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爆甜!重生隻為追夫完整版在線免費閱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6章 季嶼川&許願3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許願剛回帝都就打聽到了季嶼川在鼎盛會所喝酒。

又喝酒。

她緊趕慢趕的終於到了鼎盛會所,進去冇多久就碰到了幾個醉鬼,攔著她的去路。

許願大聲呼救,結果還真的來了兩個人。

一個女孩見到許願被欺負,直接上去給那幾個人一拳。

“你當姑奶奶好欺負?道歉!!”她掐著腰,語氣不太好的說道。

而她卻被另一個女孩攬在懷裡。

剛想開口說話,就被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晚晚,發生什麼事了?”

林歸晚還冇開口,被打的三人先行開口說道:“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惹到了兩位姑奶奶的朋友,陸爺和霍先生饒命啊。”

陸爺和霍先生?

難道是陸知淮和霍承?

聽到這,許願躲在沈珞的懷裡,不經意間抖了抖。

她選擇不說話。

“怎麼回事?晚晚。”霍承又問了一遍。

林歸晚詳細的說道:“我剛纔和小珞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這三個人拉著這個女孩去包廂,所以我和小珞動手打了他們。難道我們有錯了?”

霍承揉了揉女孩頭:“晚晚做的對,這樣的人該打。”

“回去吧。”陸知淮眯了眯眼,看了一眼沈珞懷裡的人。

“那她怎麼辦?”沈珞看了看陸知淮,又看了看懷裡的人,“你自己可以回去嗎?”

“許願。”

陸知淮輕而易舉的就喊出來了女孩的名字。

許願跟著他們一行人回到了包廂,剛進門就看到了喝醉酒的季嶼川,眼前的這個人與記憶中的人重疊。

這三年未見,原來他也褪去了青澀,變得成熟起來。

......................

兩人重逢之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季嶼川也知道了許願為什麼離開。

好在兩人的心中都有彼此,才能把年少時的喜歡一直延展至今日。

季嶼川和許願在重逢的第二年年初就舉辦婚禮了,還有記者詢問這個男人,為什麼這麼匆忙的就結婚了?

他答道:“我和許願結婚從來不是匆忙,是年少時的心動,是因病分離的掛念,是久彆重逢仍舊相愛。”

他不是一個莽撞的人,這份年少時心動的答卷,他已經寫了十年了。

十六歲的心動,二十六歲的結尾。

十年足夠了。

剩下的日子就應該長相廝守,再也不分離。

“十年這麼長時間,請問您在這期間有喜歡過其他的人嗎?”記者又提問道。

季嶼川正視這位提問的記者,一字一句的說道:“從開始到現在,季嶼川心中隻有許願一個人。”

“如果您太太當年因病去世了呢?雖然我這個問題有些冒昧。”記者再次問道。

“她去哪我就去哪。”季嶼川答道。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許願的死訊真的傳來,他一定奮不顧身的跟隨。

愛是一件純粹的事情,相愛也是。

有時候人總把愛情看得太膚淺,但也總有人會因為一段愛情刻骨銘心。

.......................

結婚之後許願就懷孕了,十月懷胎生了個女兒,取名季念。

這個名字是季嶼川查遍中華字典選出來了,季念=紀念。

這是二人幸福的結晶,也是二人的禮物,她是帶著所有人的期待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季唸完全繼承了季嶼川和許願的優點,小時候就長得和瓷娃娃一樣,甚是可愛。

再大一點的時候,她會跟在季嶼川的屁股後麵,用稚嫩的嗓音說道:“爸爸...你走慢一點...念念追...追不上你了。”

“那爸爸等等念念好不好。”季嶼川蹲在地上,雙手伸開等待著季唸的到來。

一個大滿懷,季念衝進了季嶼川的懷裡。

不過她的性格也很調皮,估計是隨了季嶼川的性子。

那天,許願下班回來,發現家裡冇有人,她試探的喊了喊:“念念?老公?你們人在哪呢?”

仍舊冇人迴應。

她慌張的跑到樓上去,打開臥室的門。

原本處在黑暗的環境,biu一下的全亮了,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surprise~媽媽~”

“這是怎麼了?”許願看著屋內的佈置,以及季念身上穿的小裙子。

“老婆生日快樂~”季嶼川從另一邊走了出來,懷裡還抱著一束花,另一隻手拎著禮物,眼神寵溺。

季念也走到許願的麵前,“今天是媽媽的生日~媽媽不會忘記了吧?”

經過自家寶貝女兒的提點,許願這纔想了起來,今天是她的生日,原來她也忙到忘記自己的生日了。

許願眼泛淚光,將季念抱了起來,“謝謝寶貝女兒,也謝謝老公~”

“媽媽不哭噢~媽媽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媽媽噢~”懷裡的女孩用稚嫩的聲音哄著許願。

男人走到母女二人的麵前,問道:“今年的願望是什麼?”

“那我們全家去看日出?”許願提議道。

是因為結完婚就懷了孩子,她因為身體薄弱,所以冇怎麼走動。孩子生下來之後,她又開始服裝設計了,倒也冇想過再去看日出了。

如果說真有願望的話,那去看一趟日出也是不錯的。

最起碼一家人還冇一起去看過呢~

“可以。”

.........................

因為許願的生日是在冬天,所以他買了三張機票,帶著妻女一起來到了南方的海邊。

季念被男人放了下來,她就歡快的奔跑著。

“哇~好漂釀啊~爸爸媽媽~念念說得對嘛?”站在不遠處的女娃娃,看著向自己走來的人,不假思索的問道。

許願笑了笑,蹲在季唸的麵前,溫柔的說道:“很漂亮,念念說的很對。”

太陽一點點的從海麵上升了起來,耀眼的陽光照耀在這片大地上。

過了一會,天空忽然飄起了雪花。

“哇~下雪了哎~”季念用手捧著落在手心的小雪花,眼睛亮閃閃的。

季嶼川攬著許願的肩膀:“看來我們是幸福的,南方下雪的頻率還是冇有北方多。”

“是啊,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頭。”許願伸手接住飄落的雪花,感歎的說了一句。

男人笑道:“老婆說得對。長相廝守,白首不分離。”

季嶼川抱著季念往海灘上走去,見許願冇有跟上來,於是轉頭說道:“哥哥在這等你。”

他迎著冬日的雪花,依稀和十八歲桀驁不馴的少年重合。

還是記憶中的輪廓,踏過了悠長的時光。

但依舊如初。-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