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奪氣運穿越真千金團滅戶口本在線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05章 所以我得保護好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淩淵看著直播間幾十萬人瓜分一個紅包的場麵,再看看福州文旅的賬號鏡頭裡,鄰村的大人小孩彎腰撿著紅包時,臉上帶著熱烈燦爛的笑容,不由得大為不悅。

他冷哼一聲,“我就不相信憑藉這些眼界狹隘、貪婪低賤的凡人,能阻止這場劫難的發生!”

斐白露手指微動,似有所感應。

她靜靜地看著鏡頭,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洞悉般深邃又犀利,仿若透過螢幕和淩淵對視。

直播仍在繼續。

“趕緊走趕緊走!”趁著孩子俯身撿紅包的間隙,張大庚將一盞點亮的燈籠拴在毛竹梢上,讓村民們揹著毛竹朝浦河村逃去,高高興興班師回朝。

有了毛竹,接下來就是製作龍珠和龍頭骨架,需要在長條木板上用竹篾大體紮成框架,然後再用更細一點的竹篾製作出細節。

這是個費時間的手藝活,冇有幾天時間趕不出來。

張大庚隻能遺憾地和直播間的網友說再見,“板凳龍這一環節到這裡就要結束了,大家好奇龍頭骨架長什麼樣,可以等過年,到時候我們一睹板凳龍的真麵目!嘿嘿,板凳龍最長能繞好幾個大村子,大家可以猜一下有多少米。”

網友被釣足了胃口,同時對接下來的直播內容也充滿好奇。

【連線人還是福州文旅,接下來應該也是福州的項目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輪到我們的省份,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好想讓直播間的網友看到我們本地的民俗活動啊,英歌、飄色巡遊、醒獅,人龍舞……不比長樂遊神、板凳龍遜色,很急很急!所以@粵省文旅知道我有多急嗎?】

【儺戲申請出戰!】

【你們聽起來都好厲害的樣子,請問我們省隻會扭秧歌,可以上直播間嗎/拘謹.jpg】

……

“直播關了吧?”張大庚見攝像小哥點頭,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其實在發現祠堂房梁上的龍頭骨架不見時,他就開始慌了。

聽到張鬆水說龍頭被燒了,更是直接汗流浹背。

要不是顧忌著開著直播,他早把張鬆水這個不靠譜的罵得狗血淋頭!

好在最後順利地偷到了毛竹,完成了直播,張大庚擦了擦臉上的汗。

張鬆水不知道從哪裡跑過來,一臉喜出望外,“大庚叔,你有冇有發現氣溫回升了?還有雪也小了很多?我之前待在屋裡,要是不開暖爐不燒柴火,坐一會兒就覺得手腳凍僵,但現在冇那麼冷了……”

張大庚擦汗的手一頓。

是啊,他都冒熱汗了。

手腳也發暖,好像烤著一團火一樣,不覺得寒冷刺骨。

還有……

他猛地看向外麵,鞭炮的紅色炮衣鋪在地上,久久冇有被大雪覆蓋。

大雪好像真的變小了!

老天爺耶,白露大師這場直播果然不隻是選拔人那麼簡單!

張大庚突然對板凳龍這個傳承上百年的民俗活動,心生敬意。

這場全國性的雪災,說不定真的能改變。

斐白露這一場直播開了八個小時,帶著直播間的觀眾朋友們看完了四個省份的過年習俗活動,接下來幾天接連如此,直到最後一個省份看完,距離過年還有一天。

斐白露開直播,淩淵也冇有讓自己的人停下來。

隻不過,斐白露這頭一切向好的方向發展,而淩淵這邊處處受堵。

無名看著聖蓮組織群聊裡的反饋,麵無表情的臉色有些皸裂。

好懷念一個星期前的那段日子,那時候雪災剛出現,無論我發帖子說什麼都有人相信,還會認真和我討論。而現在,隻有我一發,就有人罵我……

現在網上都在討論斐白露和過年的節目,我們的那套說辭根本不管用了,很少有人搭理。

我更慘,剛隱晦地發了一條踩斐白露的帖子,就有人說要報警抓我,說我是行走的五十萬!不說了,我先躲起來了,最近就不回覆訊息了,避免被當成間諜抓起來。

一個人冒出,後麵也接二連三有人找各種藉口要躲起來。

無名知道,他們是想回家過年了。

守在淩淵行宮的黑衣人都少了大半,行宮環境冷清,無名抱著一壺酒坐在屋簷上,看著天上那輪明月,往嘴裡灌酒。

曾經遍佈全國的聖蓮組織成員日益減少,規模大不如前,有的死了,有的被抓了,有的叛離了組織,還有的生死不明……

想到被安排去守國師大墓的那批人消失不見,總感覺有些不安,大概是落到‘玄組’的人手中了吧?

也不知道自己最後的下場,會不會和他們一樣?

還有老祖……

“我不能死……要是我也死了,老祖手中就冇有可用的人手了,所以我得保護好自己,必要時刻哪怕犧牲這些同盟也冇有關係。”無名像是有幾分醉了,他手一鬆。

‘哐當——’酒壺滾下屋簷,砸在地麵摔得稀碎。

如同一個不祥的預示。

與此同時,某研究所。

“研究出結果了!果然是蓮籽在作祟!”

手術檯上擺放著從百若城運回來的骷髏白骨。

白骨上的那顆詭異心臟被徹底研究透徹。

那一團團白絮一樣的東西,如同植物根部特有的嫩芽,正是蓮籽發芽的根莖,死而不僵。

“這東西很邪惡很貪婪,會吸收寄主的血肉、生機、修為,把人榨成乾屍!而且,等它完全長大,就會控製寄主的身體,成為一個完整的個體。”

被抓捕回來的聖蓮組織成員麵對這個研究結果,俱是不敢置信。

“蓮籽為什麼會寄生在我們心臟?它不是化成我們修煉的能量了嗎?”

“組織有言:得蓮籽,擺脫五弊三缺,得永生!蓮籽分明是賜予我們永生的神物,怎麼可能是邪物?”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真相怎麼可能會是這個?”

研究所的人目光憐憫,“你們所作所為,與邪士無異。被你們奉為神物的蓮籽,自然是邪物。”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