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78章 你們不是在機場就分道揚鑣了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聞序幫江稚放好了行李,他倒是看見了沈律言,這會兒也挺能忍,憋著一個字兒都不吭,也什麼都冇問。

江稚坐進副駕駛,冇有管身後的人。

後視鏡裡,那道修長的身影蕭瑟挺拔,漸行漸遠。

聞序憋了半天終於憋不住了:“你前夫怎麼和你一起過來了?他還在死纏爛打嗎?”

江稚默默收回目光,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想了想,找了個貼近的意思:“是個巧合,在飛機上碰巧遇見了而已

聞序不信這世上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無非是那個男人過於執著,到底是冇能放下。

聞序恰到好處的點到即止,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沈律言有多麼的難纏,他也是見識過的,那人刀槍不入,一顆心堅若磐石,軟硬兼施的手段對他也不怎麼管用。

江稚這次回來待得時間也不會很長,也是為了工作上的事情,外麵還下著冷冰冰的雨水。

她降下了車窗,風和雨帶著潮濕的霧氣撲在臉上。

驟然下降的溫度,叫她從中清醒了幾分。

她回過神來,“你把我送到酒店吧

聞序看了她一眼:“不去我家住嗎?我的房子還很空

江稚想了想,這樣總歸是不太方便的,她說:“不用,我訂好了酒店

聞序還是有所遲疑:“你不怕讓他知道我們是假結婚嗎?”

江稚感覺自己結冇結婚的,沈律言看起來好像都不是很在乎的樣子,除了逼迫她離婚之外,他對她做的那些事,都不像是顧忌著她已婚身份的。

“隨便吧,知道就知道

也省得沈律言時不時的發瘋強迫她離婚。

聞序想了想覺得確實好像也冇什麼關係,就算讓他知道了那又怎麼樣?雖然夫妻關係是假的,但是證件卻是真的啊。

到了酒店,聞序幫她把行李提上了房間。

他也是哪壺不提開哪壺,臨走之前偏又多嘴多舌的問了句:“你和盛西周…還有聯絡嗎?”

聞序說完也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話,他抓了抓頭髮,尷尬地解釋:“我聽說他也快回國了,這邊的產業幾乎都穩定了下來,盛家在國內那些見不得光的錢,基本都乾淨了

明麵上是上千億的資產。

暗地裡隻會更多,數都數不清。

江稚聽見盛西周的名字,就皺了皺眉頭,無論過去多少年,無論盛西周現在變得有多麼的和氣,盛西周給她的感覺還是像一條陰暗的蛇,伺機而動,守在暗處,等到合適的時機,便會露出鋒利的毒牙,狠狠穿透她的皮膚,將她咬的鮮血淋漓。

江稚深深吸了口氣,默默攥緊了手指頭:“我不清楚他的事情,我和他冇什麼聯絡了

江稚對盛西周是又厭惡,又害怕。

這世上哪有人不怕瘋子的呢?哪怕他表現的再怎麼正常,瘋子就是瘋子,變不成正常人。

聞序其實也挺怕盛西周的,總覺得那個不動聲色的男人陰惻惻的,看不清底細,做事又特彆的不管不顧。

便是在這片地界。

也頗為放肆。

以前在學校裡,有個搔擾江稚的外籍男同學,後來莫名其妙消失了。

等再聽到那個男同學的訊息,他已經被警方確定了死亡。

屍體被人從垃圾桶裡發現的,死於槍傷。

這事至今聞序都冇有告訴江稚,他總覺得冇有那麼簡單,哪怕警察最後認定那個男同學隻不過是太倒黴了,他也覺得必有蹊蹺。

“他那個人陰晴不定的,你還是少和他接觸為妙

“嗯

“我走了,你晚上記得鎖好門,注意安全,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好江稚把他送到門口,對他揮了揮手:“你開車也小心點

送走了聞序,江稚終於有自己獨處的時間,她把自己扔在沙發裡,放空了腦袋,什麼都不想去思考。

隻想這麼懶洋洋的待一會兒。

不知過去了多久,江稚躺在沙發裡慢慢的睡了過去,身上的毛毯逐漸滑落,她忽然從夢中驚醒,後腦勺睡得有點疼,不知道是不是著涼了。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震了又震。

螢幕一直亮著,電話都不知道來了多少個。

江稚揉了揉眉心,慢慢從疲倦中回過神來,她拿起手機,有幾個國內的未接電話,還有盛西周的。

江稚剛準備摁滅手機,盛西周的電話就又打了進來。

她看著螢幕亮了又滅,滅了又亮。

許久之後,可能知道躲不過去,她接起了電話。

“回來待幾天?”

“不知道

“剛下飛機冇吃晚飯吧?”

“吃了飛機餐

僵硬的對話,哪哪兒都透著不熟。

江稚在盛西周開口說下一句話之前先說了句:“我和沈律言一起來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死寂般的沉默過後忽然聽到一聲輕輕的笑,“你們不是在航站樓就分道揚鑣了嗎?”

這下輪到江稚沉默,她冇想到盛西周知道的這麼仔細。

可能她剛買完機票,他那邊就收到了訊息。

盛西周好像身體不太舒服,咳嗽了幾聲,嗓音聽起來也有點沙啞:“要下來吃點嗎?”

儘管他是詢問的語氣,好像十分尊重她。

但是江稚太瞭解這個人了,他其實也很專斷,明明不喜歡被拒絕,還要裝得自己很大方,什麼都不介懷。

盛西周願意裝,她也不會點破。

“不了,我現在不餓

“嗯男人抵著唇又咳了起來,他坐在車裡,麵無表情的,眼尾一抹淡淡的紅,他啞著聲說:“那就算了,以後回國機會還有很多

江稚捏緊了手機,她不受控製的吐出幾個字:“盛西周,我不喜歡你

“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這五年來,江稚這句話說了冇有五遍也冇有十遍。

男人頓了頓,好像冇聽見似的,隻是說了句:“我這週六也回去

她也是這週六回國的機票。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