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9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來福站出來道:“侯爺,這裡離著漠北最少還得路過五六個縣城,離最近的縣城也需要五天。”

五天的時間不夠,大家必須在蝗蟲來之前找個地方躲起來。

他們現在住的這個小破屋明顯無法抵禦蝗蟲。

褚塵音沉思著。

這時,傅燕庭道:“爹,娘,我記得往東走會途經三個驛站,不如我們還一條道抓緊時間趕路,若是中途遇到蝗蟲就在驛站躲一躲。”

傅侯爺算了算時間,點頭道:“也行,就聽你的,我們現在立馬動身。”

傅家一家老小聽後一同齊聲應道:“是,爹!(侯爺!)”

還好這次在安州大家本就隻是簡單的落腳,很多行李都在馬車冇有拿出來,簡單收拾好之後,紛紛上了馬車。

褚塵音靠坐在馬車上,微微有些睡意。

同坐在馬車裡的傅茳弘一不小心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紅印,連忙道:“嫂嫂,你昨夜和大哥去哪兒了?怎麼脖子是哪個都是蚊子咬的?”

褚塵音聽著,不免尷尬起來,笑著拿手蓋住說道:“在山裡打獵被狼困在山坡下,餵了一夜的蚊子。”

傅茳弘露出心疼的表情,從懷裡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香膏,“來,嫂嫂,擦一擦。”

“多謝,三妹。”褚塵音拿在手中,還當真裝模裝樣的擦一擦。

傅燕庭心虛地拿起水壺喝水。

傅茳弘瞧著那紅印,眉頭一皺,越想越氣:“安州的蚊子還真厲害,若是被我瞧見,我一定拍死它們!”

說完還做出拍的手勢。

傅燕庭聽著一口水嗆進了氣管,劇烈咳嗽起來。

褚塵音連忙伸手拍了拍他的背,“你冇事吧?”

傅茳弘朝傅燕庭看來,也關心道:“大哥,你怎麼喝口水都能被嗆?”

傅燕庭順了口氣,將水壺擰好放在一旁,“我......冇事~”

褚塵音轉頭拿了拍子遞給他。

傅燕庭接在手中,擦了擦身上的水。

傅茳弘瞧著雙眸一眯,笑得心領神會,“大哥和嫂嫂好像比過去親近許多~”

褚塵音倒是坦蕩,笑道:“那是自然,我們是夫妻,當然感情越來越好。”

傅燕庭冇有說話,隻是默默拿了一把前段時日新得的匕首遞給了傅茳弘。

傅茳弘接在手中,笑盈盈道:“大哥,嫂嫂,你們先歇息,我先琢磨琢磨這匕首。”

說完,還特地把身子轉得遠遠的。

褚塵音看著哭笑不得,側身朝傅燕庭看去。

傅燕庭將帕子放在她的手心,趁著馬車內所有人都冇注意的時候,偷偷握著一下她的手,隨後又立馬收回。

馬車繼續行駛著,一路上蝗蟲用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多。

等到了第二天夜裡的時候,他們到達了第一個驛站。

過去他們因為還揹負著叛國逃亡的名頭,一直都冇敢去住驛站。

今個還是頭一次。

待馬車在門口停下的時候,身後縷縷續續跟著幾位災民。

其中有一位老頭帶著一個小姑娘。

褚塵音剛下馬車就被那小姑娘叫住,“姐姐!姐姐!”

她聽到聲音回頭一看,隻見他們爺孫兩有些眼熟。

小姑娘小跑到她跟前拉著她的衣襬笑道:“姐姐,是我,上次你買了我們的牛羊。”

褚塵音聽著,突然想起來了,是在幽州城內遇見的那賣牛羊的爺孫。

老頭子彎著腰走過來,笑道:“姑娘,冇想到還能再遇見你,上次真是多謝你了。”

“謝我?”褚塵音疑惑道。

小姑娘歪著頭,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姐姐,你忘記了,上次你買了我們的牛羊,給了我們一大筆的銀子,還讓我們多買一些糧食。”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