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1 Moved Permanentl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46章 我也想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做過了那麼多次,匪夷所思的夢境。

林晚意倒還冇有在夢中餓死過。

不過,眼下她還抓了一隻無毒的蛇,這蛇還挺胖,應該可以吃一段時間。

林晚意撿了一些乾柴,燃了火堆,開始烤起了蛇。

她心中想的都是,要從這場預示夢境中,找到什麼線索。

吃了下半條烤蛇肉後,肚子有了飽腹感,隻不過烤蛇肉真是難吃,還冇有調味料,吃得林晚意口中油膩。

她站起來,四處找了找,在岩石縫隙中,找到了一些可食用的野草,

有著微微甘甜,正好還可以解解膩。

吃飽喝足後,山洞外邊就下起了淅瀝瀝的雨,林晚意就坐在了火堆旁邊烤火取暖。

她輕歎一口氣,“這次夢境,好奇怪啊。”

外邊淅淅瀝瀝的雨聲,山洞內,柴火燃燒,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彙合到一起,彷彿是一種催眠的曲子。

迷迷糊糊間,林晚意感覺自己好像是睡著了。

可卻在心底有一種十分模糊的想法。

自己本來不就是在做夢麼?

這次的夢境,跟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的所有感覺,都好像是被無限放大了!

在半睡半醒之間,林晚意突然聽到了在滴滴答答的雨聲中,傳來一道奇怪的聲音。

好像是什麼東西,摩擦過堅硬的岩石。

她猛然一驚,睜開眼,就看到了山洞口出現了一抹身影!

這麼邪門的地方,都有人找到,對方到底會是誰?

林晚意立刻將尖銳的珠釵,握在手中。

可惜手邊冇有銀針,隻能拿珠釵將就著了。

她想好了,如果對方是歹人,那她就拚了性命,直接從山崖那跳下去!

反正是在做夢,死不了。

她不想讓自己受到任何侮辱。

可當林晚意看清楚爬上來的男人是誰後,頓時愣住了。

“宴辭?”

來人正是宴辭。

除夕夜,宴辭喝了一些酒,回到房中歇息後,卻是怎麼都睡不著。

他太思念婠婠了。

夫妻倆很久冇有分開這麼長時間了。

更不要說,因為食言,無法在她生孩子的時候趕回來,宴辭心中又是滿滿的愧疚。

最後迷迷糊糊睡著了,然後就做夢自己身上拴著麻繩,掛在一處懸崖峭壁上。

頭頂上傳來心腹們擔憂的聲音。

不過宴辭隻是一個呼吸間,就弄清楚了此時的處境。

竟然跟上次夢境,婠婠乘坐的馬車墜崖連接上了!

宴辭順著麻繩,慢慢往下,可找了許久,都冇有見到人。

因為手下已經去了崖底,說並冇有看到婠婠,所以宴辭就堅信,他家婠婠那樣聰明,肯定是自己找到了生機。

隻不過,雖然暫時找到了生機,也可能受了傷,還可能捱餓。

或許會遇到了什麼危險的野獸。

總之,哪怕明知道是在做夢,但宴辭都不放棄尋找婠婠。

哪怕後來下起了雨,這樣綁著繩子下來找人,也是十分危險的。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宴辭都爬到下麵去了,卻眼尖地看到了左上方一處若隱若現的火光。

他就又爬了上來。

“婠婠!”

當把日思夜唸的人給擁入懷中的時候,宴辭鬆了一口氣。

倆人抱了一會兒才鬆開,依偎在一起圍著火堆坐下來。

林晚意想著以往做夢的情況,她跟宴辭都是時間對不上的,就試探著問:“你睡著之前,那邊是什麼時候?”

宴辭立刻就明白了這點,他說:“攻打隴西的那個除夕夜,靖武二年年。”

林晚意震驚,“好神奇,這次竟然我們是同時入夢的!對了,如果是之前那個夢境的延續,也就是說,夢境之中,是隴西已經被大周打敗,而且我已經生下了雙生子的時候。”

林晚意簡約把前不久做的那個夢境,仔細同宴辭一說,畢竟從宴辭的角度,肯定知道的不詳細。

宴辭眯了眯眼,“賽蘭茜怎麼會知道,你女扮男裝的事情?”

林晚意:“知道這件事的人,都是你我信任的人,他們不會無端說出真相。我想著,會不會是賽蘭茜用了蠱?對了,我已經讓天璣把那江妄給抓起來,現在關押在大理寺的監獄裡。”

宴辭:“我派戚風去了苗疆那邊,但他還不知道那日女扮男裝的人是你。”

林晚意抬起頭,看著他,認真道:“這件事我認為,還是不要拖下去了。到時候就讓我,告訴賽蘭茜真相吧?”

賽蘭茜之所以對那個’男人’念念不忘,主要是因為她以為對方真是男人。

倘若知道了那日的人,是她女扮男裝,估計就不會這樣了吧?

宴辭皺眉,“那個女人比較衝動,我擔心她就是一氣之下,知道了真相,然後綁架了你,這樣就跟夢境之中的危險一樣了。”

林晚意:“越晚知道,可能影響就越大。你不是說派人在她身邊了麼,等到跟隴西打完仗,就把真相告訴她。如果她那個時候真的衝動,想要來京城找我,那個時候我孩子也生了,你也在我身邊了,自然就不怕她什麼了。”

有一些事情,還是徹底解決,才能一勞永逸。

總是耽擱下去,誰知道會出什麼意外?

更不要說,那個時候大週中心國的地位都穩固了,饒是苗疆,也無法對大周有任何威脅了。

宴辭見林晚意堅定,就點了點頭,“也好,我回頭會讓人去安排此事,婠婠,這個年,你是不是過得很孤單?”

“還好,有皇祖母,小珩,還有我母親帶著二哥二嫂來了,雖然人少,但我們也過得很開心。你們呢?”

“我過得不開心,因為你不在身邊。”

看著宴辭熱烈深邃的眸子,林晚意眸光頓了頓,主動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親了上去。

她也想他。

擔心他在外打仗,會不會有危險,會不會吃不飽穿不暖,會不會……

總之就是各種擔心。

而宴辭本來因為自家皇後有孕後,就很剋製,如今夫妻倆又分開了那麼久。

被心愛的人主動吻一下後,他立刻摟著對方的脖子,用力地吻了回去。

呼吸漸漸紊亂。

林晚意意識到了宴辭的熱情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先伸手去護住肚子。

結果摸著平坦的小腹,突然就愣了一下。

宴辭感覺得到,懷中的人猛然一頓,連忙停下來,關切道:“婠婠,怎麼了?”

林晚意表情有點複雜,“我剛纔感覺你不想停下來,第一個反應還想著,我還懷著孕,不太好行房……”

宴辭順著她的目光,看向了她平坦的小腹。

對啊,現在是在夢裡!

宴辭突然伸手,把人拉入自己懷中,溫柔地親了親她的眉心,鼻尖,唇角。

他低啞地問道:“婠婠,要不咱們試試在夢裡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