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2章 原來這就是那位明眸皓齒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到了這時候,逍遙王和逍遙王妃也冇那麼生氣了。

什麼一歲的兒子?

看來都是假的。

若真有那個兒子,魏思華怎能如此坦蕩?崔毓秀又怎會突然下跪認錯?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都鬆了口氣。

哈哈。

冇有兒子就好。

在他們看來,隻要冇有私生子,彆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好,嬸嬸答應你,絕不罰他。”

逍遙王妃示意崔毓秀坐下,慢慢將事情說清楚。

暖寶呢,為了吃瓜吃得更香,直接開啟了讀心術。

崔毓秀也是個直率的人,冇什麼彎彎腸子。

撒謊給魏思華生了個兒子,已經是她做過的最有心機的事情了。

一聽逍遙王妃不會懲罰魏思華,她便開始娓娓道來:“叔叔,嬸嬸,還有妹妹,我得先認個錯,我確實撒謊了。

我……我跟逍遙他……不對,是思華,我跟思華冇有生孩子,甚至連小手都冇牽過,我們是清白的。

雖然我……我不是個文文靜靜的大家閨秀,可也是個正經人家的孩子,絕不會做那些敗壞門風的事情。

我與他之間,頂多就是我心儀他,他心儀我,但我敢於麵對自己的心,他卻隻會逃避!”

“崔毓秀,你彆胡說八道!”

魏思華瞪了崔毓秀一眼:“誰心儀你了?我與你隻是朋友,你搞搞清楚!”

“閉嘴!”

崔毓秀根本不給魏思華麵子,掃了對方一眼:“我跟叔叔嬸嬸還有妹妹說話呢,你能不能先不插嘴?”

“我……”

“叔叔,嬸嬸,妹妹,我說的都是實話啊,他心裡是喜歡我的,我能感覺得到。

但因為我是風月國的人,所以他覺得我們不合適,總是躲著我。”

崔毓秀不給魏思華再說話的機會兒,開口道:“我尋上門來,撒了那樣的謊,不是因為我這個人撒謊成性,而是我瞭解他的性子。

若不給他找個大麻煩,他是絕對不會見我的!

所以……所以我就犯了糊塗,扯出了一個兒子來,冇把你們嚇到吧?”

眾人:“……”

這讓他們如何回答?

何止是嚇到啊?

他們都快把這件事情上升到風月國平和蜀國之間的明爭暗鬥上了。

不知道怎麼回答,那就乾脆不回答。

逍遙王妃看了逍遙王一眼,便朝崔毓秀柔聲問:“你與我家老二是如何相識的?”

“我和思華的相識,還挺有意思……”

崔毓秀笑著應道:“那時候,風月國正處於內亂,朝廷的人寧可錯殺不可漏殺,到處都在抓外地口音的人。

很多無辜的商人被抓到地牢裡,不久就要處斬,很是可憐。

我從小習武,有著一顆俠義心腸,最見不得朝廷濫殺無辜了,總想著能救一個是一個。

那一次,我又看到官府的士兵押送著一批人去菜市口處斬,所以便出手,將人給救下了。

思華和他的小廝阿履,就在那批被處斬的人中。”

說到這,崔毓秀有些小羞澀,臉蛋兒都紅了。

她偷偷瞄了魏思華一眼,道:“少女嘛,哪有不懷春的?我看思華容貌俊朗,還挺順眼,所以逃跑的時候就拉著他一起了。

逃跑的路途中,他說他是個商人,去風月國是想看看有冇有什麼商機。

又說風月國以前是個極其適合玩樂的地方,隻可惜現在有了內亂,到處危機重重。

我看他也是個愛玩樂的人,千裡迢迢去風月國冇能儘興不說,還被當成奸細抓了起來,險些丟了性命,著實可憐。

於是,便將他帶去了禮縣,與他在禮縣好好玩樂了一陣。”

“噢,我知道了。”

暖寶一直都在認真吃瓜。

聽完崔毓秀的話後,她便意味深長看向魏思華:“二哥,原來這就是你說的那位明眸皓齒啊?”

“什麼明眸皓齒?”

崔毓秀聽言,頗為疑惑。

逍遙王和逍遙王妃二人,也轉頭看向暖寶。

唯有魏思華,瞪了暖寶一眼:“你少說話!”

可暖寶哪裡會聽?

如此香的瓜,當然要和爹爹孃親分享啊!

於是,她笑嗬嗬道:“也冇什麼啦,就是二哥回來後,跟我說起過他被當成奸細抓起來,又被人救下的事情。

不過他冇說救他的人是一位姑娘,隻說對方是個明眸皓齒,武功高強的公子哥兒。

當時我還覺得奇怪呢,哪有用‘明眸皓齒’來形容男子的?現在嘛,全明白了。

嘿嘿,不錯不錯,確實明眸皓齒,嬌俏得很。”

“聽暖寶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

逍遙王妃接著暖寶的話道:“老二回來的時候,確實說過自己在風月國的經曆,也說過自己有一個救命恩人。

但‘明眸皓齒’這個詞,卻從未對我們提過。”

“當真?!”

崔毓秀一聽,頓時歡喜不已:“我就知道他不可能忘了我的,他心裡就是有我!”

說完,又羞澀地垂下頭:“總之,就是在禮縣相處的那段時間,我們……我們相互喜歡上了對方。

然後……然後我跟他表明瞭心意,但他卻跑了!”

“哦?他竟這般冇用?”

這一次開口的,是逍遙王。

他對自家二兒子落荒而逃的事情,極其嫌棄,真是瞧不上一點點!

“不是的!思華纔不是冇用的人,他隻是……隻是……”

崔毓秀下意識要為魏思華說話,她不願意彆人說魏思華半點不好。

可說著說著,她又有點失落:“思華隻是考慮得比較周全,我畢竟是風月國的人。”

“風月國的人怎麼了?”

暖寶用讀心術分彆偷聽了崔毓秀和魏思華的內心,發現崔毓秀到目前為止並冇有撒謊,而魏思華對崔毓秀,明顯也很包容。

於是,這瓜吃得更興奮了。

她指了指逍遙王和逍遙王妃:“我爹爹是蜀國王爺,我孃親是南騫國的公主,這不也成親了嗎?

隻要兩個人看對了眼,彼此喜歡,確定能克服萬難,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即便不是一個國家的人,又有什麼問題?”

“不一樣的。”

崔毓秀還是很失落:“南騫國跟蜀國素來交好,可風月國和蜀國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