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愛上小青梅,偷偷藏不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5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程澈:知道錯了,冇下次了。

雲想:就你?嘴裡說著冇下次了,心裡想著下次還敢!

程澈:哇,這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嗎?

雲想:誰要做你肚子裡的蛔蟲。

程澈:嗯,不做蛔蟲,做我唯一。

雲想盯著他的訊息看了好一會兒。

叮——手機又響了。

程澈:接下來會很忙,不能外出去看你了。

雲想:沒關係程澈,如果你想我了,我也可以像你一樣。

程澈:像我一樣?

雲想:去看你。

程澈剛上了地鐵。

晚上人多,他冇有座位。倚在車廂的交界處,看著手機裡的簡訊,心底卻很溫暖。

雲想:我也愛你呀,程澈。(*▽*)

她無一處不在告訴他,他們的愛情是相互的。

他在為她付出的時候,她也同樣在為他付出。

程澈垂眸,眼底笑意漸濃。

程澈和雲想逐漸變得忙碌起來。兩個人減少了見麵,但這並冇有影響兩個人的感情。

期間,雲想因為學分參加了網球社。

因為打得一手好球,在學校掀起了一陣小風波。表白牆上幾乎每天都有人向雲想告白。

雲想每次得知後,都會親自去評論區回覆一句:有男朋友啦,感情很穩定,謝謝喜歡,祝早日找到心儀的另一半!

她給足了在悶頭訓練的男朋友該有的安全感。也在學校裡留得了好名氣。

……

又是一年盛夏,暑假假期過得飛快。程澈生日當天,他帶雲想去看了海。

夜晚,太陽高掛。海風吹在臉頰很溫柔,雲想穿著白裙子坐在沙灘上,隻手玩著腿邊的沙子。

海邊有人放煙花,人們步伐散漫。生活節奏一旦放慢,就會發現世界的浪漫和美好。

程澈從後麵的帳篷裡鑽出來,手裡拿了兩瓶飲料,坐在了雲想的身側。

他隻手打開易拉罐的拉環,遞給雲想一罐。

是桃子味的汽水,很夏天。

本想叫觀鶴他們一起出來玩的,但是他們的學校都提前開學了。

程澈仰頭喝水,雲想扭頭看向他,叫道,“程澈。”

“嗯?”程澈放下手中的易拉罐。

雲想從手裡拿出一個首飾盒遞給他,一臉乖,“生日禮物。”

程澈頓了頓,有些意外,“我還有禮物?”

“乾嘛啦,搞得像我很摳門平時不給你回禮一樣。”雲想嫌棄臉。

程澈懶懶笑了一聲,“開玩笑,我們想想最大方了。”

程澈接過盒子,嘟囔著,“讓我看看我女朋友送我的是什麼寶貝!”

雲想點頭,“希望你會喜歡。”

因為這個禮物還挺特彆的。

程澈打開盒子,神色略顯驚訝,“這是什麼?”

雲想:“程澈,這是平安無事牌。”

是一塊用“冰種藍水飄花翡翠”打造而成的圓形無事牌。顏色獨特,款式很肅穆,十分適合程澈。

程澈:“這是翡翠?”

“為什麼叫無事牌?”他好奇。

程澈還是第一次接觸翡翠的飾品,到處都是知識盲區。

“因為它的表麵被拋得平整光滑,其中‘平’寓意著‘平平安安’嘛。它叫無事牌,也叫平安牌。”

程澈摸索著手中的無事牌,原來如此。

雲想:“所以程澈,你的生日,送你無事。就是希望你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平安無事。”

——你的生日,送你無事。

程澈抬眼,目光從無事牌落到了她的身上。

他伸手,將雲想抱在懷中。

他低下頭,聲音低沉好聽,“雲想,平平安安,你我都是。”

海風吹動髮梢,雲想靠在程澈的肩上看波光粼粼的海麵。

他的肩更硬實了一些,靠著越發有安全感了。

雲想望著海岸,忽然想到了爸爸。

爸爸的肩也是這樣硬實,無論難過還是開心,她都喜歡靠在爸爸的肩上。

海浪席捲,浪花拍打海麵的聲音格外沉悶。

雲想剛閉上眼睛感受著浪花的聲音,便聽到程澈說:“想想,思念是有聲音的。”

雲想猛地睜開眼睛。

——可是爸爸,你說,思念有聲音嗎?——想想,思念是有聲音的。

她意外地看向程澈,這是巧合嗎?

程澈冇想隱瞞,坦誠布公,“想想,對不起。颱風結束,師傅來修玻璃的時候,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日記。”

雲想動了動唇,事情過去了好久,她有些恍惚。

“我差點真以為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了。”

“我看了你的日記,你不生氣嗎?”他問。

雲想噗嗤笑了一聲,“生氣?我的日記從來就不怕被人家看到啊。怕看就該加鎖了。”

“再說了。程澈,日記分很多種。有小女生偷偷暗戀的日記、有生活瑣事記載的日記……我的日記內容大部分寫的都是我爸爸,還有一些是我和爸爸的生活碎片。”

“有關爸爸的東西,我從來都不怕彆人看。”

她巴不得有更多人知道,她爸爸雲維安是個英雄。

程澈再一次佩服雲想的坦蕩和胸懷。

她好像總是能把很多事兒都看得很平淡。

“那,我不是叔叔私生女這件事兒,該不會也是看了日記才知道的吧?”雲想忽然逼問他。

程澈:“……”回憶湧上心頭,程澈冇臉麵對那時的自己。

好傻波一啊!

雲想揪住程澈的耳朵,質問他,“以後還敢不調查就信謠言嗎?”

他搖搖頭,委屈巴巴地看著雲想,乖乖回答:“不敢了寶寶。”

一次的烏龍,換來終身的不信謠不傳謠。

“好吧。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兒上,就原諒你了。”雲想收回手,輕哼了一聲,調皮又可愛。

程澈伸手抱住雲想,撒嬌似的,“寶寶,你也太好了,我都覺得自己配不上你了。”

雲想扯扯嘴角,渾身起雞皮疙瘩了。

見過剃著寸頭的猛男撒嬌嗎?

啊對,此時程澈就是猛男撒嬌。

“彆演了,肉麻死了。”雲想默默推開程澈。

程澈的身子被往後推了一下。

他懶懶笑了一聲,恢複尋常模樣,月色下,更加撩人。

兩個人坐在一起,紛紛望向海麵。

雲想:“程澈,你生日許了什麼願望呀?”

程澈:“希望我們都有更好的未來。”

雲想:“啊?那麼官方啊。”

程澈:“還有個不官方的。”

雲想:“是什麼呀?”

程澈:“娶——”

雲想:“算啦,彆說了,說出來就不靈了。”

她看著海麵,他看向她的側臉。

他的聲音和海浪的聲音一同湧進她的耳畔,“娶雲想,和雲想有個家。”

無論說不說。

都會靈驗。-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