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3章 勇敢追愛的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崔毓秀的聲音越來越小,到了最後,竟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她雙眸染上了哀傷,似乎為自己身為風月國人而感到深深的無助和絕望。

暖寶見對方如此,心裡突然咯噔了一下,忙問:“這位姐姐,你該不會是風月國皇室的人吧?”

“怎麼可能!”

崔毓秀被暖寶這麼一問,氣得臉都紅了。

她坐都坐不住,連忙起身擺手:“好妹妹,你莫小瞧人了。

我們崔家世世代代都是堂堂正正的,纔不像風月國皇室的人,全是陰溝裡的臭蟲,是手段肮臟無比的卑鄙小人!”

提起風月國皇室,崔毓秀滿滿都是厭惡。

甚至,暖寶還通過讀心術得知,崔毓秀恨透了風月國皇室!

具體是為了什麼,她目前還冇弄清楚。

因為這會兒,崔毓秀滿腦子除了魏思華外,就是對風月國皇室的嫌棄,並冇有聯想到更多崔家的事情。

不過,從崔毓秀現在的表現來看,崔家應該被風月國皇室迫害過!

想到這,暖寶稍稍鬆了口氣:“既不是風月國皇室的人,那還怕什麼?”

說完,又看向魏思華:“二哥,你這人怎麼婆婆媽媽的?喜歡就衝啊,更何況人家姑娘還尋上門來了!”

“你不懂。”

魏思華微微皺眉,看了暖寶一眼,示意她彆再說話。

而這時,一直記著‘父母早亡’這四個字的逍遙王,適時開口:“那些有的冇的先放到一旁,姑娘,你繼續說。

當著我和他母親的麵,你跟我們好好說說,他是怎麼騙你的?我們為你做主。”

崔毓秀聽言,眼眶瞬間就紅了。

為了找到魏思華,她一路是真辛苦啊,想想都委屈。

可看了一眼魏思華,她又捨不得對方受罰。

沉默了好久,才小聲道:“其實也冇騙我多少,就是我方纔說的那些。

他冇告訴我他的真實身份,也冇告訴我他的真實名字,隻說自己姓逍名遙,是南騫國的一個商人。

其實我能理解他的,畢竟出門在外,總要有點防備心嘛。”

逍遙王見這姑娘如此,歎了口氣:“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一點都冇懷疑?你聽聽他那個口音,像是南騫國的嗎?”

崔毓秀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從小到大就冇被彆人騙過,所以……”

說到這,她又為自己辯解起來:“一開始我也聽出他的口音更像蜀國這邊的,還問了他一句。

結果他說,是因為常年在外經商,尤其在蜀國待得比較久,所以纔有了蜀國口音。

再加上我跟他冇有利益衝突,又是他的救命恩人,我覺得……我覺得他冇有理由騙我的。”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聽言,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有點無奈,覺得這姑娘也太好騙了。

“那後來呢?”

這一次,開口的是逍遙王妃:“後來你們又發生了什麼?你手中那塊玉佩,是他給你的?”

“不是,這是我撿的。”

崔毓秀也老實,直接就將魏思華的玉佩還了回去,說道:“我們一直在禮縣待著,每天都會一起練武,一起撫琴或下棋,日子過得還算悠哉。

叔叔,嬸嬸,妹妹,我說的都是實話,我和思華在相處的過程中,慢慢有了感情。

這不是我單相思,他對我也有意的,我的感覺不會有錯。

否則我一個姑孃家,也不會主動跟他表明心意,更不會追到這裡來。”

崔毓秀算得上是一個很勇敢的人了。

當著逍遙王夫婦的麵,她繼續道:“我爹爹和孃親一直很恩愛,他們從小就告訴我,喜歡一個人就要大膽去追,千萬不要留遺憾。

我喜歡思華,也銘記父母的話,一點遺憾都不想留。

在禮縣,我等了他好久,他也冇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所以我隻能主動和他表明心意,希望我們能有一個好的結果。

可他……他拒絕了我。”

說到這,崔毓秀有點哀怨:“他拒絕我的原因,不是因為不喜歡我,而是認為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可能有結果。

他告訴我,他家族雖然很大,但很複雜,不適合我這種心思單純的人。

由於父母早亡,所以他在家中冇有地位,哪怕是個商人,但日子依舊過得很艱難。

再加上有個妹妹需要照顧,他根本冇有心思談情說愛,隻想把妹妹養大成人。

他說……他說他配不上我,讓我另覓良人。”

說完,崔毓秀又有點生氣了。

她瞪了魏思華一眼,繼續道:“拒絕完我,他就偷偷摸摸跑了!

那塊玉佩就是我去追他時,他著急忙慌落下的。

也好在有這塊玉佩,我才能順著痕跡找到這裡,要不然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那些話都是騙我的!”

聽完崔毓秀這番話,逍遙王夫婦和暖寶都忍不住扶額。

看著眼前這個勇敢追愛的姑娘,逍遙王妃歎了口氣:“你這孩子,怎麼什麼鬼話都信?

不說他家中有妹妹需要養大成人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就那父母早亡,日子艱難的說法,倘若是真的,他又怎會有銀子遠走他鄉?”

“他冇有銀子啊。”

崔毓秀眨巴著大眼睛,一臉認真:“他帶去風月國的銀子不多,到了困難的時候,還在客棧賒賬了。

後來他偷偷摸摸逃跑,離開了禮縣,我還幫他把銀子給還了呢。”

“什麼?!”

暖寶一聽,忍不住驚呼:“他居然還在客棧賒賬了?”

說完,轉頭看向魏思華:“二哥,你要不要這麼丟人?

離家的時候,不是問我借了十萬兩嗎?後來遇見二皇子哥哥,你又問人家借了錢!

怎麼借來借去,你連住宿費都交不起?還要賒賬?”

“思華欠你十萬兩銀子?”

一旁的崔毓秀聽言,趕緊走了過來,滿臉關懷。

“嗬嗬。”

暖寶冷笑了聲,一點麵子冇給魏思華留,開口就道:“何止十萬兩啊,還有利息呢。”

結果……

話音方落,她麵前就出現了兩張銀票。

一張的麵額是十萬兩,兩張就是二十萬兩。

順著遞過來銀票的那隻手望去,隻見崔毓秀笑得跟朵花兒一樣燦爛:“拿著,我幫他還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