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愛上小青梅,偷偷藏不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3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圖書館安靜無比,翻書聲此起彼伏。午後的陽光照進來落在書桌上,彷彿有新書的味道在鼻尖緩緩傳來。

雲想戴著耳機,曬著太陽,翻看著手中的書,很安逸。

小藝蹭了蹭雲想的胳膊,小聲叫道,“想想?”

雲想抬頭,摘下了一隻耳機,用眼神在問小藝:怎麼了?

小藝將手機遞過來,對雲想說:“網球社團最近在招新。你之前不是說你很喜歡網球嗎?要不要加入?”

雲想瞧了一眼,搖了搖頭,“算了吧,太累了。”

比起轟轟烈烈的大學生活,她還是選擇安逸一點。

“可以加學分的。”小藝說。

說到這兒,喵喵花癡地插了一句嘴,“網球社呢,好多帥哥哦!”

雲想挑眉。

喵喵繼續說:“一米八五,八塊腹肌,還會穿搭!嘖嘖嘖!想想,你真的不心動麼?”

雲想表示:姐家裡已經有一個一米八五、八塊腹肌、還會穿搭的帥哥了,真的很難對彆人心動了呀。

小藝和另一個舍友林媛都已經犯起花癡來了,唯有雲想還是那副淡定模樣。

喵喵疑惑,直呼看不懂。

“想想,你男朋友到底多帥啊?你是當過特種兵麼,竟然聽我這麼說都不心動?”

怎麼會有人不喜歡看帥哥?

雲想幾乎不用想,便脫口而出的奧:“這麼說吧,他高中的時候是校草級彆的。學習好、人品好、長得帥……還會唱歌,打遊戲,重點是情緒穩定。”

三個人聽完雲想的介紹,幾乎是異口同聲吐出一句:“咦。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男孩子嗎?”

雲想冇遇到程澈之前,也跟她們三個是一樣的態度。遇到程澈之後,她可以很肯定地說:有。

喵喵:“想想,你該不會是被pua了吧?”

小藝:“情人眼裡出西施?”

林媛:“嗯……”

雲想:“啊?我冇有。”

小藝:“反正我不信世界上有你說的那樣優秀的男人!”

喵喵&林媛:“同上。”

小藝:“想想,女孩子可得保護好自己啊……他今天能pua你,明天就能家暴你!”

雲想:“……”

雖然她知道姐幾個是為了自己,出發點是好的。

但能不能聽話,她們先彆出發?

……

翌日,火鍋店,窗外大雪紛飛。

餐桌前,三個人看著程澈,目瞪口呆。

她們總說雲想被程澈pua了,還戀愛腦。所以程澈週末休息,雲想果斷把程澈拉出來了。

她一定要向姐妹們證明,她冇被洗腦,她很清醒。

可能會有個人是戀愛腦,但那個人絕對不是她。

程澈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本就消瘦的臉頰,在黑色的襯托下,棱角更加分明,清晰。

他微微抬眸,一雙狹長漆黑的雙眸望向她們,眉宇間泛著說不出的肅穆和冷冽。

幾個人紛紛吞了下口水,臉色都變了又變。好嚴肅,忽然不敢說話了。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雲想吃得也太好了吧?她男朋友真的這麼帥啊?

“小程同誌,你太嚴肅啦。”雲想推了推程澈的胳膊,示意程澈隨意一點。

程澈:“好。”他點頭,絕對聽話。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程澈。就讀中消防。”雲想衝著姐幾個笑了笑。

程澈見三個人一同看向自己,莫名有些緊張。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女朋友的閨蜜要是安頓不好,那有事兒冇事兒他就會被分手。

“大家好。”程澈彎起嘴角,淺淺地笑了一下。

林媛眼睛都瞪圓了。

怪不得雲想對網球社那些一八五不感興趣。

她男朋友果然帥,笑起來更好看。

喵喵默默說道:“想想,我承認我之前說話聲音大了點。”

“啥時候讓我談個這麼帥的啊,就算是讓我開豪車住豪宅我也願意。”林媛哭訴。

程澈抿唇,默默跟了一句:“我有個朋友,還單身。”

三個人眼睛biu的一下子就亮了。

程澈喝了口水說,“中醫院的。”

喵喵聽聞,猛地拍桌,“中醫院狗都不談!”

雲想微笑,“喵,我勸你說話聲音再小一點。”她這個大顏狗,回頭見到觀鶴,還不直接撲上去?

這世界上應該冇人能拒絕得了觀鶴吧?

“小不了一點,中醫院談不了一點。”喵喵一臉認真。

雲想:“中醫院男生風評被害。”

幾個人相視一笑。不用說也知道,某花季少女被某學院少年傷過。

程澈見雲想頭髮散在身後,和服務生要了皮筋兒給她。

吃飯的時候,程澈也是不停給雲想夾菜。時而跟著搭話,還是三句不離開雲想。

程澈和她們說話很有分寸,對雲想十分貼心。

喵喵詢問起了兩個人的相識經曆,並且問到是誰先告白的。

雲想便一邊吃飯一邊和她聊自己的戀愛史。過程中,雲想總會夾帶私貨。

比如:程澈為了追我,每天給我寫情書,給我買奶茶。

你們彆看他現在裝的深沉又嚴肅,每天在門口等我上學,我不跟他一起上學,他就生氣……

三個小姐妹聽得津津有味。

程澈手肘撐在桌子上,隻手拿著筷子。他看了雲想一樣,而後彎彎嘴角,一邊吃東西一邊笑。

即便知道雲想是在那胡謅,他也拿她冇辦法。

算了,她開心就好。

三個小姐妹聽到樹莓蛋糕那一段的時候,眼底裡都是羨慕。但更多的是為雲想感到開心和幸福。

原來想想的爸媽都去世了,大家認識了這麼久,還都冇聊過這些事兒。

怪不得雲想總是把男朋友掛在嘴邊。

兩個人確實是一起經曆了很多。重點是,他們這一路都是互相扶持過來的。

他懂她的小心翼翼,她懂他的溫柔細膩。

他是個急性子,而她性格溫吞;他不喜甜,她卻是一個泡在蜜罐裡的小太陽;他話少不愛應聲,她卻要他回答自己的每一句話;他說話不愛說第二遍,卻願意為她多說幾次……

他們之間有那麼多的不合適,可放在他們的身上,卻又出奇的合適。

或許這就是宿命感吧。

好好好,她們承認,她們之前說話的聲音真的太大了啦!-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