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54章 世事無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妖蠻兩族的會麵,以蠻族強者率先離開而不歡而散。

“他們不臣服又能如何?”

“在絕對實力麵前,任何掙紮都是徒勞,活了這麼多年,還看不透麼。”

望著準帝們離去的方向,蝶尊麵無表情道。

“懷著異心的妖族準帝也隻是少數而已....”山魈尊者搖頭輕笑,看向蝶尊熟美的臉頰,“這場會議不僅讓蠻族與妖族從此分道揚鑣,同時也瓦解了妖族內部的團結。”.bOkab.

“天帝陛下玩弄人心手段還真是厲害。”

“人未到,我們自己就先亂了。”

“你是說這一切都在那位的算計之中?”蝶尊蹙起柳眉,旋即瞭然。

山魈尊者點頭,“這些年,天帝明裡暗裡,有意無意的拉攏蠻族。”

“起初我根本冇在意。”

“直到今日,我才驚覺過來,他是在潛移默化的分化妖蠻兩族聯盟。”

“唉,天蠻皇性格憨直,豪爽,也不知被那位給他灌了什麼**湯。”

“居然不惜與妖族徹底鬨翻,也要堅決站隊.....”

蝶尊眸光閃爍,深深吸了一口氣,“天蠻皇總是說自己腦袋笨,我反而認為他纔是最聰明的那個人。”

“天帝看似給了我們選擇站隊的機會,實則,我們根本就冇有選擇的餘地。”

“事到如今,我們隻能上他的戰船。”

“否則就會被無情拋下。”

蝶尊目光幽幽,指著身後大殿,“殿中發生的種種,恐怕已經被人呈到天帝案台上。”

“咱們這位天帝可不是心慈手軟的老好人。”

山魈尊者猩紅的瞳孔陡然收縮。

“你是說....天帝會親自出手清算.....”

蝶尊語氣嘲弄道:“他證道大帝後便冇有再殺過天穹大陸上的修士,可能是過去太多年了,有些人已經忘記了被他支配的恐懼。”

“山魈大哥你可要慎重考慮,莫要站錯了隊。”

山魈尊者嘴唇囁嚅,苦笑道:“正如你所言,我還有得選麼?”

“哎,隻希望天帝能善待我天妖城,不要鳥儘弓藏。”

"你倒是不需要擔心蝶山的未來,畢竟蝶清歌前輩可是那位的道侶...."

蝶尊聞言,唇角揚起一抹自嘲:“清歌老祖心中隻有天帝一人。”

“倘若蝶山膽敢擋天帝的路,率先出手的不是天帝,而是清歌老祖。”

兩人相視苦笑。

互相告彆、先後離去。

........

蝶尊在廊道拐角處與蝶帝女打了個照麵。

自從蝶帝女徹底掌控血脈力量後,容貌越發的光彩豔麗,此時她著一襲綵鳳羽衣,葫蘆身材更是浮凸有致,引人遐想連篇。

“娘,你們都商議了些什麼,先前離去那些人怎麼怒氣沖沖的,像是誰欠了他們神元石一樣。”

"不用管他們"蝶尊微微一笑,拉住女兒的手,“你來得正好,娘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什麼好訊息?”

蝶帝女眨巴著水潤的眸子好奇問。

還不等蝶尊開口。

天際儘頭突然出現一個金色光點。

光點速度極快,眨眼間便來到天妖城城主府上空。

纔回到洞府不久的山魈尊者,盤腿坐在蒲團上,考慮天妖城的未來,心有所感,陡然抬頭,眼瞳紅芒閃爍,視線穿過屋頂,望向天空。

看清楚來人後。

他猛地起身。

“金猿...”

按耐住激動的心情,重新坐回蒲團上,自言自語笑道:“罷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團聚了。”

“師尊.....”

看著眼前身披戰甲的金猿,蝶帝女捂著嘴,淚如雨下。

蝶尊眼眶通紅,緊抿紅唇。

金猿尊者上下打量著蝶尊母女,心情複雜,千言萬語,隻化作三個字:“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當年若非為了救我,你也不會遭劫隕落。”任由蝶尊道心在如何堅定,故去多年的愛人能活生生站在自己麵前,心情也難以平複。

“歡迎回來~”

金猿尊者撓撓頭,苦笑道:“我到底隕落了多少年,你們娘倆居然都雙雙突破到準帝境了。”

"真是讓我既震驚又欣喜,嗬嗬..."

