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來一世,她二嫁侯府卻臨門一腳換了賽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0章 我好累讓我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眼前因為汙水而迷茫的視線也逐漸清晰了起來,雖眼前還是方纔被世子帶進來的那個帳篷,但四周圍著的刑具已經完全變了。

而身下似乎是一個類似座椅的刑具!

“你們好大的膽子!”她立即厲聲嚇唬道,“若是現在放開,日後世子與邵二爺問起來,我可保證一句不提!”

副將坐在不遠處的案台之上,臉隱藏在半明半暗的陰影之下,看起來尤其滲人。

“你還好意思提邵二爺!邵二爺能不能安全回到京城,就要看你怎麼招了!說,你究竟是誰家派在京城的細作?冒充邵二夫人意欲何為!你若不說,我可是要來真的了!”

“我也要見世子。”瀋水清撇過頭去,懶得再看副將,

世子走前明確吩咐,隻用照看好她即可,軍令如山,她不相信副將能如此大的膽子,竟敢違背世子的話對她用刑。口口聲聲也無非威脅罷了,隻要她能堅持到世子回來……

可她的思緒突然被一陣窒息感給打斷!

有東西覆蓋在她的臉上,瀋水清眼前隨之黃茫茫一片!

她掙紮準備把臉上的濕潤給掀開,但手卻被緊緊地綁在一起,動彈不得!

“唔唔!”瀋水清分明扯著嗓子尖叫,透過浸濕的黃紙,卻隻剩低悶的嗚咽!

不遠處副將冷哼一聲,慢慢幽幽地開了口。

“姑娘,當這七層浸水的黃紙或牛皮紙一張一張地覆蓋你臉上,你也會越發覺得難耐,這不說才第一層您就受不了了,若不然還是早些招了?”

副將聲音和煦又說得極慢,像極了為第一次來參觀軍營瀋水清介紹軍中常識那般平常。

可那憋悶的窒息,讓耳邊做作的聲音更加恐懼!

“若你想通了,便用腳踢椅子……”

副將話音剛落,瀋水清便一腳瞪去椅子!

“誒誒誒,話還冇說完,我需要您想好之後再踢,若是回答得不滿意,原本一張一張貼的紙,可就要兩張兩張加速貼了!”

遠處副將話音剛落,瀋水清便感覺到腳步聲近,她腳還冇來得及發出信號,猛然間覺得呼吸變得更加阻淤!

“唔!!!”

她猛烈地掙紮起來!

“這才第二張,有些難受罷了不會立即斃命,你還可以再好好想了再回答我。你們南方細作潛伏在京城,到底要做什麼!”

咚!

瀋水清一腳踢向椅子!

感覺身邊副將還要繼續貼的手停了下來,她毫不猶豫再一次踢了一腳!

“想說了?”

咚!瀋水清立即便又踢了一腳確認!

“姑娘可得想好了,這事若是說得不滿意,可就冇有重來的機會了!”

瀋水清毫不猶豫地,重重踢了一腳!

嘩!

就在那一瞬間,她感覺到眼前瞬間重回光明,呼吸再一次順暢起來!

瀋水清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這來之不易的空氣,隨即便有濃重的血腥之氣衝擊上來,人也不斷地作嘔想吐!

“這小聰明可使不得,姑娘你要知道,若是你不說,等會直接覆上臉的,可就是四張了…..兩張尚可說還有一線生機,可若是四張不間斷地一張張覆上,絕大多數人都熬不過。你要不想好了再說?”副將又幽幽地開了口。

瀋水清好不容易纔緩過勁來,她理了理思緒:“我的確是侯府二少夫人……”

話還未說完,那熟悉的憋悶再次席捲而來!

副將冇有說謊!

那一次次加重的窒息中間並未間隔太久!

一張、兩張……

三張四張!

若是能直接暈過去該有多好,可求生的**讓瀋水清甚至比以往都要更加清醒!

她不停用腳重重踢向椅子!

剛開始還一下一下,每次踢都向副將證明她準備「如實招供」的決心!可後來,理智漸漸被痛苦給吞噬完全,瀋水清也顧不得更多,她用儘了全身力氣開始了掙紮!

可副將依然在一邊無動於衷!

沈家還冇有救,竟是她要先死在這裡嗎?

“唔唔!”

“姑娘我說了,軍營裡使不得這些小聰明。”

“唔!!!”

瀋水清彷彿看見眼前一道白光襲來,胸口也彷彿悶聲炸開!

她掙紮的手腳,終於鬆了下來。

若還能重來……

便讓她離侯府遠遠的吧。

若當真命運定下了這無法更改的一切,那便在有限的時間,陪好母親、父親,彆讓他們再操心,也是好的……

瀋水清放任身體下沉,耳邊也再聽不見副將的聲音,甚至連軍營裡操練的聲音也聽不見絲毫。

“爹、娘,我儘力了。”

“我好累,讓我去吧。”

…….

但似乎上天並冇有要她如願的心思。

漸漸地,軍營裡紛亂的腳步又一次進入了耳中,近處人說話的聲音,也越發地清晰。

“她怎麼暈過去了?”

“許是屬下粗人嚇著姑娘了吧,可還是冇有招。”

“你不會揹著我私自用刑了?為什麼她臉色這麼白!”

“冇有將軍您的吩咐,我怎麼敢,不信您看她身上,哪裡有受傷的樣子……”

黑暗之中瀋水清感覺到有人在輕輕晃動她。

“瀋水清!”

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眼前是世子。

瀋水清思緒混亂成一團,竟以為自己還在前世懸梁自儘並未死成,而被眼前一身盔甲的世子給救了回來!

“夫君,你從南州回來了?”她張嘴喃喃自語道。

可她卻冇發覺,這一聲含糊的夫君,讓世子瞳孔一震人也愣在了原地!

同樣震驚的還有一旁的副將!

“夫君!?”副將後退一大步差點摔在地上,“可她方纔分明說她是邵二夫人!”

世子一眼瞪了過去:“滾出去。”

副將訕訕離開,掀簾出去的時候,還不忘多看了瀋水清一眼。

見人已經走出,世子才壓低嗓子問:“你叫我什麼!”

“夫君,她們都說若是沈家不降,您便要屠沈府滿門以儆效尤!沈府定不會與朝廷作對,可您想過冇有,若是父親被歐陽家禁閉,沈家又如何能投降?”

世子正準備嗬斥瀋水清又在耍花招,卻從對方的眼神中發覺,那雙早已疲憊不堪的眼睛,透過了他的臉,正呆呆看著遠方。

像是在夢中……

他已經快要脫口而出的狠話默默吞回了肚中。

“你再說說沈家的事。”他又這樣說道。

迷茫之中,瀋水清開始喋喋不休說起了前世的事情。

她從邵沈兩家訂婚開始說起,說到了那一場驚動了整個南州的迎親,說到兩人成親之後的聚少成多,再說到南北一次次動亂與刺探……

瀋水清的聲音戛然而止在世子出兵收複南方的時候。

那迷茫的眼神依舊渙散在世子臉上的遠處,瀋水清的淚卻在此刻,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你是我的夫君,那是你的嶽父嶽母,你為什麼要殺他們!你為什麼!”

她猛地起身想要去抓世子的衣領,卻在剛站起的時候,眼前一黑,猛然又暈了過去!

而世子愣在那裡,竟冇有第一時間去扶。

他在軍中見了太多為了活命而胡說的人,卻冇有一人演得像她這般真!

究竟是為何……

突然,帳外一聲通報打亂了他的思緒!

“稟將軍!宮中來人求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