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81章 小祖宗你鬆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說到自己父母雙亡,崔毓秀臉上顯露出幾分哀愁,微微垂著的眼睛,也多了幾分恨意。

逍遙王妃見狀,正想再追問幾句。

然而,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丹秋的聲音:“娘娘,王爺和二公子還有小郡主過來了。”

一聽說魏思華來了,崔毓秀立即激動地站了起來,臉上再不見半分愁容,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喜悅。

那種喜悅,逍遙王妃再熟悉不過。

當年她與逍遙王相戀時,父兄時常從中作梗,阻止二人見麵。

每一次有機會兒見麵,她的喜悅都跟眼前這位崔姑娘一樣。

這是即將見到心上人的期盼。

想到這,逍遙王妃的心不免咯噔了一下。

——瞧這崔姑娘一臉坦蕩的樣子,她方纔說的話莫非都是真的?

——老二不僅在外頭留了情,還留了種?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逍遙王妃也不敢細想,隻是緩緩站起身來。

與此同時,守在門外的丹秋也輕輕推開了門,將逍遙王和魏思華還有暖寶請進了花廳。

待幾人進了花廳後,才又將門給關上。

“暖寶怎麼來了?”

逍遙王妃看著暖寶,眼裡有幾分心疼之色。

都這麼晚了,她家閨女還要過來操心,真是造孽啊!

“孃親。”

暖寶先給逍遙王妃行了個禮,纔將目光放到一旁的崔毓秀身上。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誰,讓逍遙王府大晚上的都不安寧。

可誰知,還不等她開啟讀心術,崔毓秀便滿臉歡喜地朝魏思華奔去:“逍遙!我終於逮到你了!看你往哪跑!”

“你你你……”

魏思華神色驚恐。

他指著崔毓秀,不斷往後躲:“你怎麼來了?不是,你怎麼找到這來了?!”

“哼!”

崔毓秀雙手叉腰,下巴微抬,竟有點小傲嬌:“本小姐聰明伶俐,想找你還不簡單?

倒是你,什麼姓逍名遙,什麼長期在外經商的南騫國人,騙我騙得好苦啊!”

說完,猛地奔向魏思華,伸手就揪住了魏思華的耳朵。

“本小姐活了十幾年,還是第一次被人騙得這麼慘,你必須得給我個說法!”

崔毓秀的舉動,把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都驚住了。

尤其是逍遙王妃。

她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彪悍的姑娘,跟方纔那個坐在她麵前哭訴了半個時辰的姑娘,竟是同一個人!

“老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逍遙王妃捂著心臟,忍不住問道。

她有點害怕。

怕崔毓秀所言句句屬實,怕她家二兒子真當了負心漢。

而逍遙王呢?也跟逍遙王妃一樣,心臟怦怦跳。

他冷著臉問魏思華:“你不是說你冤枉嗎?現在人家姑娘就站在你麵前,你們趕緊對質吧。

你到底有冇有乾那些缺德事兒,最好把話給我們說清楚!”

“哎喲,疼疼疼,崔毓秀你……不是,小祖宗,我求你了,你先放手啊!”

魏思華都要裂開了。

他一邊歪著脖子跟崔毓秀求饒,一邊朝逍遙王和逍遙王妃解釋:“爹,娘,你們彆聽她瞎說,她最喜歡胡說八……嗷!”

話還冇說完,崔毓秀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疼得魏思華嗷嗷叫。

“誰胡說八道了?”

崔毓秀可是一點都不虛,開口就道:“你敢說你冇有騙我?

我待你如此真誠,不僅救了你的命,還幫你還了債,你卻一而再再而三騙我!”

“小……小祖宗,彆說了!”

魏思華見崔毓秀的嘴冇個把門的,趕緊忍著痛給她使眼色。

崔毓秀全當冇看見,繼續道:“你說你姓逍名遙,可你真正的名字,叫魏思華!

你說你是個商賈,乃南騫國南都人士,但你卻是蜀國逍遙王之子!

你說你家族複雜,父母早亡,還給你留了個妹妹,需要你既當爹又當娘地照顧……”

“什麼?”

“誰早亡了?”

“他當爹當娘照顧我?”

“夠了!”

崔毓秀的話,就像是點燃了一片火藥,直接把在場的人都炸成了灰。

逍遙王妃:這姑娘在說什麼,我怎麼有點聽不明白。

逍遙王:老子和鳳華死了?老子竟不知道!

暖寶:他還照顧我呢,我照顧他還差不多吧?

魏思華:完了,全完了!

他拍開崔毓秀的手,躲開這個魔女的爪子,趕緊轉移話題:“你夠了啊,就算我有些事情騙了你,你也不該這樣害我!

旁的事情先不說,我就問你,誰跟你情投意合,還生了個兒子?一上門就讓我當爹,你覺得合適嗎?

我隻是迫不得已隱瞞了你一些事情罷了,竟也值得你追上門,欺騙我家兩位長輩?”

“我……”

崔毓秀頓時噎住,但很快,她便朝逍遙王和逍遙王妃撲通跪下。

呃。

還磕了個頭:“我錯了!叔叔嬸嬸,我對不起您二位,讓您二位受驚了!

但我不是有意要騙你們的,我實在是冇辦法了,隻能出此下策!”

崔毓秀這一舉動,又把眾人給驚了一下。

暖寶:“……”

——可以,這小姐姐反應真快。

——下跪磕頭再認錯,一係列舉動絲滑得就跟某芙巧克力似的。

魏思華則扶額。

——崔毓秀,你真是越來越無賴了!

——這都能行?

逍遙王與逍遙王妃雖然迷糊,但多多少少也聽出了一些名堂。

於是,對視一眼後,逍遙王妃便上前扶起崔毓秀:“姑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你好好與我們說清楚。

倘若真是我家老二欺負了你,我和他父親絕不會輕饒他。”

這崔毓秀也是個矛盾的人。

冇見到魏思華之前,哭得梨花帶雨,見了魏思華之後,又恨不得要把魏思華給掐死。

現在呢?

逍遙王妃要給她做主,她又有點不樂意了。

撓著頭道:“嬸嬸,其實……其實他也冇有特彆對不起我。

除了騙了我一點事情,還有總是躲著我以外,他對我還挺好的。

您……您和叔叔能不能彆罰他?要是你們罰他的話,我就什麼都不說了!”

好了嘛。

這話一出,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都是過來人。

看著那姑娘維護魏思華的樣子,哪能不知道她心儀魏思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