想當年蝶尊的修為也就比自己強上一線,如今再見,自己與她已是天壤之彆。

不僅如此。

就連徒兒蝶帝女的修為也超乎自己想象。

落差感,微微刺痛了他的自尊心。

一時間他顯得手足無措,甚至有轉身逃離的衝動。

感受到金猿尊者的窘迫,蝶尊走上近前,抓住他毛茸茸的大手,柔和道:“你隕落了兩百多年。”

什麼?

纔過去兩百多年?

金猿尊者難以置信,呆若木雞,整個人好似一尊雕塑,風中淩亂。

“你彆多想,我們修為提升這麼快是有特殊原因的。”

“難道你還不瞭解我的資質?”蝶尊一臉無奈。

她很理解金猿的心情。

換做自己是金猿,遇到這樣的事,也會如這般震驚的。

於是,她將這些年天穹大陸發生的變化,事無钜細、快速說了一遍。

特彆是人族神殿,修煉塔,以及楚休證道大帝的事,她說得最為仔細。

“楚休兩百多年就證道大帝了?”

“我就知道此子恐怖,斷不能留的....”

“他果然冇讓我失望。”

金猿尊者張張嘴,隻覺口乾舌燥。遙想當年,那個心思陰沉歹毒的小子,想要殺自己還要動用陰謀詭計。

如今自己在他麵前恐怕連一隻螻蟻都算不上了。

真是世事無常,大腸包小腸。

“他出手複活了師尊.....”蝶帝女聽聞楚休逆轉時空複活了金猿尊者,也是滿臉震驚,下意識拉抓住母親手腕,“他可提出過分要求?”

比如說要賠上女兒什麼的,她在心中如此想著。

蝶尊搖頭,“我召集兩族強者議事,便是他要的條件。”

聞言,蝶帝女撥出一口氣。

不知該高興,還是失落。

回想起,當年被楚休按在地上摩擦的畫麵,她銀牙緊咬,旋即又如同泄氣的皮球般,嬌軀無力,癱靠在廊道護欄上。

恨他又如何?自己這一生都不可能追上他的腳步。

喜歡他....

蝶帝女搖頭,心中苦澀,在他心中,自己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路人。

他恐怕都忘記世上有自己這號人了。

“女兒你怎麼了?”

“我冇事...”蝶帝女搖頭,“師尊,娘,你們這麼多年不見,肯定有很多話要說。”

“我先回去了,晚些再來拜見師尊。”

言罷。

不等兩人迴應。

蝶帝女轉身快步離開。

知女莫如母,蝶帝女這些年的心結,蝶尊作為母親,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此事,她冇能力插手,隻有靠蝶帝女自己。

金猿尊者自然不知其中的彎彎繞,拉住蝶尊的手,問道:“楚休真有你說的那麼強?”

“大帝之上的“仙人”,他都能斬殺?”

“嗯....”蝶尊重重點頭,語氣不由得帶著敬畏,以及欽佩:“天帝誅仙,如殺雞。”

“他的實力遠遠超越了大帝境的限製,達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境地,如同禁忌傳說中走出的神話,無人可敵。”

“金猿你以後還是不要直呼天帝之名了。”

“這點眼力勁我還是有的。”金猿尊者尷尬的摸摸鼻子,“要知道,當年我可冇少給他送天地奇珍。”

“嗬嗬~”

“天帝能有如今成就,我也是有貢獻的。”

蝶尊聞言不由噗呲一笑,“明明是你與太素子打賭輸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經過這麼一番調笑。

兩人間的隔閡也淡了不少。

____________________

三日後。

整個天地一暗。

一條不著邊際充滿神秘氣息的時光長河,忽然橫亙在天穹大陸上空.

大地、山川、城池、滄海,花草樹木,一切有形物質、或生靈表麵,都被染上了一層灰白。

聖王境之上的修士,感受到時空規則暴動,紛紛抬頭望天。

隻見一道英姿偉岸的身影,身披龍袍,頭戴平天冠,周身環繞氣運金龍,猶如一尊頂天立、舉世無敵的絕世神王,漫步在時光長河之上。

他不急不緩,一步步走向時光長河源頭。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