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77章 小草姑姑姑姑叫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說完,又看向薑姒君:“姒君也長高了,出落得越發標緻!

來來來,讓祁嬸好好看看,這大半年冇見你,祁嬸想你想得慌。”

逍遙王妃把薑姒君拉到自己麵前,仔細打量了一番。

見薑姒君也瘦了,心疼得不行,又抱到懷裡道:“回來了就好,以後可不許再這樣離家出走了,你不知道我和你祁叔有多擔心!

瞧瞧你,去一趟邊境瘦成什麼樣子了?

不過沒關係,祁嬸給你補回來,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薑姒君也是許久冇見到逍遙王妃了,心裡惦記得很。

現在聽逍遙王妃說這些話,她頓時紅了眼眶。

——嗚嗚嗚。

——有孃親的感覺真好。

不過……

她有點不明白。

雖然逍遙王妃是很疼她,可暖寶纔是逍遙王妃真正的寶啊!

同樣都是大半年冇見,怎麼逍遙王妃一點都不關心暖寶呢?

還有啊,暖寶為什麼也不黏著逍遙王妃?反倒抱著侄兒小草親個不停!

哦。

小草現在說話特彆溜。

而且他第一個叫的人,就是姑姑。

現在暖寶抱著他,他更是奶聲奶氣叫個不停。

小草:“姑姑~”

暖寶:“哎~”

小草:“姑姑!”

暖寶:“姑姑在!”

小草:“姑姑姑姑姑姑~”

暖寶:“小草小草小草~”

小草:“姑姑最好!”

暖寶:“小草最棒!”

小草:“最愛姑姑了。”

暖寶:“姑姑也愛你呀。”

小草:“保護姑姑!”

暖寶:“姑姑保護你纔對。”

小草:“錢錢都給姑姑花!”

暖寶:“姑姑有錢,姑姑以後給你錢錢花。”

小草:“不要姑父,有姑父就打姑父……”

暖寶:“!!!”

簡直是大吃一驚,離譜到家了!

什麼什麼打姑父?

打不打的先不說,那不重要,因為要打也打不過。

問題是,小草纔多大啊,怎麼就懂這個了?

她真不明白,自家大哥大嫂平時是怎麼教孩子的。

一個飛刀眼掃到魏慕華那邊:“大哥,這兒子可是你親生的,你彆毀了他啊。”

魏慕華都冤枉死了。

他朝張雅茹看了一眼,見張雅茹正忙著給薑姒君擦眼淚,便小聲道:“這不關我的事兒,都是你大嫂教的。”

“我不信。”

暖寶直接搖頭:“我大嫂多正統的一個人,會教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一旁的魏唯華覺得有意思,湊了個腦袋過來:“姐,你是說大哥不正統?”中信小說

“去去去。”

暖寶瞪了魏唯華一眼:“冇你的事兒,你一邊去。”

魏唯華聽言,哦了一聲,又道:“你的意思是,大哥歪門邪道。”

暖寶微微蹙眉:“我什麼時候表達過這個意思?”

“剛剛啊。”

魏唯華應得十分理所當然:“正統的反義詞就是歪門邪道,大哥不正統,自然就是……”

“閉嘴!滾蛋!麻溜的!”

暖寶將小草塞給魏慕華,緊接著就拎起魏唯華的衣領,直接把他往後一丟。

魏慕華見自家妹妹如此粗暴,竟下意識嚥了咽口水。

他知道暖寶對魏唯華和小草的教育問題是很上心的,哪怕這丫頭自己都還是個孩子。

現在小草大言不慚,暖寶肯定得找他算賬。

於是,輕咳了兩聲,又把小草給暖寶塞了回來:“你再抱抱吧,你大嫂天天給小草灌輸姑姑永遠第一位的思想。

疼姑姑,愛姑姑,保護姑姑,掙錢給姑姑花,姑丈欺負姑姑,小草要幫姑姑打姑丈。

太多了,我都記不住,但小草記住了。

現在小草好不容易見了你,你就去讓他交一交功課吧。”

魏慕華幾乎是一口氣把話說完,便趕緊遠離了暖寶。

不是他推卸責任,拉媳婦兒出來擋刀。

主要是這些話確實是他媳婦兒教的,而他妹妹不會跟他媳婦兒計較,卻會找他算賬。

經過一眨眼的深思熟慮,魏慕華決定說實話,然後戰略性後退,先保全自己!

保全了自己,就是保全了全家!

果然。

暖寶一聽完魏慕華的話,頓時哭笑不得,也顧不上小草有冇有被教偏了。

隻覺得她家大嫂實在誇張,又實在可愛。

一家人說了一會兒話,便各自散去,回小院休息。

但魏思華冇回去。

他跟著暖寶到了長樂園,還藉口說想去暖寶那裡喝茶。

暖寶一聽,就知道對方有事兒要找她。

一到屋裡,便趕緊關門,詢問道:“怎麼了二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魏思華點點頭:“早就想跟你說了,但你幾次回來,我都冇機會兒單獨見你。

你去邊境之前,不是交代過我,讓我留意那誰誰的訊息嗎?

如今半年過去了,依舊冇有他的回信,也未見他登百寶居的門。

暖寶,我懷疑他出事兒了!”

“應該不會吧?”

暖寶知道魏思華說的是誰。

他說的是上輩子的喬木,這輩子的秦致遠。

同為異世者,喬木是有空間和空間精靈的,哪會這麼容易出事兒?

司空和打鐵豹如此不思進取,尚且能在北國混得風生水起,喬木還開了一個如此火爆的‘夜夜笙歌’,斂財能力可想而知,又怎麼會出事兒?

於是,她安慰魏思華:“二哥,你先彆急,才半年,再等等。

咱們蜀國離風月國本就遠,這段時間四國的局勢又如此嚴峻。

風月國的內亂剛結束,緊接著就是南騫國內亂,蜀國被北國攻打,最後北國又被反殺。

這麼多的事情接二連三的來,也許他也忙亂得很。

你莫忘了,他雖然很有可能是我的幫手,但也是風月國的王爺!

不管他表現得多平庸,一旦風月國需要,他總是躲不了的。”

“可秦天他……”

“秦天是狠辣,但未必能傷得了他。”

暖寶盯著魏思華,認真道:“他若真是我的幫手,那麼他的能力不會比表姐嫂子差,自保完全冇問題。

相反,如果他不是我的幫手……”

接下來的話,暖寶冇說,但魏思華知道她的意思。

如果秦致遠不是自己人,那麼他的死活,又與逍遙王府有什麼關係-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