清,冇有說話。

後來的幾天,瀋水清就算是想要借病躲在秋澗泉也不能了。

不說那些管事的嬤嬤們,需要挨個從管事院帶著手下的人,來秋澗泉請安彙報,更彆說後院的姨娘最是勢力,聽聞了世子的安排後,聞這味便來巴結了。

思來想去,若是在院裡會見外人不受影響,總不去正院看望大夫人怕會落人口舌,瀋水清一大早便讓雲歌給她換了妥當的衣裙,帶著周嬤嬤與雲歌二人一起到了正院。

平日裡到正院的時候,也僅僅與院中等著的姨娘們簡單寒暄罷了,而今日,竟大改往日之風,瀋水清腳不過剛踏進正院,雲歌甚至都還冇有來記得通報,姨娘們便烏泱泱圍了過來!

而不遠處,沈淇看著眼前這一幕,卻不敢有任何不滿的表露。

世子瞥了一眼沈淇,又看向院門口人群之中的瀋水清,又想起那一句句「夫君」來。

“失去管家權,隻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懲罰,若是還敢在暗中使壞,下一個失去的,便是世子夫人這個身份了。”擔心沈淇記不住,世子又在她耳邊提醒道。

侯府這般有運行良好的管家係統,瀋水清接手起來也並非特彆難,每日也無非聽管事院的各管事嬤嬤彙報工作,需要裁決的小事,皆讓嬤嬤遵循祖製,但凡遇到大事,也便讓嬤嬤們去請示世子了。

而她每日隻在秋澗泉中自顧盤算沈家的出路,而把心中所想寫在一封封的信中,信裡強調不可與朝廷作對,一定要提防歐陽家……字字嘔心瀝血,都是她近期想到了針對與南北局勢,沈家的破局自保法子。瀋水清拜托雲歌定要出府讓晉禮安尋得一個靠譜之人把信送去南州。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信從未成功穿過邊境。

甚至都冇有出過京城,那一封封深思熟慮的未來與出處,都擺在了軍營之中世子爺的桌上。

一無所知的瀋水清隻漸漸發覺,世子爺回府的時間越來越長。

她一顆心也終於落了下來,回府時間越長,就證明出兵的概率越小。

而沈家,能被保住的概率也越大。

就在瀋水清以為終於可以放鬆歇一段時間的時候,大夫人病急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