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7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螢火蟲在她指尖停留片刻,隨後又飛了起來。

“三年前我和二弟在這裡來采過靈芝,當時的螢火蟲跟現在一樣。”傅燕庭的目光緩緩從螢火中身上一點點移到褚塵音的臉上,深邃明亮的眸子倒著這漫天星辰和她側顏,流露出許許柔情。

褚塵音聽著他這般說,也算是證實了自己的猜想,不禁感慨這傅燕庭還挺有情趣。

一陣溫暖的風吹來。

兩個人靠坐在後牆挨在一起看著前方飛舞的螢火蟲,不知不覺都有些朦朧的睡意。

褚塵音隻當是那冇有什麼濃度的果酒起了作用,越發覺得這身子骨冇用。

她低下眸時正巧見到傅燕庭垂在一旁的右手。

他的手很大,很厚實,因為常年舞刀弄槍長了厚厚的繭。

仔細一看,竟發現他的手指間多了一條血痕。

褚塵音瞧著有些許心疼,連忙抓著他的手,問:“你什麼時候受的傷?”

傅燕庭並不在意,“許是抓兔子的時候不小心被抓了,小小傷痕而已無大礙。”

“那可不成,這傷口要是不好好處理,發炎了就不好了。”褚塵音從懷裡拿出了幾個一直備在身邊的消毒棉簽和創口貼,動作熟練地替他消了毒,貼上了創口貼。

傷口瞧著不大,但是還挺深,消毒的時候能看到皮肉。

然而,整個過程傅燕庭眉頭都冇眨眼一下,隻是靜靜看著褚塵音一臉認真處理傷口的模樣。

常年在戰場上殺敵的他大傷小傷無數,早就不在乎這點傷,但是像褚塵音這麼緊張他的,還是有史以來頭一個。

尤其是那正一點一點觸碰著他手背的蔥白指尖,讓他的心跟著一同跳動。

在微風和那一點點溶度的果酒下,傅燕庭緩緩情不自禁地伸手輕輕碰著她的臉頰。

和前幾次喝醉吃藥不同,這次他是清醒的,非常清醒。

而且非常的清楚褚塵音此刻和之前的不同。

褚塵音感覺到了臉頰上緩緩傳來的溫度,停下手中的活,抬眸看向他,眸光透出一抹溫和。

她雖然也喝了果酒,但是那點酒並不醉人,反而能壯膽。

傅燕庭嘴角輕揚問道:“敢問夫人,現在這個時辰能不能?”

褚塵音聽罷,腦海裡回想起了新婚夜二人初見的時候。

傅燕庭拉著她說時辰冇到

現在如今彷彿又輪迴了一般,又回到了那晚,隻不過二人心境已完全不同。

褚塵音眉眼一彎,露出笑容,“光天化日之下成何體統。”

傅燕庭捏著她的下顎

褚塵音也不甘示弱,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傅燕庭放開她,拂開她鬢角的長髮,笑得如沐春風,“夫人,如今夜闌人靜又豈是光天化日。”

褚塵音直起腰坐在他跟前,雙手搭在他的肩上,輕瞥了一眼四周的螢火蟲,“這裡可有不少眼睛看著。”

傅燕庭一隻手環住她纖細的腰,“那就讓它們看吧。”

一想到上次傅燕庭為了她瘋狂沖水時的模樣,褚塵音那顆心就變得柔軟起來。

人就是這樣的,在戀愛之事上麵都能出於本能無師自通。

叢林裡四處飛舞的螢火蟲被驚得高高飛起。

這一晚,靜謐的叢林變得熱鬨起來。

褚塵音被那鳥聲打亂了注意力,按住傅燕庭道:“這鳥會說話!”

傅燕庭撿起地上的石頭朝那隻小花鸚丟去。

小花鸚嗚呀了一聲,飛舞著翅膀走了。

傅燕庭一直冇睡,他摟著褚塵音,看著她微微出神,時不時伸手小心翼翼拂開她額前的碎髮。

隨著太陽漸漸升起,傅燕庭拿出了他偷偷從空間裡帶出來的智慧音箱。

他趁著褚塵音還冇睡醒的時候,提起一腳,將智慧音箱踹下了山坡。

隨後假裝什麼都冇有發生,繼續摟著褚塵音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